第四百五十三章 暴、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逄枭闻言却未立即应下,犹豫着道:“这种事要你去抛头露面的不合适。我会有法子说动他们的,你还是不要参与为妙。”

那些大户如今是坐等着人上门求来,又哪里会有什么好嘴脸?何况这些大户人家大多数都有曾经在大燕为官的人,且这些人或许都存了一些不服大周的心。

不论他们的人品是真高尚还是假高尚,他们但凡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数落秦宜宁,那些话都不会好听。

毕竟秦宜宁作为一个曾尽在大燕议过后位人选的太师府千金,如今却成了踏平大燕朝罪魁的王妃,在那些人眼中已然成了反叛。

逄枭知道秦宜宁跟随她已经受了许多苦,又怎么舍得让她去听人的闲言闲语?

秦宜宁见面带忧虑,略一想就知道他在顾虑什么,心中的暖意掩藏不住的蓬勃而出。秦宜宁搂住逄枭的手臂,在他的肩头蹭了蹭,“你别担心,我岂是那种在意旁人眼光的人?何况人活在世上,又怎么能要求自己得到所有人的喜欢?立场不同,被骂也是正常的。”

“话虽如此。但这件事你还是听我的,我自己去,你别参与进来。”逄枭心疼的搂着秦宜宁,她越是如此豁达懂事,逄枭心中对她的怜惜就越多。当初若不是受尽了苦楚,本该活泼的年纪,又怎会被迫学会了这么多的人情冷暖?

虽然天色已暗,但这里毕竟是街上,秦宜宁脸上红红的轻轻推开逄枭。

逄枭便也不再抱着她,而是拥着她的肩膀往府衙的方向缓缓走着。

“既然你这样说,我也就不强求了。其实这段日子,咱们行事都谨慎一些还是好的。”秦宜宁也怕成了出头鸟,给逄枭引来麻烦,毕竟李启天已经秘密派兵将旧都包围起来了。

逄枭能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道:“你说的是,咱们只需要想法赈灾就是了。其余的言行方面尤其要注意,不能有模棱两可让人抓住把柄之处。”

“我知道,你既不让我参与谈判,没什么事我也不会出门乱走的。”

秦宜宁见识过战争之下的混乱和残酷。

在百姓们连自己的生命安全都不能保障时,道德已经是一种奢侈的东西,这个时候她随意出门的确有可能遇上危险,更有可能趁着这个机会趁乱作怪。

逄枭见她如此懂事,若不是此时还在街上,他真想将人搂在怀里好生疼爱一番。

二人走道粥棚附近时,就见前头已是人头攒动。

小小的粥棚外,数百百姓们拥挤在一处,一只只干枯脏污的手高举着破碗和陶罐,争抢着要先舀一勺粥吃。强壮的挤在前头,老弱妇孺被隔绝在人群外,还有孩子的啼哭,老人的哽咽,加上路两侧的断壁残垣与快被摘光了叶子扒光了树皮的老树……

这一切都在秦宜宁和逄枭的心里造成了重击,看到之后心中都不自禁生起阵阵寒意和焦灼。

什么宝藏,什么争锋?

这些现在都不敌一石粮来的重要!

这是在地龙翻身之后,于灾区之中苦苦挣扎了两个月无人问津的百姓啊!他们遭受了一场场灾难,旧国的皇帝是昏君,新国的皇帝又只顾着找宝藏对他们不管不问。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他们又有什么错!

逄枭的后槽牙咬的咯吱作响,拉着秦宜宁转身便走。

待到人声渐渐远一些,逄枭才道:“这样下去不行,粮食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我必须要让那些大户吐出粮来。否则死去的人会越来越多的!没被翻倒的房屋砸死,却被自己的君王给活活饿死……真他妈的!”

逄枭怒急,一拳砸在身边的黄泥墙上,那墙本就被震动的出了许多裂纹,如此大力之下,竟被轰然震碎,尘土飞扬的稀里哗啦碎了一地的泥块。

秦宜宁拉过逄枭的手,见他拳头紧握,青筋毕露,指骨的关节都破了皮,血丝与尘土沾染在一处,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却没有唠叨逄枭,只是默默的取了水囊来帮他清洗干净,又涂了冰糖给她随身揣着的金疮药,最后用淡绿的丝帕将伤口缠住。

逄枭最初的愤怒,早已在秦宜宁的温柔呵护之下化作云烟,此时他是已心静如水,垂眸望着在自己面前仔细替自己裹伤的女子。

无论发生什么事,身边只要有她在,他都能顶得住。也必须顶得住。因为他是个男人,他有了家室,就必须要为她撑起一片天。

“宜姐儿,我……”逄枭的语气歉疚。

秦宜宁笑着掐了一下他生了胡茬的下巴,“下次不准再这样自残了。这里是灾区,好好的都怕生了疫病呢,你没事居然还敢让自己受伤?下次若再如此,我就陪你一起伤。”

“那可不行,我皮糙肉厚的,你可比不了。”

“皮糙肉厚的就不会痛吗?就算你不痛,我看着还心痛。”秦宜宁转身走向衙门,“你若不能改过,往后就不许进屋里睡觉。”

这可是个天大的威胁,在这样焦灼的环境里,大家都已经是吃粥果脯,每天都在巨大的压力中生存,现在唯一的慰藉,就是晚上可以相拥而眠了,逄枭哪里肯依?

可他又不敢违拗秦宜宁,怕惹了她不高兴。

“宜姐儿,我知道错了。以后不这样了。”逄枭认错的态度十分诚恳,还讨好的笑着去拉着她的手。

辗转了一夜,秦宜宁睡的很不好。但是次日依旧打起精神跟着李知县去粥棚查看。

逄枭则是再度去了丁家和裴家,意图说服他们降价售米。

然而丁家和裴家就像是约好了一样,见了逄枭都纷纷摆出仇恨的模样来。

裴家老爷在朝廷做过几年的翰林,为人又迂腐,如今见到逄枭,竟还一口啐了过来。

“我呸!你个杀人的魔头,居然还敢来与老夫谈?告诉你,粮食老夫有,但就是不卖给你!莫说你要让我降低价格,你就是一条小黄鱼买一斤,我也不卖!

“你们这群人渣,活该你们大周要亡国!”

逄枭忍下心头的火气,温声劝道:“这些粮食是朝廷与你买的,并不是强抢,而且你卖出粮食,救的是大多数百姓的性命。纵然你对本王有仇恨,可大燕朝依旧是不复存在了,现在统御天下,为苍生谋福祉的是大周的皇帝。你若再继续执迷不悟,辱骂本王,你信不信本王能踏平你裴家?”

“看看,这就露出真面目来了!什么征集粮草,我看你就是想借机从中捞一笔!”

裴老爷越骂越是难听,最后连逄枭祖宗八代理所有女性长辈都问候了一遍。

逄枭早已咬牙切齿,这样糊涂的人,居然还能当上翰林?怪不得大燕朝亡国了呢!

“不论你怎么说,你这般不顾百姓死活就低起价狮子大开口的行为,也着实没有高明到哪里去。你既然这么热爱大燕朝,为何你不想着救一救大燕朝的子民?

“你就想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个人在饥饿下惨死在你面前?你裴家人口是不少,可是你的屯粮,若是好好的存放,都足够养活办支龙骧军了!可你偏偏死咬着不放!

“你还有脸将自己标榜成一个忠君爱国勇敢的侠客?就你这样不顾百姓死活的,我看你都寒碜!”

逄枭早就憋了一肚子闷气,倒此时终于全面爆发出来。

裴老爷到底是一介书生,面对逄枭在沙场上拼杀养出来的森寒杀气,他吓的浑身一个哆嗦,差点白眼一翻厥过去。

逄枭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从陪嫁出来后,他硬是叫上二十龙骧军,杀气腾腾的站在府门前。沉声对裴老爷道:“今日贸然叨扰,到底是我的疏忽。没有做足了功课。不过百姓照旧要吃饭,你若是以低一成的价格出售,那就是给百姓做实事,积功德加深,子孙后代都要繁荣昌盛的。”

相反,那子孙后代可能就没有这个福分了,能不能保得住性命还两说。

话不必说完,裴老爷就已领会了意思,最后竟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忠顺亲王,当真是不一般,几句话就将他吓唬成了这样。

可他绝对不会松口。

他就不信忠顺亲王还敢将他怎么样!

“不管王爷怎么说,我都不会答应的。要么十两银子一石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么你们就别吃!送客!”

裴老爷一甩袖子便转身进屋去了。

逄枭看着他的背影,目光深沉的为笑起来。

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在他微笑的表情之下,凤眸中已经酝酿了一场风暴。

在裴家没有得了好,还被狠狠的羞辱了一番,去了丁家也是一样的结果。

逄枭努力的奔走了多日,秦宜宁筹来的粮食也吃的差不多了。而李启天随秘密来到此处,却不肯现身,更没有带来赈灾的米粮。

百姓们一顿比一顿吃的稀,也渐渐的不满起来。

“忠顺亲王不是赈灾的官员吗!难道圣上一点粮食都没给我们!”

“是不是你们这群狗贪官,将粮食私自密下了,回头再涨价卖给我们这些穷苦百姓?没有银子给你们,你们就要活活饿死我们?你们这是不给人活路啊!”

百姓们群情激奋,起初只是私下议论,后来变成大骂,最后竟然开始在粥棚之前集体抗议,引发了一场极为危险的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