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粮草问题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秦宜宁虽然是庄子的主人,但是看到这些曾经帮助过的熟面孔,秦宜宁的心下到底安定了很多。

“恩人,您怎么亲自来了?这地龙翻身,路不好走啊。”张庄头道。

“是啊恩人,路上这么危险,而且您是不知道,这地龙翻身,隔几天就一次,隔几天就一次,大的小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张庄头的浑家丁氏道。

秦宜宁关切的问:“咱们庄子上一切可还好?可有人伤着了?”

“哎,有几家的房子都毁了,伤着了十来个,还有一家的老妈被掉落的横梁砸中了,当时就去了。”

秦宜宁叹息着道:“哎,天灾人祸,受苦的都是老百姓。”

丁氏道:“恩人心地善良,当初我们能保住一条小命都是多亏了您,咱们大家伙能安顿在庄子里,有饭吃,有衣裳穿,有屋子住,平平安安的过了个年,这已经是我们的幸运了。恩人已经为我们尽了力,您就别伤心了。”

张庄头也实在的道:“是啊,咱们庄子上还算好一些的。多亏了先前钟大掌柜给咱们盖房都盖的结实,地龙翻身,大部分的房屋愣是没什么大事。”

“那就好。”秦宜宁叹息道:“我这一次来,是跟随王爷奉旨出来的。国库空虚,圣上一时半刻没有给赈灾的米粮和银钱,城里的惨状,我想你们都知道,看着那么多人挨饿,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咱们庄子上可还有多余的粮食?”

“恩人,去年遭灾,今年才收了一茬庄稼,粮食是有,但是不多,红薯倒是有一些。”

秦宜宁道:“你们留出庄子上所有人足够的口粮,剩下的帮我装上车吧,我待会儿运回城里的粥棚,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张庄头闻言点头,立即去办了。

丁氏却是有些欲言又止。

秦宜宁笑着道:“丁嫂子,有话不妨直说。”

“嗳,恩人,我知道这话原本轮不到我一个妇人说的,恩人心善,只想着救更多的人,他们那么大的一个朝廷,难道一个大子儿都拿不出来吗?我看是有人看准了恩人您心善,只要到了这里,看到受苦的百姓,您看不过眼去自然就会掏银子买粮食了,此其一。”

“二则,咱们的能力有限,您的粮食就算全都捐了,到底不可能救很多的人的。到时看到伤亡的人数,不会有人 记得您捐了多少,只会看死了多少人。哎!我也知道这些都是您的东西,可是我就是看不得恩人吃亏。”

秦宜宁闻言,动容的笑了起来,“多谢丁嫂子直言,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件事我会仔细考虑的,而且王爷那边应该也会想法子去解决粮草问题,我只是想在他想到解决办法之前,能够尽力让更多的人活下来。”

“您是善良的人,当初就是您这份善良,我们才能都能够活命。您的吩咐,我们都会照办的。”说到此处,丁氏又觉得自己真真是龌龊。难道只准当初的秦宜宁使银子救她?现在人家想救别人的命,她却还在这里小人之心。

秦宜宁在屋内稍作休息,庄子里的人是紧锣密鼓的张罗起来。因为路况不好,马车难行走,粮食就都驮在了骡马的背上,所有的粮食加起来,怎么也能凑辆大车的量。

秦宜宁将张庄头拉倒一边低声问:“装了这么多,庄子上人吃的可还够吗?你们不要因为我的一句话,就将自己的口粮都捐了。”

张庄头心里暖呼呼的,“恩人放心,依着您的吩咐,我们都将口粮留出来了,您只管放心便是。只是我听说城里已经有人生疫病了,恩人总在那一处行走,千万千万要小心啊!”

秦宜宁笑着点点头,道:“你们也是,好生的将庄子看护好,大家这段日子也不急着做什么了,就只管好生活下去。只要有命在,咱们就来日方长。”

“是!”

秦宜宁不敢多做耽搁,既然有了一些粮食,那就要立即运送回去,救人如救火,她不想再看见百姓因为昏君而白白牺牲。

路是极为难走的。幸而这一队都是马匹,遇到难走的路面小心的牵着马过去也是一样。

不过饶是如此,回到阳县现成里时也已经到了下午了。

逄枭担心秦宜宁,一直就在城门口守着,见秦宜宁一行带着马队回来,上头还绑着粮食,逄枭的眼中就泛起了笑意,但是更多的却是心疼。

“回来了。”逄枭笑着迎上前。

秦宜宁翻身下马,笑道:“想不到你们先回来了。”

“嗯,过了午后就回来了。怎么样,骑了这么久的马,累不累?”

“还好。”秦宜宁与逄枭并肩往府衙走,低声笑道:“就是马鞍有一些磨腿。我以前都不觉得,现在养尊处优的,倒是变的娇气了。”

“你哪里是娇气?本来就是细皮嫩肉的娇软姑娘,却要跟着我来吃苦。”逄枭大手撩了一下她散乱的碎发。

二人就站在一处树荫下,看着手下之人牵着马往前走去。

待到周围没有旁人了,逄枭这才压低声音告诉秦宜宁:“我的探子发现,整个旧都附近都被龙骧军包围了。应该是圣上亲临带来的人。尤其是还有人往阳县的方面赶来,只是因为路况不好耽搁了一些。但是相信很快那些兵马就到了。”

秦宜宁听的心惊,“这么说,宝藏真的在阳县了。”

“是啊。否则圣上不会如此行事。只是咱们还不知道宝藏藏在何处,也不知道此事青天盟的人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他们留下的记号是不是就是藏匿宝藏的所在。”

秦宜宁无奈的道:“既然知道调用了兵马,圣上还暗中赶来了,咱们就更不能掉以轻心,就算好奇,也不能去探看了。否则惹得一身腥,得不偿失。如今好生想法子赈灾才是硬道理。咱们俩那点家当也支撑不了多久的。朝廷又没有米粮,所以还是要从屯粮大户那里着手。”

逄枭闻言苦笑道:“那些大户一个个都对大周朝心怀不满,且也真是为富不仁,我去谈了一家,无果,还得往后再想合适的办法。”

秦宜宁闻言就道:“明儿我跟你一起去。说不定会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