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149、老朋友

分享到:

唐小平心里明白,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吴全能今天能大胆说出忤逆自己心意的话来,必定是心里有诸多的想法,才会憋不住口吐真言。

“唐书记,秦书凯怎能掌握刁一品**的证据?”

“这就是我不想插手的原因,听刁一品自己说,秦书凯手里的那些证据,都可以让他进去很多年,两人闹成这样了,我去插手,是不是给人给口舌之嫌!”

唐小平不得不说出事情的真相。

“唐书记,刁一品的确是有不少毛病,道理上确实不该去问,可他一向对您忠心耿耿,又是刚刚被您亲自运作下提拔为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这普安市里,谁不知道刁一品跟您唐书记之间的关系,现在他出了这样的大事,您要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只怕会寒了很多官员的心呢?”

吴全能尽量把话说的委婉些,可是唐小平心里跟明镜似的,吴全能这是在提醒自己,连自己的手下人都保护不了,只怕以后必定会被人在背后议论,如果只是议论几句倒也罢了,只怕会导致很多原本就立场不是很坚定的一批官员,往金市长那边的阵营倒戈,这样一来,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可就真成了摆设了。

唐小平感觉吴全能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参与进去,于是皱眉问他:“小吴啊,你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建议?不妨说出来听听。”

吴全能见唐小平总算是被自己说动了,心里一阵欣喜,赶紧放低声音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吴全能说:“这次的事情,说起来,刁一品虽然是主要提出建议得罪秦书凯的人,可是我和张富贵副市长当时就在酒桌上,当时什么样的情景,在座的每个人的心里比谁都清楚,秦书凯要对付刁一品,那也是杀鸡骇猴,秦书凯这种行为必须有人出面阻碍,否则的话,他岂不是愈加的有恃无恐?”

“如何阻碍?”

“从某种角度来说,在几个人当中,张富贵副市长跟秦书凯原本是有份老交情在的,即使现在,我看他们之间也不是那种敌对的情形,如果这件事能由张富贵副市长出面跟秦书凯协调沟通一下,相信事情会有改变。”

“张富贵?”唐小平心里想到,以前张富贵做县长,秦书凯是普水开发区工委书记的时候,两人之间似乎是很不和谐的,当时张富贵和秦书凯之间的斗争自己心里是清楚的,这种时候派出张富贵能凑效吗?

唐小平有些拿不定主意的口气说:“你的意思是,让张富贵副市长去求秦书凯放过刁一品?”

“张富贵如果真心向着唐书记,就该这么做,大敌当前,不能为了个人的利益考虑,必须为了整个集体的利益,这才是最重要的!”

唐小平听了这话,轻轻的点头说:“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样,除了这办法,眼下恐怕也实在是没有别的好法子了,这样吧,你和张富贵副市长谈谈,让他去试试看,反正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好吧,我现在就到张富贵副市长那边,请他出面!”

副市长张富贵和往常一样在上班时间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让他吃惊的是发现吴全能正静静的等候在那里,心里当时就想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毕竟这个吴全能是市委常委,没有必要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等着,如果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打电话给自己吩咐一声就是了。

“秘书长大人什么时候来的?来之前也不通知一声,好让我做准备,赶紧的,快给秘书长大人来杯好茶!”

张富贵赶紧招呼着手下的秘书,服务吴全能,秘书听到后,立即小跑似的张罗起来。

吴全能却摆手说:

“你们不要忙活了,各自都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我跟你们张副市长有话要说,不要让人随便进来打扰就好了。”

秘书听了吴全能的话,又请示的眼神看了一眼张富贵,瞧见张富贵也轻轻的点点头,这才赶紧侧身出门,小心的又把办公室的门给关好。

“秘书长找我有事?”

“是啊,你听说刁一品老婆被抓的事情吗?”

吴全能说话单刀直入的口气,张富贵脸上的表情倒是愣怔了一下,刁一品的老婆为什么被抓,他心里是最清楚的,所有的内部消息都是经过他张富贵的手提供给秦书凯的,这件事说起来已经快一个月了,直到现在秦书凯开始动手,这是他没想到的。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秦书凯居然头一个动的是刁一品的老婆,而不是刁一品本人,这让张富贵一眼就看穿了秦书凯那点心思,他这是在玩猫捉老鼠,慢慢的从精神上先把刁一品折磨垮掉,可见他对刁一品心里的愤恨有多深厚。

“听下面的人汇报了,唉!这种事情,谁摊到了都倒霉,再说,听说了又能怎么样?毕竟这个所谓的**,谁背上了这样的恶名都不是好事,怎么?刁部长找你哭诉了?”

张富贵一副局外人的口气冲着吴全能说道,在张富贵的心里认为这个刁一品明知道不是秦书凯的对手,还***整天如公鸡一样的斗来斗去,必然就是这样的结果。

“是啊,张市长,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个**的帽子一戴上,那就是倒霉,不过我这次来,是想要跟张副市长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张富贵心里想,***,你是常委,什么事情还需要和老子商议?

“我是想要请你亲自出马找秦书凯副市长谈谈,看看能不能对刁一品的所有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刁一品可以保证不再对他有任何动作,保证不会对他有任何的损害,但是请他秦书凯也别把人逼的过火了。”

吴全能提到秦书凯,一副相当不满意的嘴脸。

“请我去?秘书长,您这是开玩笑吧?我说的话,秦书凯怎么可能听呢?再说,我不过是一个副市长,从哪个方面老讲,也轮不到我出面吧!”

吴全能见张富贵一开口就把事情往外推,心里有些不高兴起来,以前大家一起喝酒的时候,都是称兄道弟的一副热乎模样,现在刁一品遇上了难处,张富贵的真实面目就露出来了?

“张市长,这不是我的意思,是唐书记的意思。”吴全能拿出了杀手锏。

“这么说,就是是唐书记让你过来找我的?”

张富贵的眉头不由紧蹙起来,如果这件事是唐小平的意思,那又要另当别论了,自己可以不在乎吴全能对自己有意见,可是不能不在乎市委书记唐小平的感受,毕竟自己现在的位置都是唐小平关心的结果。

“唐书记怎么说?”

“唐书记还能说些什么?我把当晚咱们三人一块唆使高书记对秦书凯下手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给他听后,他只是让我转告你,这件事无论如何你要想办法沟通一下,否则的话,唇亡齿寒的道理,想必你也是明白的。”

吴全能说这话的时候,也是用了几分心机的,他在暗示张富贵,如果不帮刁一品的忙,只怕接下来秦书凯要对付的人,说不定就是他自己。

只可惜,吴全能万万没想到的是,表面上张富贵是唐小平这边的铁杆,其实张富贵却是个墙头草,他是两边都要讨好,两边都要靠,两边都不得罪,刁一品的事情,如果没有他给秦书凯提供信息,只怕秦书凯办起事情来也未必就能这么顺手。

张富贵心里不由盘旋起来,现在这种情况下,一口拒绝吴全能显然是不合适的,可是答应下来,更加不可能,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

瞧着张富贵低头思忖的表情,吴全能有信心,无论张富贵找出任何理由来,也无法抹掉他跟刁一品原本就是一条绳上蚂蚱的事实,再有唐小平的指示压在头上,张富贵无论如何也会去找秦书凯协调此事,这才是目的。

“张市长,我该说的都说了,我先回去等你消息,事情有什么进展,及时联络,现在唐书记和刁一品部长那也是很着急啊。”

吴全能说完,就走了,寂静的办公室里,张富贵却犯了愁,***,这不是开玩笑吗?自己主动把对付刁一品的证据交给了秦书凯,却又要去为刁一品求情,那不是开玩笑又是什么,再说,照眼下的形势看,不去似乎都不行。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张富贵挑了个合适的时间段来到了秦书凯的办公室。

秦书凯虽然只是个常委副市长,在市政府这边分管的却是极为重要的几个方面工作,因此办公室整天人头攒动,每天倒也人来人往相当热闹。

张富贵特意挑选了快要下班的时间段去找他,这种时候,下属们一般都能体谅领导可能晚上有安排,即便是有再紧急的事情,也不会耽误领导下班时间,所以门口相对空旷些。

张富贵是踩着下班的那个点进去的,进门的时候,秦书凯已经起身开始收拾公文包准备离开,瞧着张富贵进来了,脸上倒也没显出什么意外的神情来,只是淡淡的招呼道:

“张副市长来了!”

“秦市长,我找您有点事情商量,不会耽误您多长时间的,几分钟的话就完了。”秦书凯瞧着张富贵满脸堆笑的模样,心说,这个时候,你找我能有事?

尽管心里有些不乐意,秦书凯还是笑着点头道:

“张市长,我一个人单身住在普安,时间上倒也没什么可着急的,倒是张副市长回家要是晚了,只怕要被嫂子罚跪床头了。”

秦书凯开玩笑的口气说,张富贵赶紧配合的笑了一下。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