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832、下场不佳

分享到:

李峰听了这个好消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才好,只是冲着电话不停的重复说,哎呀,秦书记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李峰在工程这行做了那么多年,从来没感觉到生意像这些年这么难打理,一些没有资质的工程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左一茬右一茬的,这帮乌合之众别的本事没学会,跟官员拉关系跑门路一个比一个精明,很多时候,这些人有本事拉到工程,自己却没有实力做出来,于是不得不二次转包,但是转包后的工程落到一些正规工程公司头上,其中利润减少太多了。

李峰没巴结上秦书凯之前,整天都是做的窝囊气工程,明明手底下的一帮人实力都是很强劲的,却只能吃人家二茬饭,赚钱少不说,心里也不痛快,内心的苦闷可想而知了,自从攀上了秦书凯后,日子一下子节节高起来,他再也不用烦心揽工程的问题,每次工程还没有完工,秦书记那边已经有了新的工程要做,在李峰心里,秦书凯简直就是自己的财神爷啊。

李峰却不明白,秦书凯之所以对他这么热心,并不是因为他这个人多讲义气,说话做事比较厚道,两人相处多年,又有份老交情在。

秦书凯看重的是李峰背后的姚晓霞,姚晓霞是李峰的侄女,而姚晓霞同时又是市委书记唐小平的马子,这颗棋子在排兵布阵的时候,也许并不起眼,但是到了关键时刻,说不定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这就是秦书凯这么多年来历练的城府和经验,没有一番厮杀过后的阵痛经历,这样的排兵布阵手法是一般人所领悟不出来的。

再说,李峰这个人是很懂官场的规矩,和这样的人做事,那才不会出事情。

牛大茂走后,市交警队的江队长还是来了,恭敬的态度进了秦书凯的办公室后,一进门就点头哈腰的赔不是。

要说这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情,江队长一进门,秦书凯就瞧着这队长看起来有些眼熟,仔细一想却是上次带人堵住收购黄瓜公司车辆的那个交警队的副队长,如果自己记的没错的话,当时这孙子应该已经被冯局长给当场免职了,没想到这么快又官复原职,现在提拔了,坐上交警大队队长的宝座了?

这个江队长也算是挺倒霉的,上次拦截黄瓜车的事情,他也是听了上级的指示才会做出拦车的举动来,却没想到,一下子害的自己丢掉了乌纱帽,后来又是送礼,又是求人,好不容易把位置又给捞回来了,现如今却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事情发生后,江队长也对此事做过一番调查,发现一切居然是公安局办公室徐主任在里面使坏,是他指使交警黄娟干出了对浦和区区委秦书记的车滥用职权,找麻烦的行为。

了解事情内情后,江队长不敢怠慢,还特意请办公室徐主任吃了一顿饭,想要搞清楚到底为什么徐主任要对秦书记下这样的黑手,另外,现在事情出来了,徐主任是不是能敢做刚当,把事情承担下来处理妥当。

得到的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徐主任仗着自己是冯局长的亲信,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交警队长放在眼里,一边在酒桌上大放厥词说要秦书记好看,一边冷笑说,我就不信,车子放在那里,秦书凯会不着急,这本该是他来求咱们的事情,咱们没必要紧赶着先动作。

江队长听了徐主任的话,起初也耐心的等待着秦书记派人来取车,上次黄瓜事件,他已经见识过秦书记的厉害,因此这次尽管徐主任说话口气嚣张,他心里却早已有了息事宁人的打算,他指望着,只要浦和区来个人,哪怕是来一条狗,只要能把这惹祸的车子给领回去,他就安心了,至少这件事跟自己撇清关系了,可左等右等,一直没见有人过来,这下子,江队长有些坐不住了。

昨天,他让手下人打电话通知秦书记让人领车的时候,自己就在旁边拿起分机话筒听着,秦书凯那严厉中带着些许愤恨的口气,他听在耳朵里,心里不由有些发凉起来,秦书记可不是省油的灯,他不会是要在这件事上跟就纠缠到底吧。

为了能早点把事情有个妥善的解决,江队长决定亲自登门向秦书记道歉,眼下,只要秦书记能消消气,把车子从交警队的停车场拿走,他弯下身子受点委屈也是心甘情愿的。

江队长站在秦书凯的办公室当中,小心翼翼的口气说,秦书记,上次的事情是个误会,今天我亲自过来,就是想要跟您道歉,并解释一下,做错事的交警也是不太了解道路执法的一些程序,您看,给秦书记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要是需要咱们交警队做出什么赔偿,咱们也是愿意的。

尽管江队长把话说的相当卑微,秦书凯却并不领情,他心里明白,这件事的本质并不是一个交通问题,这里头涉及到方方面面,并不是面前这个小小的交警大队队长所能理解透彻的,他过来道歉,对自己来说,于事无补。

秦书凯冷冷的口气对江队长说,这件事情的本质,你们交警队根本就没搞清楚,包括你们冯局长对这件事根本就没有重视起来,如果只是一次简单的道路执法,为什么交警执法的时候,恰好有记者在旁边拍照,还有当时执法的交警,那眼睛长的可真口准的,我那司机是个老司机了,开车是不是违规心里有准,不是谁能赖就赖得上的。

江队长,对于这件事我观点是,你们交警队也好,公安局的领导也好,根本就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在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前,我是不会随便让我的司机受委屈的,就这样吧,车子放在你们那儿,以后再说吧,我浦和不会在乎一辆车子。

江队长听秦书凯说话的口气,根本就没把自己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他只能悻悻的口气说,那我就不打扰秦书记办公了。

出了秦书记的办公室后,江队长思来想去,又去了一趟公安局办公室徐主任的办公室。

当着徐主任的面把自己在秦书凯办公室受到的冷遇说了一遍后,江队长长吁短叹说,徐主任,秦书凯是什么样的角色,你我心里都是清楚的,这次他要是坚持不放手,这件事到底该怎么收场,你可得帮我好好出出主意才行啊。

原本这件事就是因为黄娟对秦书凯有私人恩怨,当初黄娟提出要给秦书凯难堪的时候,徐主任也是背后支持她的,却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种局面,徐主任此刻心里也有些发慌,要是让冯局长知道了,这件事是自己和黄娟在背后捣鼓的结果,只怕冯局长心里对自己会有看法,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龌龊了,上不了台面,而自己和黄娟又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套子设置的,没套住想要套的人,倒是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此刻的徐主任更担心的是引火烧身,于是建议江队长说,要不,你改天再去向秦书记道个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就不信他秦书凯是铁石心肠,为了这么点小事还紧抓住不放了?毕竟他也是市领导,不会再小事情上多纠缠的。

江队长摇头说,徐主任,我今天是听出点眉目来了,人家心里对这件事已经看出来门道,秦书记跟我说话的时候,提到的可不是交警队三个字,人家说了,这件事交警队根本就没弄清楚本质,还说公安局的冯局长根本就没有重视。

徐主任有些紧张的口气说,怎么这事跟冯局长又联系上了?

江队长见徐主任揣着明白装糊涂,忍不住直言说,咱们公安局的冯局长跟秦书记过招又不是一次两次,他们两人之间的不和,连普安市街上的一条狗都明白,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秦书记能不多想,毕竟咱们交警队也是冯局长的下属不是吗?

徐主任听了这话,不由挠头说,难不成这件事还真要闹大,不向冯局长汇报还真过不了关?

江队长疑惑的口气问道,怎么?冯局长还不知道这件事?这可怎么是好呢?这领导之间协调的问题,就凭着咱们这些下属折腾,人家秦书记根本就不搭理咱们呀。

徐主任听了这话,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说,他***,这真是出门撞了邪了,怎么着事情就变成这种被动局面,看来不向冯局长汇报,还真是过不了这道坎了。

江队长说,徐主任,这件事早该向冯局长汇报了,高层把所有的事情都理顺了,咱们当下属的日子也好过些,你说是不是?

徐主任见说来说去,江队长还是把这麻烦事转到自己的手里,忍不住叹气说,江队长,你是不知道冯局长的脾气,这种话只要一说出来,他准得摔杯子,还是找个合适的机会,趁冯局长心情好的时候再说吧,省的被骂。

江队长瞧着徐主任发愁的模样,心说,那我就不管了,反正这件事原本就是你徐主任参与其中的,只要交到你的手里,我也算是少了桩心思。

想到这里,江队长浑身感觉轻松了不少,临走的时候,招呼徐主任晚上一块喝两杯去。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