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687、送礼

分享到:

正文:687、送礼  正心里骂着,“不知趣的东西”已经把门推开,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向唐小平问好,看都张东健那肥头大耳,唐小平满脸的不痛快,既然已经来了,只好随便招呼说,张书记坐吧。

张东健赶紧随手把门关好,轻手轻脚的把随身带着的小坤包往唐小平房间客厅的小桌上一放说,唐书记,我这次来,还是为了我女婿的事情,请唐书记能够帮助。

唐小平的眼角已经瞄到了张东健带来的小包,瞧着那鼓鼓囊囊的小包,少说也有二十多万的样子,他说话的口气稍稍软和了一些,甚至还招呼张东健喝杯水再说话。

好久没见过唐书记好脸色的张东健,赶紧伸手端起桌上的水杯,轻轻的喝了一口后,又满脸堆笑说,唐书记,其实上次湖北乡的事情完全是一场误会,您也知道的,本来企业是有心过来收购黄瓜的,可没想到市交警队的人查扣的太严格了,所以人家老板才会一生气不肯过来收购了。

事实的真相就是这样,要说我女婿在这件事上真有怎么责任,主要是他太热心了,非要帮人家联系这件事,他一个当老师的,掺合这种事情的确有些不妥,赶明我一定好好的教训他,可要说为了这点事情就把人给弄到纪委去,实在是有些过于小题大做了。

唐小平从纪委领导那里听来的汇报,自然不是这样的说法,看在张东健随身带来的小包份上,他有些无奈的摇头说,就算是张书记不来,我也正想找机会跟张书记沟通一下,上次湖北乡老百姓上访的事情,说起来也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公安局的交警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是必须的,当然乡里的一些领导干部也有工作做的不到位的地方。

张东健见唐小平今晚对自己说话的态度比先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赶紧就势说,唐书记英明,这件事的确是度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我那女婿不过是正好在这风口浪尖上,着了外人的道,这才被纪委给盯上了,还请唐书记能分清是非,给我女婿一个合理的交代啊。

唐小平说,不管怎么说,你女婿做事手的确是伸的有些过长了,若不是看在你这个老岳父的脸面上,我是绝对要让纪委严查到底的,既然事情也是有诸多复杂原因造成的,我想纪委的调查适可而止也是可能的,只要孙部长不追究,事情自然好办多了。

张东健见唐小平说话的口气虽然有些有些松动,却并没有明说要对自己的女婿放一马,心里着急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顺着唐小平话里的意思说,谁说不是呢?孙部长当初还呆在普安市呢,公安局的那帮人就敢在高速上拦车,就这样的执法方式,我们的产品自然不容易销售出去,因为这件事连累了太多人,说起来总是有些不公平的。

唐小平心里明白张东健到底想要对自己说些什么,只是眼下他并不想多说什么,他总得先看看张东健给自己带来的硬货到底是多大数额再做决定,拿多少钱,办多大的事情,这是老规矩。

唐小平适时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张东健见状立即识趣的起身说,我就不耽误唐书记休息了。

唐小平见张东健要走,并不跟他客套,只是嘱咐说,张书记最近一定要把红河县的局面控制好,不管怎么说,你作为县委书记,很多事情要做到心中有数才行,你说是不是?

张东健苦笑了一下,顺势当着领导的面给秦书凯上上眼药水。

张东健说,唐书记,不是我不想控制红河县的局面,而是秦书凯身为县长,在很多事情上根本就不配合,工作难度很大啊。

唐小平冷脸说,这叫什么话,你一个县委书记,县里的一把手,难道还怕县里的县长在工作上不配合?这可真是成了笑话了。

张东健见唐小平的脸色又有些不好看,赶紧识趣的点头说,我明白了。

张东健走后,唐小平立即弯腰查看张东健留下的包里到底装着什么?当三十万的现金整齐的码放在眼前,唐小平的脸上有了些许笑意,心里暗说,这张东健总算是开窍了。

现在的官场一级级的下来,也都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没有底下小鱼们贡献些硬货,上头大鱼的日子也不好过,跟上层领导攀关系这种事情,花多少钱能办成事情,没有准数,自然是越多越好,领导的日子看起来好过,可每个人对于金钱的需求都是无止境的,毕竟有钱才好办事。

瞧着张东健进贡给自己的硬货,唐小平在心里盘算着,他女婿的事情要是有可能的话,放一马也是可以的,但是张东健这个人到底年纪有些大了,在红河县跟秦书凯又是水火不容的状态,只怕以后红河县会因为县委书记和县长的不和谐,还会闹出事端来。

按照唐小平原先的打算,他当上市委书记后,在普安市里挑个合适的位置,把秦书凯给调整过来,然后把红河县县长也换上自己人,这样一来,红河县的局面就能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好管理。

有人曾经把管理称为“权力控制的游戏”。如果从人与人之间利益博弈的角度来看,此言可谓确论。作为一个管理者,不论是古代的帝王,还是今天的一个组织领导,要想高效地运用权力,除了依靠明面上的制度和规则之外,更要有一些隐性的驭人手段。

唐小平当然也有手段,也准备运用,可是却没想到,当上市委书记没几天后,省里就有相当的人物亲自打招呼说,唐书记,这个秦书凯很是优秀,要求秦书凯提拔当县委书记。

这件事让唐小平心里相当为难,***秦书凯,并不属于自己人的范畴,弄一个不是自己人当县委书记,对以后的诸多工作来说,无异于自找麻烦,可是上面的人那是自己不能得罪的,除非自己也就不想进步了,这是不现实的,做官不就是为了年年进步吗。

跟秦书凯相识几年,唐小平对此人的秉性是比较了解的,实在是太狡猾的一个小官僚了,以前因为张富贵的事情和自己扛上了,结果这个家伙就是不按照常规出牌,把自己家里的祖坟都给刨了。

作为一个官僚,这样做,那就是不按照规矩出牌,当时如果不是自己让步,估计结果一定很难预料,现在就算自己真的把他提拔当了县委书记,只怕他也不会从心底里感激自己,因为他知道他的位置不是自己给争取的。

唐小平很是为难,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秦书凯。

市委市政府统一组织一批人赴香港招商引资,金市长做了市长后,就是这次招商引资的带队人,确定招商团队参与人员的时候,点名让秦书凯等县长参加招商团队,秦书凯只能服从。

这也是官场的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书记出面了,那么陪同的都是县区的书记,如果市长出面了,那么就是县长等。

接到这个通知,临走前,秦书凯特意召开了红河的政府领导班子会议,在会议上,宣布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由徐大忠副县长主持政府工作。

徐大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亮,眼里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秦书凯本来和自己那是很不和谐,现在竟然对自己委以重任,这种信任也是经历过诸多事情后磨砺出来的,徐大忠是知恩图报的个性,他当即在会议上表态说,秦县长离开的这段时间,自己一定会把工作做好。

秦书凯点头说,这阵子主要的工作有两件事,一个是科技园建设的工作,必须加快速度,另一个就是徐县长手里已经在负责的一中搬迁工作,要尽量争取明年预订时间内新校址启用。

徐大忠一边听秦书凯布置任务一边频频点头,那态度俨然一个认真听话的学生在听老师布置作业。

把红河县的工作安排妥当后,秦书凯悄悄的回了一趟老家,在老家那破旧不堪的老房子里,早年曾经挖过防空洞,后来防空洞挖好了,上头又说警报解除了,因此防空洞没用上,成了家里存储粮食蔬菜的好地方。

父母搬到城里住后,老房子就空了出来,当年秦书凯利用一帮人从古墓里挖出很多珍宝没处藏匿的时候,他一下子想到了老家的那个已经废弃的防空洞。

借着陪父母回家修缮房子的机会,他悄悄的把一部分重要的珍宝放进了自家房子底下的防空洞里,又从外头把防空洞的洞口给堵上了,这次要陪着金市长去香港,他心里冒出来一个想法,可若是没有合适的礼物做敲门砖,他心里感觉有些不自信。

金市长是见过大世面的女人,不是一个几万块的包和化妆品就能随便打动的,这女人到普安市不过两年的时间,已经爬上了市长的位置,别的领导干部用了五年甚至十年走完的路,她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目标,可见她的背景之雄厚超乎自己的想象。

秦书凯琢磨着,在这个女人身上下重注应该还是值得的。

在市政府金市长的办公室里,女人瞪大了眼睛看着秦书凯送给自己的礼物,晶莹剔透的翡翠珠链摆放在奢华的首饰盒中,看起来实在是美极了。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