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424、不胜美酒

分享到:

卢处长听了李成华的话,两眼再看李成华的眼神就柔和了不少,看来这个秦书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下面的人对他的意见不少啊。

卢处长提议说,卢局长,我想去看一下出事的酒店,看看到底现在是什么情况,还请李局长带路。

李成华赶紧点头说,好的,能为卢处长服务,是我的荣幸,也是我们基层干部的幸福。

卢处长显然对李成华的马屁相当受用,径直指示司机听李局长的指示开车,去冯香妞的酒店。

远远的看见冯香妞的老鱼馆像是孤岛一样的矗立在修路的工程中间,卢处长的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

再走到近前一看,酒店周围都是两米左右深的鸿沟,卢处长就更加火大了,他有些控制不住的大嗓门对李成华说,李局长,你们这样的搞法,冯香妞的酒店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李成华左右看了看,往卢处长身边凑近些才敢低声说道,卢处长,有些话,也就只有你们这些领导才敢说出来,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当着领导的面,哪里敢发表任何意见呢?按理说,这老鱼馆门口这条路,是可修可不修的那种类型,您瞧秦县长决定修路了,别人又能怎么着呢?

卢处长低声问道,是秦县长积极主张要在这里修路的?

李成华点点头说,卢处长,你是不了解这个县里的情况,县城主干道上要动手,自然是要县长和县委书记批准才能动工的,只不过,听说这次的修路的确是秦县长积极主动协调开工的。

李成华换了一种诉苦的口气对卢处长说,卢处长,您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基层的公安局,虽然说业务上是归由市局管理,省厅指导,可这红河县的一千多口公安干警的工资问题,还得指望地方政府解决,只能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事,还请卢处长能理解我们的难处啊,我们不能不吃饭啊

卢处长听了李成华的话,也有些无奈的口气说,是啊,地方政府掐住了咱们公安系统的脖子,不给钱那就是什么也做不了,有些时候,你们基层干警在一些事情上妥协,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冯香妞的案子绝对不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必须要尽快的解决。

李成华听卢处长这么一说,赶紧跟在后头拍马屁说,卢处长,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觉的,有些时候,的确也是应该从上头给些压力跟地方政府,否则,我们这些人都成了什么人了,领导用得着的时候,就跟条小狗一样,呼之即来的,我们还不敢说半个不字,就像冯香妞的事情,县长指示下来,让我们去抓人,我们只有服从命令,您说是不是?

卢处长心里以为李成华是担心自己这次下来对他这个公安局长留下不好的印象,见李成华一个劲的表白自己,点头说,放心吧,李局长,冯香妞的事情,我心里有数,这笔账怎么着也算不到你的头上。

说起来,你们基层民警的工作环境的确是不如人意啊,看得出来,这帮县里的领导干部,素质相当低下,仗着天高皇帝远的,还真是把自己给当成土皇帝了,简直是无法无天啊。

李成华适时的建议说,卢处长,既然您是为了冯香妞的案子而来,不妨顺道去一下县公安局,我让底下人把冯香妞的案件卷宗拿过来给你仔细查看,看看的是不是有什么能找出漏洞的地方。

对于李成华的提议,卢处长自然是举双手赞成,他来之前心里就想好了,要仔细看一下本案的卷宗,了解情况,既然李成华现在主动提及,他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下来。

卢处长坐在李成华的局长办公室里静静看文件的时候,李成华偷偷的躲到没人处,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汇报了卢处长的行程和目前的安置情况后,李成华面露喜色的说,看得出来,他对我应该是逐渐信任起来。

电话里的人说,好,李局长,继续努力,按照咱们预先说好的计划行事,很快这个卢处长就阳痿了。

李成华对着电话连声说,是。

跟李成华通话的人正是秦书凯。

秦书凯通过省城一帮朋友打听,这位卢处长在省城算是个出了门的色鬼,这次他板着一张脸不停的对冯香妞案件提出不同意见时,秦书凯就在琢磨,到底怎么样才能堵住他这张嘴。

如果按照目前的形势,估计卢处长以这样的情绪回到省城后,短不了要在相关领导面前添油加醋,挑拨是非,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因此,秦书凯利用了李成华这颗棋子,自己的计策到底成不成,就看李成华的表现力。

从刚才李成华的电话汇报来看,目前情况下,一切进展顺利。

卢处长在李成华的办公室里看了半天的卷宗,直到下班时间到了,天色渐晚,也没见有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干部来个电话,说说晚上接待事宜,更不谈有人来陪同了。

卢处长心里有种被冷落的尴尬,李成华看穿他的心思,在一旁解释样的口气说,卢处长,有些事情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中午的饭局上,您跟秦县长在冯香妞的案子上,态度截然不同,我估摸着秦县长晚上是想要尽量避开您,担心两人到一起又要发生争辩,秦县长那人一向心胸狭窄,跟任何人有些过节,立马就连大面子都不管了,您可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卢处长听了李成华的这番话,简直是说到他心窝里去了,没好气的说,李局长,我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才会亲自到红河县来一趟,可现在秦书凯却要对我避而不见,此人实在不是什么做事的人,即便是意见不同,也该创造机会,大家一起谈谈,争取让冯香妞的案子尽快出一个结果不是吗?

李成华说,卢处长,依我看,是上次省公安厅的童副厅长也是为了冯香妞的案子过来,结果呢,回去之后竟然被弄了个免职处分,秦书凯那心里能不得意吗?这次您又来了,他这是想要把你跟童副厅长一样,当成软柿子捏呢。

卢处长有些气不过的口气说,他敢?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们那秦县长的确是个典型的小人,我今天下午仔细的看了一遍冯香妞案子的卷宗,依照我的经验,这件案子,完全没有必要把犯罪嫌疑人冯香妞抓进看守所呆着,在案件没有定性之前,只要规定她不得远离,随时配合调查就行了,你们的秦县长却非要把冯香妞抓起来,他这明摆着是有私心啊。

李成华一副理解万岁的口气说,卢处长来了,很多事情我们县里公安局可就有些说话的代言人了,您要知道,这席话也就是您敢说说,我们哪里有这样的胆子呢?

这次您既然已经来了,一定要给秦书凯压力,争取让他同意,冯香妞给放出来,只要冯香妞一出来,她那老鱼馆的生意自然也就好起来了,卢处长您回到省城也就好交差了。

面对如此可心的下属,卢处长显然很高兴,他冲着李成华点头说,李局长果然是个聪明人,说话做事相当有谱,要是基层的领导干部都有你这样的素质,很多事情可就好办多了。

李成华赶紧装出一副谦逊的样子,嘴里连连说着,卢处长过奖了。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李成华见县里的主要领导都没有电话联系,心里就有了底,自作主张的把卢处长带到红河县一家顶级会所用餐。这家会所的特点是,用餐,住宿,娱乐一条龙,只要是市面上比较流行的娱乐方式,基本在这家都能找到。

开酒店和经营会所的商家最怕的人就是公安局的人了,这年头要想生意好,哪家会所不存在一些低俗表演,这都成了这行普遍认同的行规了。

可是这条行规私底下同行们都是认同的,公安局那一关却有阻力,要是跟公安局的领导关系处理不好,仅凭着这一点,这酒店会所的生意就没法做了,公安局的夜夜来查,客人自然跑光光。

一听前台经理报告说公安局的李局长亲自大驾光临,会所老板立即一路小跑着,亲自到大厅来接待。

李成华冲着笑呵呵讨好自己的会所老板说,今天咱们红河县公安局来了贵客,你赶紧让底下人把你们的所有招牌绝活,全都给我亮出来,不管是吃的,喝的,玩的,乐的,只要是有的,统统拿最好的把贵客给伺候好了。

卢处长瞧着李成华对会所经理说话的牛逼模样,心里不由暗想,这些基层的领导,在当地可真是有种土皇帝的感觉,这种感觉,即便是自己这样一个副厅级干部,在省城也是找不到的,人常说,宁当鸡头,不当凤尾,这句话说起来的确有几分道理,这当鸡头的李成华,看起来可真是够烧包的。

为了招待好卢处长,李成华把县公安局几个喝酒的高手,全都聚齐,就等着酒宴一开席,立马陪卢处长喝个痛快。

那天,下面的几个人那都是极力的吹捧卢处长,卢处长很快就喝的很多,结束的时候几乎醉了。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