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412、人已经走了

分享到:

秦书凯说,胡书记,我还是那句话,现在这个冯香妞宾馆涉嫌涉毒,而且让下面的殴打建设工人,那是全省有名,闹出那么大的影响如果要是在红河继续发展,那是不现实的,那么人民就会说红河县的政府官员没有用,不能依法办事。

胡亚平说,现在闹的确实很大,这个事情你也要研究研究,我也会和上面沟通,争取完善解决。

秦书凯犹豫了片刻,瞧着胡亚平那张充满希望的脸,终于说了一句,好的。

跟胡亚平聊过后,秦书凯知道这个冯香妞的事情下面还有很多文章要做,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自己必须抓紧时间不择手段的行动才行。

再说,纪委副书记朱大勇这两天看起来倒也忙忙碌碌的,在纪委内部召开了一次会议后,带着一帮人马声势浩大的开进了开发区,做出一副准备对吴翠柳进行调查的架势。

接待朱大勇的人是开发区工委书记屠德隆,屠德隆见到朱大勇过来,客套的握手后,当着朱大勇带来的工作小组队员面前,问纪委的各位到开发区来有何贵干。

朱大勇回答说,屠书记,还不是为了雷志福的案子,现在要过来调查一下跟此案相关的人。

屠德隆做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问道,谁?

朱大勇说出来吴翠柳的名字。

屠德隆立即假装唉声叹气的样子说,哎呀!朱书记,你们来的可真是太不巧了,吴翠柳早已调动工作到别的县里了,现在此人不在开发区,也不知道留下联系方式没有。

朱大勇脸上一愣,这次的愣怔表情倒真不是他装出来的,因为连他也没想到,贾仁贵的办事效率竟然会这么快,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仅把吴翠柳弄的离开了红河县,还帮她重新找了个单位。

机关里的人调动工作,就算是一些程序上的事情也要花费不少时间呢,贾仁贵可真是够神速的。

朱大勇赶紧装出一副吃惊不小的口气问道,屠书记,吴翠柳的调动手续是什么时候办理的?

屠德隆说,朱书记,手续办理是最近的事情,不过,因为吴翠柳可能是早有要调动工作的意向,此人很早就不上班了,如果雷志福的案子的确需要了解什么情况的话,要不找公司其他员工了解,应该也是一样的。

朱大勇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一帮纪委工作人员,皱眉问道,你们认为呢?现在找不吴翠柳可怎么是好啊?要不先回去向贾书记汇报一下情况再说?还是按照屠书记的建议,先去公司里找其他人调查一下?

站在朱大勇身后的下属,显然是没想到领导会转头问大家的主意,这种决策一般都是由领导作出来的,作为下属只要依照领导的吩咐干活就行了,以前可没见朱大勇对下属这么客套过,今天这是怎么了?

下属们从最初的惊愕中醒过来后,有人建议说,朱书记,还是先回去吧,本来就是来找吴翠柳的,她既然不在,自然应该先回去再说。

也有人建议说,朱书记,既然人都已经到了开发区了,就这么空手而回岂不是浪费人力物力,不如听了屠书记的建议,找宏远公司其他员工谈话,说不定能有些收获。

底下人意见不一致,便把征询的眼光投向了此处的纪委最高领导朱大勇副书记。朱大勇伸手挠了挠脑袋说,要不,还是去公司调查一下吧,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回。

朱大勇的决断算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一帮人赶紧联络相关人等,准备谈话了解情况,大家都各就各位忙碌起来的时候,朱大勇则留在屠德隆的办公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屠德隆聊天。

朱大勇见屠德隆一副精力憔悴的模样,笑道,屠书记最近可真是够累的,这开发区里接连出事,你可要注意身体才行啊,毕竟,有人才有一切。

朱大勇以前跟屠德隆都算是贾仁贵老县长手底下的一帮人,因此两人经常有在一起吃喝的机会,两人之间的关系倒是比屠德隆跟董部长,徐大忠还要熟络些。

屠德隆听了这话,忍不住叹气说,谢谢朱书记的提醒啊,屠家现在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要是再不打起精神来,那还了得,放心吧,我屠德隆在红河县土生土长,又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干部,谁想要对付我,他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朱大勇心说,这屠家五虎就只剩下你一个人独挡局面,竟然还在我面前说大话,你要是真有本事,底下几个弟弟怎么一个个的接连出事,现在你屠德隆也就只剩下嘴头上能牛逼一下了,真有实力的话,早就该拿出实际行动对付对手。

朱大勇不想点破,只是笑着说,是啊,你屠书记的实力,我是了解的,谁要想跟你作对准没好果子吃,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纪委内部对雷志福的案子抓的真是挺紧的,你这里可要提前做好应对准备啊。

屠德隆噶感激的口气说,谢谢朱书记提醒了,这件事我心里有数,我会认真处理好这个事情的。

朱大勇带着一帮人到开发区晃荡了一圈后,回到纪委向贾珍园汇报此次调查结果。

当着贾珍园的面,朱大勇说,贾书记,这次我带队到开发区后才知道,我们原本准备调查的吴翠柳已经因为工作调动离开了开发区。

贾珍园抬头看了朱大勇一眼,随口应道,是吗?这么巧?我们这边刚准备对吴翠柳展开调查,她就正好调动工作走了。

朱大勇意识到贾珍园话里的弦外之音,他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继续汇报说,经过商讨后,我跟工作组的成员共同决定去调查一下宏远公司的其他员工,希望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结果发现,结果不是很理想。

贾珍园根本没有顺着朱大勇的思路走,而是在第一个问题上继续纠结,她问朱大勇,吴翠柳是什么时候办理的调动手续?她最后一次到单位上班的时间又是什么时候?

朱大勇瞧着贾珍园咄咄逼人的说话口气,心里不由有些不爽,心说,这不是明摆着在怀疑老子走漏风声吗?有种你就明说,何苦要拐弯抹角的提出这类问题。

贾珍园不说破,朱大勇更是不能随便说漏了嘴,否则的话,岂不是成了不打自招。

朱大勇低头用手揉捏了一把自己的鼻翼,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才汇报的口气对贾珍园说,我们到了开发区后,开发区的屠书记告诉我们吴翠柳已经调走一段时间了,而且也很长时间都没上班了,我就寻思着,既然这女人这么长时间没上班,估计跟雷志福的案子没什么大的牵连,所以也就没在意其他问题。

贾珍园忍不住皱眉重复道:“没在意其他问题?”

朱大勇瞧出贾珍园对自己工作的不满,心一沉,点头说,是啊,当时,我跟工作组的成员都商议过了,大家的意见是一致的。

贾珍园见朱大勇这个时候,把“大家的意见”给抬出来当挡箭牌,脸上不由冷冷的笑了一下。

贾珍园说,朱大勇,你在纪委工作时间也挺长的了,不会连最起码的警觉性和判断力都没有吧?屠德隆跟你说吴翠柳好长时间没上班,你就信了他的话,当真认为吴翠柳的确很长时间没上班?

就算是吴翠柳的确是调动工作离开了开发区,总有新的单位地址和联系方式吧?为什么你当时不能做到立即联系当事人呢?

朱大勇被贾珍园一连串的质问口气,弄的心里有些窝火,贾珍园刚才竟然对他直呼其名,他心里愈加不痛快,表面上却只能解释说,贾书记,吴翠柳既然已经调动走了,要调查她就必须要到邻县去调查,这里头还有一些程序要走,哪里说调查立马就能行动的,总要有个时间上的缓冲,如果贾书记坚持要继续对吴翠柳的调查,我可以马上去联络此事。

朱大勇做出一副起身要走的架势,贾珍园阻止说,朱书记,你先别忙着走,我这里还有话要问你。

朱大勇只好又重新坐原来的位置,心里对贾珍园的怒火早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娘们实在是太难对付了,一句句问话都问在点子上,让自己感觉不知如何应付才好了。

贾珍园看出朱大勇脸上的不耐烦,却还是紧追不舍的问道,朱书记难道没有怀疑过,说不定正是因为吴翠柳得到了纪委要对她进行调查的消息,所以才会匆忙调动工作?

贾珍园的这句话成了压垮朱大勇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话说的太明显了,这纪委里头,布置任务去调查吴翠柳的是贾珍园,执行任务去调查吴翠柳的说他朱大勇,谁能提前泄露消息呢?既然贾珍园这样怀疑,那怀疑目标毋庸置疑就是自己了。

朱大勇坐不住了,他有些恼羞成怒的口气对贾珍园叫嚣道,贾书记,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是在怀疑我走漏消息?

【作者题外话】:今日三更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