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338、消息之后

分享到:

听了郝处长这话,刘大江等人都把眼光集中到了秦县长身上,心说,这下好了,事情被你秦县长亲自给办砸了,以后这开发区的新规划一事要是办不成,你可不能再把责任压到我们头上。

秦书凯听了郝处长的话,脸上冷冷的笑笑说,郝处长,有道是话可不能说绝了,依我看,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这份规划你到底要不要仔细看看再做决定,你如果说在这个位置上就不审批,那么就不要让别人来审批吧。

郝处长也冷笑说,就冲着秦县长这样的素质,我相信你们报上来的规划方案也绝对过不了关。

郝处长这话里的意思已经相当明显了,他现在是对人不对事情,既然秦书凯已经惹毛了他,那么这份规划方案就绝对不可能通过他这一道关口,因为他坚信如果秦书凯有能力,那么就可以和分管领导联系,。不用到自己办公室来了。

秦书凯见郝处长把话说的很绝,当着郝处长的面掏出手机,拨通了常崇德提供给他的发改委胡主任的电话号码。手机铃声只响了一声,电话就通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深厚的男音,发改委的胡主任问道,你是哪位?

秦书凯赶紧笑道,胡主任,我是红河县的秦书凯啊。

胡主任的声音立刻热情起来,主动问道,秦县长啊,你的事情领导吩咐了,办妥当了吗?

秦书凯摇头说,胡主任,这不是遇到了点麻烦,想要请胡主任你亲自下来一趟吗?负责这项工作的处长可是连我们的规划看都不看一眼,就说不合格,就要赶我们走呢,是不是发改委的处长都是这样的办事风格啊,如果是这样,如何服务全省的经济工作啊。

简单的几句话,胡主任立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今天上午十点左右,胡主任坐在办公室里接到副省长常崇德亲自打来的电话,说是自己一个亲戚从县里赶来为了一个规划的事情,还请胡主任多关心,一定要提供方便。

胡主任接完电话一颗心就开始砰砰的猛烈跳动起来,常崇德副省长现在势头正旺,听说马上又有要提拔的说法,作为一个发改委的部门领导来说,要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的话,跟常崇德套套近乎是太重要的一件事来,哪怕是两人关系都到那种融洽和谐的地步,只要常副省长在省领导面前,遇到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时候,对发改委的工作不说出任何微词来,这就已经是一个极大的收获了。

眼见常崇德主动电话打给自己请自己帮忙照顾的事情,胡主任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

常崇德告诉胡主任,要是自己的亲戚办事不顺利的话,会主动跟他联系,到时候还请胡主任多关照。

就为了常崇德的这句话,胡主任特意找了个托辞推掉了下午本该参加的一个活动,就是担心常副省长的亲戚要是找自己的时候,自己却不在办公室里,处理问题显然就有些效率低下了。

胡主任在电话里说,秦县长请稍等,我马上亲自下楼看看。

秦书凯赶紧点头说,好的,那就有劳胡主任了。

秦书凯打电话的时候,每一字每一句都传进了郝处长和周边其他人的耳朵里,郝处长的脸色不由露出些许慌张,可是转念一想,他琢磨着,发改委的主任的确是胡主任不假,可是谁知道眼前这厮刚才打电话到底是打给哪个胡主任呢?

他一个县里的小小县长,怎么可能跟自己的顶头上司胡主任有半点交情?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官员,即便是机缘巧合认识,胡主任也不过是敷衍一下这种愣头青罢了。

这样一想,郝处长的脸上又多了几分强硬的态度,他冲着秦书凯等人大声说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这个地方是你打电话的地方吗,赶紧都给我滚出去,要是再不滚的话,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郝处长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外头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有个深厚的男中音带着些许怒气说道,混账东西,你这是在跟谁说话呢?你想要对谁不客气?你有什么本事啊?

郝处长听到这个声音,这下可算是三魂吓掉了两窍,他赶紧从自己的办公桌后面绕过来,刚想外头迎去,发改委的胡主任已经领着几个下属鱼贯进入郝处长的办公室。

见到胡主任进来,秦书凯赶紧热情的迎上去,跟他主动握手说,您好!胡主任,我是红河县的秦书凯,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胡主任笑眯眯的跟秦书凯握手后,有些惊讶的口气说道,果然是年轻有为啊,没想到红河县的县长竟然这么年轻。

秦书凯客套道,过奖了。

刘大江等人见秦书凯今天一折腾,竟然把省发改委的一把手都给惊动了,也都有些愣住了,这也是太奇怪了,秦县长不过是基层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怎么一个电话就能把省发改委的一把手主任都给招呼到郝处长的办公室了呢?这里头必定有文章?

这种时候,没有人能顾得上想这些幕后的花絮,大家更加关心的是,胡主任亲自来了之后,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胡主任走到郝处长的办公桌后面座椅上正襟危坐后,倒是有几分古代官员判案的模样,先是冲着自己的下属郝处长问道,郝处长,你倒是说说看,秦县长的规划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这里不肯批复?

郝处长见一把手亲自出面,心里早已吓的抖索成一团,他心里暗暗懊悔自己不该贪图屠德隆送给自己的那几万块好处费,就对这件事横加阻拦,现在倒好,领导质问自己此事的时候,自己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答才好。

到底是在省级机关混过十多年,面对危机,紧急处理的智慧和经验还是有一些的,郝处长对胡主任汇报说,胡主任,事情是这样的,我想秦县长一行人到我这里来,时间比较仓促,有些关于规划的情况可能是没说清楚,我一时之间也就有些迷惑住了,所以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既然胡主任您来了,当着您的面,我可以负责任的跟秦县长表态,他们红河县送来的规划,我一定会仔细再看一遍,争取尽快给出批复意见。

郝处长转弯相当快,尽管他这样的说法,意味着到手的几万块马上要退还给屠德隆,可是在这种情形之下,要是小不忍的话,那可真的就要坏大事了。郝处长说完这番话,用一种乞求样的眼神看着秦书凯,那意思,有请秦书凯大人不计小人过,当着领导的面,就别再纠缠了,还是放他一马吧。

只可惜,秦书凯今天过来要的不仅是事情顺利办成,而且还要替自己办事受阻的下属出出心中这口恶气,所以尽管郝处长投过来的眼神,露出几分可怜兮兮的意思,他却概不接受。

郝处长说完后,胡主任也拿眼睛看着秦书凯,那意思是想要听听秦书凯的意见,秦书凯冲着胡主任礼貌的汇报说,胡主任,我们的人这已经是第二次来拜访这位郝处长谈规划的事情了,刚才郝处长对我们的态度您也看见了,在您胡主任没来之前,他可从来没拿正眼瞧咱们,直接让我们走人,起初我还纳闷呢,这么好的规划为什么就一直通不过省里的批复呢?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红河县有人不愿意这个规划通过,害怕触及到自身利益,所以送了几万块的红包给了这位郝处长。

郝处长一听到秦书凯提到这件事,吓的浑身差点哆嗦起来,赶紧转脸向胡主任喊冤说,胡主任,这些都是秦县长的道听途说,我真的没有干这样的事情啊,我怎能那样做。

胡主任心里也有些为难,郝处长平日里还是比较听话的,尽管不是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可是此人相当适应机关的游戏规则,平时做事也比较识时务,算是自己用的比较顺手的下属,可是看看秦书凯那两眼睁的滴溜圆的双眼,他心里也能理解,这位基层的年轻县长,只怕是在郝处长这里受了不少委屈,心里非要拿他撒气才肯罢休了。

胡主任想到秦书凯后面的常崇德,如果这个秦书凯不满意,那么常崇德也就不满意,在心里仔细的权衡了一下后,冲着随他一起过来的发改委纪检组长说,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出来了,纪检上的人好好调查一下吧,不能让一个好人吃亏,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刚才郝处长的服务态度,说明了很多问题啊。

郝处长听了这话,两腿一软,差点站立不稳,他几乎是带着些许哭腔对胡主任说,胡主任,你可不能听信这些人的一面之词啊,他们这是因为公事上我没能顺了他们的意思,所以才会故意胡说八道啊。

胡主任当着秦书凯的面,一脸正气的模样对郝处长训斥道,郝大全,这发改委里还轮不到你说了算?有道是无风不起浪,难不成秦县长跟你素昧平生的却要平白无故的诬赖你不成?纪检组的调查马上开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也就罢了,真有什么问题的话,绝不轻饶。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