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286、老官场

分享到:

车子刚刚在县政府办公大楼门前的停车场停稳,远远的,王路宝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王局长!王局长!”

王路宝循着声音望去,原来是徐大忠副县长,正站在县政府一楼大厅门口冲着自己招手呢。

王路宝冲着徐大忠也打了个手势,快步往徐大忠的方向走去。

徐大忠热情的招呼说,王局长,你可是有段时间没到我办公室坐坐了,我还一直在心里嘀咕呢,要不要让秘书打个电话给你,请你过来一趟,有些小事咱们好好聊聊,这不,正好今天碰巧了,相逢不如偶遇啊。

王路宝见徐大忠客气,也就笑着客套说,我整天都忙些俗事,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哪里能跟徐县长比啊,整天忙的都是县里的大事。

徐大忠伸手跟王路宝握手后,做了一个往前走的手势,跟王路宝并排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调侃说,我忙什么大事,也少不了兄弟们的帮忙不是吗?以前老县长在的时候,还经常把哥几个拉到一块聚聚,现在倒好,自打老县长走后,兄弟们都不知道整天忙什么了,我要知道王局长最近的一些信息,还要通过别处得来,正好今天碰见兄弟了,赶紧到我办公室去坐坐,有些事情,你这个当事人也跟我仔细的说道说道。

王路宝明白,徐大忠话里所指一定是自己私自做主提前放了董大苟一事,这件事兹事体大,估计在整个红河县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王路宝心里原本惦记着一会要去秦县长的办公室道歉,现在被徐大忠这么一拉,也不好意思拉下脸来,直接拒绝,于是对徐大忠说,行,那我就到徐县长的办公室坐会,一会再去忙别的事情。

在徐大忠的引领下,王路宝进了徐大忠的副县长办公室,一进门,徐大忠便用一副神秘的口气说道,王局长真是很厉害,可真是敢在老虎嘴上拔毛啊,听说,那天秦书凯跟董大苟闹起来的时候,把市局的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都叫过来撑场面了?

王路宝见徐大忠没坐稳就迫不及待的提出问题,脸上不由露出苦闷的神情。

王路宝苦着一张脸说,徐县长,你就别再提这件事了,我现在都愁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这不,我刚从市里回来,正准备去秦县长的办公室主动负荆请罪呢。

徐大忠听了这话,脸上一愣,反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又想起演一出负荆请罪了?秦书凯在背后给你施压了?

王路宝摇头说,跟你徐县长也不是外人,我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初董大苟跟秦县长交锋的时候,我当着市公安局魏副局长的面,亲口说出要严惩董大苟一帮人的,后来,又顾忌着董大苟到底是董部长的亲弟弟,董部长的面子总不能不给,一时左右摇摆的,又把董大苟私自做主给放了,我这两天心里琢磨着,要是新来的秦县长知道了这件事,还指不定怎么收拾我呢,所以我就去了一趟市里,跟市里的马副市长详细的汇报了这件事。

果然,马副市长对这件事的态度跟我的想法也是不尽相同的,为了尽早的让秦县长心里不再对我有所罅隙,他建议我赶紧主动向秦县长登门道歉,这样一来,说不定还能取得秦县长的谅解。

徐大忠听了这话笑道,你这个王路宝啊,做事情总是这样,畏首畏尾的,要我说,既然是已经做了选择,你跟秦县长之间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就算你现在想要亡羊补牢,只怕为时已晚,到时候秦书凯要是提出让你重新把董大苟抓回来,难道你还要听了他的话,重新再把董大苟给抓回来,你这不是又得罪了董部长吗?

王路宝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愈加难看了,他冲着徐大忠一摊手说,兄弟,那我要怎么办才好呢?两边都是得罪不起的主,我倒是成了夹心饼干,两边都难做人了。

见王路宝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徐大忠笑道,我说你这个王路宝,整天就是没事找事,秦书凯刚到红河县上任,整天忙的屁颠屁颠的,哪里就把心思都放在你公安局的那点小事了,再说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要烧火就要烧点厉害的,你那点小事既不涉及财务,也不涉及人事,秦书凯怎么着也不会把最近的工作重心放在你这点小事上。

王路宝听徐大忠这么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原本准备去向秦县长道歉的想法,不由有些松动。

徐大忠瞧出王路宝动摇的心理,趁势继续游说,有些时候,市里的有些领导对咱们底下的情况不是十分了解,给你的建议也并不一定就全是正确的,你也不想想看,董部长那可是在省里有硬邦邦的后台的,他在省里的后台,就算是咱们市里的市委书记见了也要给三分面子的,你现在为了一个秦书凯,得罪了董部长,依我看,是有些得不偿失啊。

王路宝听了这话,心里的想法由坚定了下来,是啊,董部长是有关系,有背景的人,这一点自己是早就知道的,要是真的为了一个秦书凯得罪了董部长,只怕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再说了,毕竟自己跟董部长之间这么多年的交情,私底下也算是一个圈子里头的兄弟,在诸多事情上一直相互照应着,自己要是真听了马成龙的话,去找秦书凯道歉的话,以前跟董部长之间好不容易积淀下来的交情,只怕全完了。

王路宝就说,徐县长说的也是很有道理,说不定这个秦书凯的确没什么心思处理我这边的事情,特备是董大苟的事情,也许当时是嘴上说说而已。

徐大忠就说,我就是这样认为的,当然,如何处理那还是兄弟你的事情,毕竟具体的情况我是不了解啊。

王路宝就说,有了徐县长的提醒,我知道如何做了。

徐大忠后来说,王局长,最近有件事还要你帮助,那就是我在湖东乡的那个项目,也就是小城镇建设,听说因为拆迁遇到点事情,那儿还希望公安能出面解决一些问题啊。

这一说,王路宝知道,那个湖东乡的小城镇建设,所谓的集体农庄,想把农户都弄到一起建房子,可是建设的权利是乡里的,到时候农民只要出钱购买就可以,因为担心质量问题,所以农民就不同意,开始闹事,于是就说,那个事情本来不是大事,不过是建筑的方式问题,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我会让下面的人出面的。

徐大忠就说,谢谢。

从徐大忠的办公室出来后,王路宝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最初的想法,他心里盘算着,自己一会还是顺道去一趟董部长的办公室比较的合适,毕竟这件事是因为董部长的弟弟董大苟引起的,真要是秦书凯冲着自己兴师问罪的时候,他董部长可不能对自己不闻不问。

徐大忠看着王路宝听进去自己的建议,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后,并没有继续上楼,而是往隔壁走去,心里就估摸着这家伙一定是去找董部长了。

徐大忠的心里有自己的打算,以前老县长在的时候,董部长,王路宝,包括自己在内都是老县长这条线上的人,有什么事情,有老县长一手协调,这几年大家一直配合的不错,不管是谁来当县委书记,红河县真正的实权,一直是掌握在老县长的手里。

现在,老县长走了,自己这个常务副县长没能顺利升到县长的位置上,这只是客观存在的表面情况,即便是新来了县长又能怎么样?只要他徐大忠作为常务副县长一天不放权,只怕新来的县长一时之间也没什么好办法。

而作为一个领导来说,所谓的不放权,最重要的就是要控制好手底下的干部,尤其是一些重点职位的干部,要是王路宝真的向秦书凯低头认错了,这就会在全县的干部中造成一种特别不好的恶劣倾向,到时候,秦书凯的威信一旦树立起来,自己作为手握实权的常务副县长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权力呼应网络很有可能出现松动的迹象,这样的景象是徐大忠所不愿意见到的。

徐大忠现在要的就是保持现在的局面。

但是,秦书凯肯定不会同意。

第二天,秦书凯一早就去了一趟县委书记张东健的办公室,他眼里这两天看到的,听到的诸多现象实在是让他这个县长感到寝食难安,董大苟的事情发生后,秦书凯对王路宝的印象原本就大打折扣,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这让秦书凯下定决心,要对这个在其位却不谋其政的公安局长下手。

张东健倒是一如既往的客套,跟张东健相处的时间长了,秦书凯发现张东健这个人,只要是在人前,基本上脸部表情都呈现出一种微笑状态,不管是对下属,还是对其他人,他总能一如既往的保持自己的亲民。

头一次跟张东健见面的时候,秦书凯心里多少以为张东健对自己这个县长相对客气些,现在看来,张东健只是作为一个老官场的表面文章做的好罢了,在心里或许对自己这个县长倒也并没有特殊性可言。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