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14、老对手

分享到:

这让李泰鸿对秦书凯的义气之举,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才好了,旁人都认为他必定是背后送了不少好处给领导,才会得到这样好的安排,只有他自己的心里清楚,自己的确是一分钱都没花,一切都是秦书凯仗义所为,直到自己当上了副处长之后,屡次想要请秦书凯吃饭表达一下谢意,都被他推辞了。

秦书凯总是对他说,大家都是好兄弟,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谁让咱们兄弟有缘呢,你要是当我是兄弟,以后就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可以想象,当李泰鸿听到如此仗义的话后,心里的感激之情是如何的无语言表。

说起来,李泰鸿在市委办的位置并不算是很重要,但是因为其位置的特殊性,知道的信息却要比一般人多些。

这两天,他跟钟天河的司机无意中聊天的时候,听他提及钟天河最近对和秦书凯甚是头疼,正准备找机会对付秦书凯,他当即动了心思,秦书凯给了他多少恩惠,他正无以为报,现在既然有人想要针对秦书凯,他绝对不能坐视不管。

李泰鸿的印象中,外界传言市公安局局的魏副局长跟秦书凯的关系挺好,却没想到,他会帮着钟天河对付秦书凯,魏副局长和钟天河在办公室里说话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口拿着材料准备汇报工作的模样。

把魏副局长和钟天河之间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听着两人的谈话将要告一段落,他才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魏副局长从钟天河的办公室里出来,还没走到市委大院的停车场,他给秦书凯的短信息已经发了过去。

既然他已经知道公安局监控了秦书凯的所有通讯方式,自然不敢把信息发到秦书凯的手机上,而是发到了秦书凯的司机小蒋的手机上,信息很简单,提醒他魏副局长不可信。

秦书凯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小蒋来接他上班的时候,头一句话就是轻声的告诉他,李泰鸿处长给他发了条短信。秦书凯拿过小蒋的手机仔细的看了一遍后,心情不由自主的坏了起来。

尽管心里早已有所防备,但事情变成现实的时候,他心里却还是有些受到刺激,他知道,以李泰鸿跟自己之间的那份情义,他没必要撒谎欺骗自己,再说了,李泰鸿在市委办的位置根本微乎其微,即便是他想要掺合这件事对付自己来讨好钟天河,只怕钟天河眼里也放不下他。

既然李泰鸿说的是真话,那就说明魏副局长这一次的确是背叛了自己。

秦书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难道巴结领导,升官发财对于很多人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在自己的前途面前,朋友之间的友情简直一钱不值,是随时可以拿来出卖的吗?

想想自己和魏副局长之间,也算是老交情了,在普水的时候,就跟他有了交情,好几年了,一场场酒宴上的谈笑风生,一次次面对困难时的及时援手,随着这次的事情,从此过往的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若是当真就这么灰飞烟灭倒也就算了,可是明明心里想起此人的时候,却还是会隐隐作痛,兄弟情义!朋友情义!现在想到这两个词,心里当真是阵阵发凉,秦书凯把手机还给小蒋后,冲他摆手说,开车吧,去单位。

既然魏副局长先对自己不仁,那就不能怪自己翻脸无情了。秦书凯在心里默默的思量着眼下的局面,钟天河仗着手里有魏副局长这颗棋子,指望着魏副局长能帮他找到对付自己的法宝,他钟天河能利用魏副局长,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这样一想,秦书凯心里顿时有了主意,他跟魏副局长之间的交往远远比钟天河密切多了,他对魏副局长的了解深度也是有的,想要把魏副局长这颗棋子玩好,让钟天河自食其果,还不是小菜一碟。

车子快要行驶到化工园区门口的时候,秦书凯嘱咐小蒋掉转车头找一个闹市区有后门的店铺,把自己放下来。

小蒋一听这话,立即明白了领导的意思,他必定是有事情要办,所以想要找机会甩掉身后的一帮跟屁虫。

按照秦书凯的吩咐,小蒋把车开到亚细亚商贸大楼前门口,秦书凯迅速从车内下来,小蒋的车却故意在门口的马路上停了一会,挡住后面跟踪车辆的视线,车里的人似乎是商量了一会,到底是在门口等着,还是要有人继续跟踪商贸大楼。

两分钟的功夫,车内下来一个年轻人,快速的朝着秦书凯进门的方向跑去,小蒋知道,此时的秦书凯应该已经差不多拐弯快要到后门了。

秦书凯从后门出来后,立即招手打车去了一趟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他知道单琴从普水出来后,一直在是公安局的交警大队任政委,尽管这个职位也是副处级的领导,跟以往在普水县当公安局长的时候,肯定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更何况,交警大队正是魏副局长分管的范围,魏副局长原本说话做事都比较强势,有一点好处他先要剥下一层皮,到了单琴这个级别的领导手里,也就只剩下三瓜两枣的,这一点单琴早已就对魏副局长心存不满了。

说起来,单琴跟秦书凯之间一直有些罅隙,毕竟这个男人日了他的妹妹,而且她的妹妹对这个男人一直不忘,可是这个女人提起裤子就忘记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没没当回事,这也是她到了普水一直和秦书凯不和谐的主要原因,直到她的妹妹前两年找了个合适的男人嫁了,两人之间的敌视情绪才稍微淡些。

去年妹妹跟丈夫做生意一下子亏了本钱,急的无计可施,四处借钱的时候,正好秦书凯听说了此事,当即主动慷慨解囊,倒是让妹妹和妹夫对秦书凯感激不已,经过了这件事后,单琴的心里对秦书凯的好感又多了一层,毕竟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任是石头心肠的人,对方频频对你示好,自己又哪能一点赶感觉都没有,再说,单琴的妹妹现在一提到秦书凯多是溢美之词,多少对于单琴的思想也有些影响。

秦书凯心里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把魏副局长这颗棋子玩好,就离不开单琴的帮忙,他心里有数,单琴跟魏副局长之间一直是对面不啃西瓜皮,嘴和心不合,根本就是两个阵营的人,只要单琴肯答应帮自己,自己想要办的事情就算是事半功倍了,只是,毕竟自己以前跟单琴之间有过一段恩怨,现在要她帮自己,她会愿意帮忙吗?

单琴的办公室显然是鲜有人来,尽管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里面却空空荡荡的只坐着单琴一个人,偌大的办公室里散落的放着一张沙发和一套办公桌椅,一进门就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冷清。和当时在普水做局长时候的待遇,那是天壤之别。

秦书凯没有敲门,径直走进单琴的办公室,又转脸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单琴正全神贯注的在玩着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这阵子好像这游戏挺流行的,她刚开始玩竟然就有些上瘾,眼看着僵尸大举进攻开始,她手里的武器却没有多少,她不免有些着急的想要多点几个太阳,让自己的武器能多些,也好及时的阻止僵尸的进攻。

正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她听到自己办公室的门响了一声,好像是被谁关起来了,却并没有抬头,只是随口问道,什么事情?

她这个交警队的政委在交警大队里头也是有名无实的虚职罢了,具体业务上的事情由大队长负责,上有魏副局长不时的监督管理,下有大队长把所有的队里大小事务抓在手里,她每天上班除了打游戏熬时间,基本处于无事可做的状态。

有时候,有一两个下属,心里对大队长的某些做法有些意见了,也会跑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诉诉委屈,可是自己能做的,却只有安慰几句,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渐渐的,连诉委屈的下属都不来了,除了打扫卫生的,或者是单位里遇到什么事情需要凑份子的,似乎单琴的办公室已经成为单位里最清净的角落。秦书凯慢慢走到单琴办公室的沙发前坐下说,怎么了?单政委见了老朋友,连声招呼都懒得打吗?

单琴猛然听见这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当即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秦书凯,见他正悠然自得的跷起二郎腿,坐在那里,脸上不由轻笑了一下说,秦主任今天倒是好兴致,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秦书凯直言道,单政委,我的时间比较紧,长话短说,我黄某人今天有事要求到单政委这里,还请单政委看在咱们相识一场的交情上,帮我一把。

单琴见秦书凯摆出一副求人的姿态,嘲笑的口气说,秦主任,今天说话这么客气,我可受不起啊,对了,听说你最近不是被你的老朋友魏副局长派人跟踪了吗?怎么今天到我这里来,外头也有人看着?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