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38、鱼儿上钩

分享到:

常文怡听着小柳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也没听出个重点来,他以为小柳说的秦书凯帮了牛大茂的忙,是帮牛大茂调整工作到化工园区的事情,于是解释说,牛大茂调动到化工园区也是秦主任自己同意的,怎么这个时候又摆出来呢?你的意思是,秦主任连你的面子也不给,没答应帮常成明弄出来的事情,是吗?

小柳见常文怡还蒙在鼓里,气的直摇头说,常叔叔,你还是好好的问问清楚,牛大茂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吧?人家秦主任这两天刚答应帮牛大茂一个大忙,现在你们家又有事要求人家帮忙,而且又是件大事,事情搁你们头上,你们心里也必定有想法,算了,有些事情,你们还是一家人先把话说清楚了,再联系我吧。

小柳有些不悦的把电话给挂断了,常文怡手里拿着电话听筒,两只眼睛瞄向了坐在自己不远处的牛大茂,牛大茂把刚才的电话内容也听了个**不离十,此刻见常文怡两眼直逼视着自己,心虚的赶紧低下了脑袋。

常文怡瞧着牛大茂连看也不敢看自己一眼,心知小柳说的话,只怕是事实,只是,到底牛大茂会有什么事情也正求助秦书凯呢?这一点他心里也想要搞清楚。

眼看着又是一天的时间快要过去了,牛大茂的老婆找了朋友托关系在湖州市打听了一下,说是常成明在里头不是很听话,吵闹着要出来,惹的看管的人烦了,甩手给了他两巴掌,吓的连裤子都尿湿了。

老太婆听了这话,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下来了,她冲着常文怡说,老头子,咱们这儿子从小到大都没舍得动过一个手指头,眼下在那里头受了这样的罪,你赶紧想办法把人给弄出来吧,要是在多耽误功夫,还不知道我那宝贝儿子要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啊。

老太婆张开大嘴巴哇哇的哭了起来,那哭声搅的常文怡说不出的心烦,他嘴里骂了一句,这败家的玩意儿,脚底下却不由自主的朝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快要到大门口的时候,又回头冲着牛大茂问了一句,要是你们那个秦主任答应帮忙,这事情一准能成。

牛大茂心里猜到了常文怡要去的目的地,赶紧点头回答说,那肯定没问题,湖州市的市委书记跟跟咱们秦主任好的穿一条裤子。

常文怡轻轻的点点头,转身走了。

此时外头天已经黑了,常文怡叫了辆出租车,颇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势,尽管他心里是坚定的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秦书凯的要求,干那种欺师灭祖的盗墓勾当,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常成明只有秦书凯能帮忙弄出来,他明白自己心底的那道防线在慢慢的动摇,退却。

秦书凯的办公室里,一向不抽烟的他,已经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烟了,他在一个人下棋,这盘棋已经下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要赌一把,看看是今天能赢,还是要等到明天。

下午,常成明的姐姐找熟人打探消息的事情,他已经获悉了,他心里估算着,这个时候,常成明的姐姐也该把消息传到常文怡的面前了,而小柳听了自己的话后,决定不再插手此事,想必也早就把消息传到了常文怡的耳朵里了,此时的常文怡心里应该清楚,要想救出他的宝贝儿子,就只有一个办法,老将亲自出马,答应自己的要要求。

秦书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自己办公室超南的窗户前,从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进出化工园区大门的所有车辆和人,眼看着停车场的车子越来越少,下班的人逐渐离开,整栋化工园区的办公大楼迅速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已经快要七点多了,秦书凯的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可是他对自己说,再等等,说不定今晚就能等到自己想要的。

七点一刻的时候,秦书凯注意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大门外,从车上下来一个人看起来跟常文怡的身形似乎有些相像,他见常文怡走到大门口要进来的时候,却被门口执勤的保安拦下了,气的在心里骂了一句,笨猪。

赶紧随手拿起电话打给了值班室,亲自吩咐值班的保安队长去把门口的老爷子给放进来。

保安队长迅速出现在秦书凯的视野里,在大门口站立了一会,似乎跟常文怡说了几句什么话,常文怡总算是进了大门,保安队长热心的领着常文怡一路往里走,当那人越走越近的时候,秦书凯终于看清楚了此人的面目,那人不是常文怡又是谁?

在暗地里较量了快四十八小时后,这个老家伙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秦书凯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老家伙想要跟自己斗,自己才刚出了第一招呢,已经胜利在望了。

他已经听到了常文怡上楼的脚步声,赶紧装出一副正在办公的模样,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门口响起了敲门声,保安队长讨好的声音说,秦主任!

秦书凯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

门立即被推开了,门口站着的保安队长满脸笑容的对常文怡说,老人家,您请进吧。

秦书凯寻思着这保安队长必定把常文怡当成自己什么近亲了,所以一反常态的客气,见常文怡站在门口一副裹足不前的样子,秦书凯赶紧从座椅上站起来,热情的口气说,真是常老来了,我听保安说起的时候,就猜测有可能是常老过来了,没想到还真是的,您快请进,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您老也真是的,有什么事情,只要请牛大茂带个话就成了,怎么还要劳烦您老人家亲自跑一趟呢。

常文怡见秦书凯对自己的态度相当热情,心里不由好受了些,一听到秦书凯说到后面的话,心里又有些不高兴,心想,我何止让牛大茂带话给你,我不是还请了小柳出面请你帮忙吗?你都是一口拒绝了,我不来这一趟能成吗?

常文怡也不是那种沉不住气的小年轻,见秦书凯表面客气,便也应付道,真是不好意思,都这个时间点了,还来麻烦秦主任。

秦书凯亲自把常文怡迎进办公室坐下后,亲自把办公室的门关紧,嘴里絮叨说,不麻烦,不麻烦,最近化工园区里头的工作比较多,说起来我到化工园区也就才几个月的时间,也是运气好,引进了几个大项目,整天忙的昏头昏脑的,所以迟下班也是常有的事情,今天倒是被常老给赶巧了。

秦书凯这么一说,似乎又把他原本勤政爱民的清官形象给树立了起来,常文怡心想,看样子,这秦主任的确是挺能干的,也难怪他一个化工园区的主任,外头竟然有各种的关系,记得上次他从我那里拿东西也是要送给省里什么领导干部,现在这领导干部想要真正为老百姓办点事的确也不容易。

这样一说,常文怡瞧着秦书凯的眼神似乎柔和了不少。

两人客套了几句场面话后,常文怡倒也爽快,他直截了当的把自己来找秦书凯的目的说了出来。

常文怡说,自己知道秦主任跟湖州市市委书记的关系,所以想要请他帮忙把儿子常成明给弄出来,但是秦主任请自己帮忙盗墓的事情,自己的年纪已经大了,的确是经不起那番折腾,但是自己家里还有些收藏多年的宝物,有空的时候,请秦主任到家里坐坐,只要是看中的尽可以拿走。

秦书凯见常文怡的口气是想要拿值钱的东西来交换自己帮忙救出他的儿子,轻轻的摇摇头说,常老,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也是普通老百姓出来的领导干部,这一点,您女婿牛大茂是最清楚的,我父母都是街头卖包子的,卖了大半辈子包子,最近两年才歇下来。

像我这样出身的领导干部,要是再不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帮老百姓干几件实事的话,那可真就没有领导干部能真正的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办事了。说起来,化工园区那片工地下头到底有没有东西,现在还不能最后确定,若是真的有了,我也只是想要自己也提前弄出来看看,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贪心的人,每次想方设法的弄些宝贝还不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送给了上层的领导。

当着明人的面,我也不想说什么暗话,我是有想要弄几件宝贝私下扣留的心思,但是大部分的宝贝我还是会交给国家的,这一点你一定要相信我。

常文怡听了秦书凯的话,有些半信半疑的说,真的?

秦书凯说,当然是真的,我个人现在是不缺吃不缺穿的,要那么多地底下的东西干什么?主要是,现在有些高层干部就喜欢这些玩意儿,我每每遇到重要事情的时候,都要到处找这些东西,否则这正事根本就办不了。

常老,您要是真的答应帮我把地底下的东西给取出来,真正受益的还是咱们化工园区的老百姓,我能为咱们化工园区的老百姓多干几件实实在在关系生活的大好事,难不成您不乐意看到这样的景象吗?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