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699.19、不堪往事

分享到:

秦书凯继续说,王倩,我承认我以前对你很有那个想法,一度也想娶你为妻,但是事情都过去了,过去多年了,大家都要安心的过日子,你听我说,湖州市的市委卢书记跟我是好兄弟,我可以帮你调整一下工作环境,到了新环境里,你找个正经的好男人嫁过去,认真过日子,一个女人的青春稍一耽误就这么过去了,你要是再不收手的话,恐怕就没有回头路了。

王倩听了秦书凯的话,嘴里正在咀嚼的水果沙拉,顿时停了下来,手里的叉子也放到一边,抬起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书凯,似乎要把秦书凯的脸盯出花来。

起初,秦书凯被她的眼光盯的有些心慌,可是想要自己此行的目的,他的心里渐渐明朗起来。

他鼓起勇气,以同样犀利的目光直视着王倩,幽幽的口气对她说,王倩,我自认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善良,你的纯洁,你内心深处的纠结,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得到幸福,你是个好姑娘,应该有个好男人给你一个幸福的家,一个幸福的一辈子,所以我才会主动提出建议,你要是不同意,我不会勉强你。

王倩听完了这句话,脸上露出苦涩的一笑说,秦主任,有些人的命是天生的,假如要是你当时到普水做县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之前说这些话,那么我会考虑的,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期间发生的事情已经把人改变了,所以到了这个地步想回头,也是无法的。

秦书凯听着王倩的话说的有些奇怪,忍不住问她,为什么?难道你有不得已的苦衷?

王倩不接他的话茬,只是把嘴里的几块水果慢慢的咀嚼完后,又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轻轻的喝了一口,这才冲着秦书凯浅笑了一下说,秦书凯,咱们也是好过一段日子,这关系不算不厚,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见秦书凯不出声,王倩自顾讲了起来。

有个小姑娘,从小有个特别幸福的家庭,尽管她上面还有个哥哥,可是她的父母却依旧把这唯一的女儿视作掌上明珠。

这故事一开头,秦书凯就知道,王倩八成讲的就是她自己的亲身经历,他一言不发的端起面前的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静静的听着王倩嘴里的故事。

王倩继续说,小姑娘的一家人的生活过的虽然不富裕,很平淡却又充满快乐,直到有一年,小姑娘所住村里发通知说,为了修建铁路的需要,征用了他们家的土地,而这块地是他们一家四口赖以生存的唯一经济来源,想想毕竟是为了国家修建铁路这么大的事情,舍小家保大家的道理,身为一家之主的父亲还是明白的,家里人再怎么不舍,也还是同意了征用土地的要求。

当工程完工后,铁道部将征地补偿款划拨到当地财政,.村干部打电话通知小姑娘的父亲到村委会去签补偿协议,可当他们把协议递给小姑娘的父亲面前时,协议上却赫然写着:(补偿标准:12000元/亩)。

小姑娘的父亲当时就傻眼了,铁路办负责人明明告诉他们,此次征地是补偿标准为30860元/亩(村集体分配30%的土地补偿费),补偿到农户手中为27160元/亩。如此悬殊的补偿标准,这个字肯定是签不下去了。

为此一事,小姑娘一家开始了漫漫上啊访路。

上啊访的过程是想象不到的艰难,往往从区里上啊访办回来后,村书记却堵在村口,当着众人的面,指着小姑娘父亲的脸说:“你死,你去死!”,村书记还狂妄的说:

“你们就是告到了北京,我们也就出点路费!”甚至扬言说: “你们去搞,搞好了我也不会在补偿协议上签字。”

小姑娘一家都不相信一个村书记竞有如此大的权利,如此大的能耐,如此的胆大妄为?区信啊访办没人管,他们就到市信啊访局。市信啊访局没人管,他们就打市长热线。

当全家人怀着一颗激动的心第一次拨通12315的号码时,工作人员接听了他们的电话,说会把此事报告给领导转交相关部门,15日之后给回复。

可是,一天两天过去了,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过去后,却总也得不到一个回复,无奈之下,小姑娘一家在市政府门口拉起了横幅。

炎炎夏日,酷暑难奈,小姑娘一家拉着横幅跪在市政府的大门前,想要讨一个公道,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一帮警察的蛮横执法,几个警察一上来就先扯掉了横幅,又动手驱赶他们离开。

亲眼看到警察对父亲和哥哥大打出手,年幼的小姑娘吓的躲在妈妈怀里哭着问妈妈,“妈妈,警察叔叔是不是好人呀,他们为什么打好人呢,我好怕他们。”

妈妈无法给女儿任何解释,只能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停的流泪。

事情仍未得到解决,只要不签字,补偿款一分也拿不到,性格倔强的小姑娘父亲,为了给自己的家人以后的生活有个保障,也为了给自己讨还一个公道,从那以后,带着家人不断上啊访,成了让各级政府头疼的上啊访专业户。

就在小姑娘六岁的那一年,父亲在上啊访被再次押回的途中,突然“自尽”了,家里人得知消息后,愤怒的报警,要警察立案侦查,查出父亲真正的死因,母亲和哥哥怎么也不相信,身体健康,正忙着为补偿款的事情而奔波的父亲,竟然会选择“自尽”。

可是,公安给出的答案却是,按照规定,没有公布案件详情的“义务”。

眼看着父亲的遗体被锁在殡仪馆里,却不许看一眼,因为看之前也要签字,一旦签了字,尸体就要被立即火化,在真相没有搞清楚之前,母亲怎么可能让父亲的尸体变成一堆白骨呢?

看到肝肠寸断的母亲和年幼的妹妹,哥哥说,他要去北京,却找总书记说理去。

哥哥就这么走了,一走就再无信息。

眼看着一个完整的家庭,如今变成这副惨败不堪的模样,想到自己的丈夫死的冤枉,儿子又下落不明,小姑娘的母亲急疯了。可怜的小姑娘最终被送到姑妈家收养,这才有了一口饭吃,长大。

王倩说着,说着,脸上却早已泪流满面,秦书凯的内心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故事中的小姑娘,难道竟然真就是眼前正在对自己讲故事的人?

难怪王倩会对权力有这么大的野心,原来她竟然有如此悲惨的身世过往,在尝尽了一个普通老百姓所遭遇的不公平待遇后,这个女人彻底的醒悟了过来,在这个特殊的社会环境里,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老百姓,人啊权和尊严这些最基本的需求都是妄想罢了,所以她要争取,即便是不为了自己,为了她冤死的父亲和失踪的哥哥,精神病的母亲,她也必须要向这个世界讨还些什么。

王倩抹了一把眼泪说,秦主任,我知道,在你的眼里,我的确有些贱,我也知道,以我现在的条件,找到一个真心待我的男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我不能。

秦书凯本想问她,为什么,心里却早已有了答案,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王倩的眼里此时却闪出一抹从未见过的凶光,她口气冷冷的对秦书凯说,我要报仇,老天爷不睁眼,我要自己动手,替天行道,让那些曾经作孽的人,全都遭到应得的报应。

秦书凯瞧着眼前有些陌生的王倩,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寒意,国兴,百姓苦,国亡,百姓苦,这普天之下,普通老百姓想要求个最基本的公道,真的就那么难吗?

难怪王倩会一心只想往上爬,难怪她不惜一切代价,宁可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都只是为了那顶乌纱帽的级别高些,再高些,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姑娘,想要在这官场用有一席之地,那真是难上加难,除了这美丽的躯壳之外,她还能凭什么达到自己心里想要的目标呢?

秦书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很多,但是官场的复杂,你心里要有准备,有些时候,斗争是很残酷的,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跟我说一声好了。

王倩听了这话,抬起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不认识秦书凯一样,上下打量着他,半晌才说出了一句话,你不怕我会连累你?给你添麻烦?

秦书凯苦笑了一下说,就像你说的,有些事情的确是天命,你一个人这些年太难了,我希望自己能帮你一把。

秦书凯想到以前在县经贸委的时候,只是听说这个女人读大学的时候就和老主任有一腿,那么这个女人是如何考上大学的,又是如何巴结上那个老主任的?自己却一无所知,现在想来,多半也是因为生活所逼的缘故。

只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秦书凯不想了解很多,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生活的想法,那么就让她按照自己意愿发展吧。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