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462.274、问话

分享到:

秦书凯说,你错了,王耀中虽然是领导,他有他的优势,你作为下属也有你的优势,现在王耀中已经在帮我打听,你也尽力帮我打听一下,要知道,有时候最底层负责办事的人,反而是最清楚情况的。

刘丹丹明白了秦书凯话里的意思,点头说,行,我尽量想办法。

秦书凯提醒说,这种事情拖不得,要知道每一分每一秒,情况都有可能出现新的变化。

刘丹丹见秦书凯一副亟不可待的口气,心里不免担心更大了,她问秦书凯,周德东要是被一查到底,你是不是要受到很大的牵连。

秦书凯见刘丹丹这么问,深呼吸一口气说,你是我老婆,我现在只能这样跟你说,目前情势对我很不利,首先是你们的纪委书记这次是铁了心的想要从周德东身上找到对付我的把柄,其次,你在纪委,你是了解的,很多地方的官员**问题只要深查,一定会牵扯到前任班子领导人,特别是班子的一把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刘丹丹听了这话,明白了秦书凯所指,只怕周德东的事情要是会深究下去,秦书凯的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刘丹丹不敢多想,赶紧拿起手机拨打了几个电话。

被拨打的几个电话号码竟然都是处于关机状态,刘丹丹了解这种情况,必定是几人已经处于审讯犯罪嫌疑人状态,在没有审出什么结果之前,具体的办案人是不准开手机跟外界有任何联系的。

只要办案人的手机没通,那就证明案子还在审理中,暂时没什么结果,想到这里,刘丹丹又松了一口气。

刘丹丹把手机往头柜上一放,有些郁闷的说,他们几个办案件的人都关机了,想要了解到一手资料,除非是联系带队的苟副书记。

秦书凯也认识苟副书记,他以前在市纪委上班的时候,跟苟副书记走的不是很近,没想到这次却到了用得着他的时候。

秦书凯看着刘丹丹征询意见的眼神,对她说,算了,苟副书记的电话你就不要打了,本来你就是一个下属,即便是苟副书记知道情况,也不一定给你面子,再说了,你是我老婆,你这个电话一打出去,只怕苟副书记立即联想到什么,到时候反而不利。

刘丹丹有些着急的问,那可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么干等着,要知道不采取主动那就是被动。

秦书凯拍了拍刘丹丹的肩膀说,你先别着急,会有办法的,只要稳住了,一定可以想到好办法。

突然,刘丹丹像是灵光一闪一样,冲着秦书凯说了一句,为什么不打电话给小柳问问情况呢?

秦书凯皱眉问,小柳一个处室的副主任,能有办法知道情况?我平时也没有看出这个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刘丹丹点头说,这件事说起来话长,总之,只要是纪委书记能知道的情况,小柳必定也能知情。

秦书凯疑惑的说,你的意思是,小柳现在和你们纪委书记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刘丹丹说,何止是不一般,我看无非是现在没被人抓住什么把柄而已。

秦书凯没想到,小柳竟然会走这一步,他了解小柳,纪委书记那种男人,她应该是看不中的,既然她能跟他走的近,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是领导干部。

见刘丹丹拿起手机要拨打小柳的电话,秦书凯赶紧阻止说,这个电话我来打,估计效果更直接。

刘丹丹也是跟小柳多年的同事了,小柳曾经对秦书凯的那点心思,她也是了解的,现在听秦书凯这么说,赶紧停止拨打电话,把秦书凯的手机递到他的手里。

秦书凯拨通小柳电话的时候,她刚吃完午饭准备上啊床休息会,一见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不由有些发呆,好久没跟秦书凯有任何联系了,这个男人好像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好一阵子,怎么这个时候又冒出来呢?

这个冤家,就这么消失了,不是很好的,干嘛又要突然冒出来呢,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中午的午休睡不成吗?小柳在心里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伸手拿起手机冲着电话说,老领导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有什么指示吗?

秦书凯赶紧说,指示不敢当,倒是想要求你帮个忙,不知道咱们的柳处长是不是给面子呢?

小柳不由一愣,秦书凯从来都不会轻易跟说一个请字,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柳笑着说,只要是能帮你的,我什么时候推脱过,这个时候倒是说起这些没良心的话来了。

秦书凯听出她话里的暧啊昧,心虚的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刘丹丹一眼,见刘丹丹仿佛没听见一样,没什么反映,尴尬的笑笑说,有柳处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秦书凯接着把周德东案件的事情跟小柳说了一边,嘱咐小柳一定要帮自己搞清楚,到底周德东是因为什么情况进去的?现在市纪委手里针对周德东受贿到底抓住了什么证据?

小柳听完后,有些奇怪的问,这件事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你费那么大劲打听这个干什么?

秦书凯苦笑说,你又不是外人,要是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又何苦要费这个神呢。

小柳明白了秦书凯话里的意思,在电话的那头直摇头说,哎呀,看样子,这领导人也不好当啊,你看你都被人举报过两回了吧,这次明明是举报别人,你也得上心,我看啊,这领导干部当上了也没什么好处。

秦书凯哪里有心情跟她闲聊这些,只是催她赶紧帮怎么想想办法,看看整件事到底现在什么情况?另外,到底是谁举报了周德东?

小柳说,行了,老领导,您既然吩咐了,我一定尽力而为。

秦书凯赶紧说,那行,我等你电话。

放下电话后,秦书凯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对刘丹丹说,只要能知道对方的底牌,底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刘丹丹依旧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说,要不,咱们把家里的钱交到廉政账户上去吧,总是这样担惊受怕的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秦书凯赶紧劝阻说,你傻了,现在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呢,你倒是先把自己的马脚给露出来了,这市里的干部只要是到底下混了两年,当过领导干部的,哪家不是立即鸟枪换炮,家家都这样,人人都这样搞,凭什么我秦书凯好不容易捞点好处,还得吐出来。

刘丹丹觉的秦书凯说的也有道理,点头说,这话倒也不假,这反**的确像是隔墙砸砖头,扔到谁的身上,也就只能算是他自己倒霉,我相信以你的聪明,应该不会出问题的。

秦书凯信心满满的说,你放心吧,这几年,我在底下什么样的大江大浪没见过,这样的小伎俩就想要扳倒我?他们也把我秦书凯看的太简单了,我现在就是要看看是谁这么急着扳倒我。

刘丹丹瞧着秦书凯的眼神里露出一种不熟悉的凶悍光芒,心里突然感觉有些害怕,眼前的这个男人,猛然让他产生一种距离感,坐在自己身边搂着自己的男人,还是自己以前认识的秦书凯吗?他的心里到底有多少是自己不知情的事情呢?

事情并不像秦书凯想的那么乐观,周德东进去后的第二天,市纪委苟副书记竟然通知秦书凯到他的办公室谈话。

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一片哗然,大家都在悄悄的议论,难不成咱们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今年要弄一个四连冠,从冯志宏进去后,络绎不绝的有刘承俊和童小平也被市纪委带走了,他们进去之前,也都被市纪委调查谈话,这次难道挨到一把手秦书凯?

既然苟副书记找谈话,毕竟纪委的工作性质特殊,秦书凯心知自己无法拒绝谈话要求,只能前往。

进了苟副书记的办公室后,苟副书记的态度还算是平和的,毕竟两人之前就认识,也算是同事一场,苟副书记客气的问他要不要喝水之类的客套话后,这才把话题引入正轨。

苟副书记说,秦主任,你也在市纪委呆过,也是纪委的领导干部,你是知道的,如果不是因为了解到一些实际的情况,我们是不会主动找哪个领导干部谈话的。

秦书凯笑道,苟副书记,你说的这些话,我原本在办案的时候,找人谈话也是这样的开场白,我看这些心理战术的招数,你就别用了,咱们不是外人,都是很了解的,还是直接说正题吧,你们调查到什么我秦书凯违规违纪的证据,尽可以摆出来,只要是我和秦书凯干过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耍赖,我的个性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变化啊。

苟副书记心知秦书凯也是有审讯经验的人,于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他问秦书凯,周德东是不是做过你的下属?

秦书凯很慎重的回答说,是的,我在普水开发区做书记的时候,他兼过开发区的副书记和副主任。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