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431.242、谁的嘴大

分享到:

一直站在主席台底下的组织部办公室肖副主任见状,赶紧插语说,秦主任,这件事情你也不用责怪胡局长了,普安市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不放在承办单位上,那是我们几个人共同研究决定的,最终是由我最后拍板的,依我看,人事局和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原本就是一家,何必要分开弄两个承办单位呢?

秦书凯见肖副主任站出来,帮胡成德出头,赶紧转脸冲着肖主任的方向说,那就难怪了,肖主任在省城里呆的久了,对底下的实际情况不是很了解,在市里头,我们人事局和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业务上是完全分开的,比方说这次的培训班,从头至尾都是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人申请,承办的,到了快要开班的节骨眼上,却把公务员管理办公室放在一边,摆上承办单位里头是人事局的名头,只怕这样的安排会让公务员管理办公室辛辛苦苦忙碌的同志们寒心啊。

肖主任闻言,没说话,似乎在想着秦书凯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

秦书凯又说,既然这个决定是肖主任跟谁一起研究决定的?请问,肖主任到底是跟谁一块研究的?是跟人事局的胡局长吗?

肖主任还是没出声,胡成德却醒悟过来,为什么自己去找牛大茂的时候,在资金拨付的问题上,牛大茂给自己使绊子,估计着是为了这件事了,看来自己无意中得罪了秦书凯。

胡成德立即转脸对秦书凯说,秦主任,其实我也就是过来帮忙的,至于说些什么话,也只是代表个人观点,不能代表单位意见,更不能代表张局长的意思,如果错了,我会改正的。

胡成德尽力的想要把话往回收,想要化解眼下的尴尬场景。毕竟,如果闹大了,张达明教训的肯定是自己,不是秦书凯。

秦书凯见胡成德插话,冲着他来了一句,既然胡局长说话不能代表单位,代表一把手表态,以后就不要不顾场合,胡乱说话,我可以这么说,我底下的任何一个副职,不管是牛大茂还是谁,只要是说话,那就是代表我的意见,你哪次见过他们胡乱讲话呢?

秦书凯这个时候提到牛大茂,胡成德心里更加确定的自己心里的猜疑,牛大茂不拨付款项的事情,果然是渊源在此。

一直站在主席台下的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的肖副主任,尽管没吭声,耳朵却对秦书凯的一言一语都听的很真切,眼见秦书凯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在主席台上训斥胡成德,他心里不由有些冒火,一个市里的正处级干部,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摆脸色,此人实在是有些不知轻重了,既然他自己不要面子,自己也没必要给他面子。

于是肖主任朗声对秦书凯说,秦主任,这件事已经定下来了,那是我的意见,就这么着吧,你也不用教训胡局长,这个决定是我最后拍板的,由我来承担所有的责任。

肖主任的口气显然是相当的不客气,大家见肖主任不高兴,都忍不住帮秦书凯捏了把冷汗,要知道,这位肖主任毕竟是省委组织部下来的,就算是顾大海见到他,也得给几分面子,秦书凯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一把手,竟然敢当面得罪他?

没想到,秦书凯竟然毫不畏惧的问了肖主任一句,肖主任这么决定的意思,能不能代表省委组织部领导的意见?

肖主任心里不由暗暗发笑,看来这位秦主任是实在没招了,竟然想要拿组织部的领导来压自己,他一个小小的公务员管理办公室主任,知道省委组织部领导到底姓甚名谁吗?

肖主任轻蔑的笑了一下说,秦主任,我既然到了普安市来负责此事,我的意见就能代表单位的意见,代表领导的意见,你要是没什么好说的了,还是站到一边看着,不要影响了我们的正常工作,毕竟这个培训班是大事,省委的领导也要过来的。

秦书凯点点头,咬牙从主席台上走下来。

胡成德依旧站在原地,见秦书凯有些落寞的背影从主席台的台阶一步步走下去,心里不由一阵得意,心想,***,你刚才教训我的时候,不是很能耐吗?怎么现在碰到省里的领导也软蛋了?看来,还是丁对丁,卯对卯,你秦书凯今天算是遇上了能治得了你的人了。

秦书凯走下主席台后,并未离开,而是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肖主任冷冷的看了秦书凯一眼,心想,这种小事,你就是打电话给你们普安市的市委书记,市长,也未必搭理你,看来这位秦主任实在是太不了解官场了。

肖主任不愿意再搭理他,招呼着大家赶紧的继续手头的事情,就听见秦书凯在跟谁通着电话说,部长,你们这样安排是不是故意想要打压我啊,这培训班可是我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当时你也是出力的,现在连承办单位里头,都没有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几个字,这工作可真是让人没有积极性再干了,我也是白干了,这可不是你领导的风范啊。

电话里的声音说,秦书凯,你胡说什么,省委组织部的人去了就是服务的,根本不会参与你那边的什么事情,你告诉他们一切都按照你的要求办就行了。

秦书凯阴阳怪气的说,部长大人,我可不敢得罪你们省里来的领导,现在一切都反过来了,是他在指挥我们呀,大事小事我们都得听他们的,而且组织部的肖副主任刚才跟我明说了,他说的话代表省委组织部,代表你们领导的意见,既然人家都说了这话,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说什么那不是得罪你部长大人吗。

电话里的声音,可能是骂了一句什么粗话,然后对秦书凯说,你稍等一会啊。

秦书凯挂断电话后没有十秒钟,肖主任的电话响了起来,因为秦书凯的打扰,心里很是不快活的肖副主任正在忙碌的指挥人按照自己的意图去落实,听了电话响了,肖主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立即按下了接听键,满脸堆笑的接电话。

不知道电话里的人对他说了几句什么话,肖主任接电话的时候,脸色立即变了。

过了一会儿,他有些懊恼的神情放下电话,转脸开始找人的神情,一眼看见秦书凯还站在角落里,赶紧小跑着过去说,秦主任,秦主任,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没弄明白您的意思,要不请您过来看看,这承办单位的位置是不是要把人事局放在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后面一行。

肖主任这句话一说出口,全场愕然,包括胡成德和秦虹操在内,所有人都有些膛目结舌,他们都在心里猜疑着,秦书凯到底是给谁打了个电话,竟然让肖主任的态度有如此很大的转变,这可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很多人都要高看一眼的。

肖副主任本人也是做梦也没想到,眼前这位被自己瞧不上眼的年轻正处级干部,竟然真有通天的本领,刚才领导已经打电话过来教训自己的人说,要是不能干事就回去,换个人过来负责此事,简直添乱。

领导说完这句话后就生气的狠狠挂断了电话,那急促的滴滴声,搅的肖副主任心里一阵小紧张。

直到此时,肖副主任心里才明白,自己这次是撞到了马蜂窝上了,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他心里暗暗懊悔,早知如此,自己又何必多嘴呢,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要是不主动放低姿态,一切听凭秦书凯的安排,只怕以后自己就算是回到省委组织部也别想再得到领导的看重了。

秦书凯倒也见好就收,见肖副主任主动放低姿态,一副听从自己指挥的模样,笑着说,肖主任,也不至于说把人事局放在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底下,一切按照原本定下的计划执行就很好的,你说呢?

肖主任此时自然是全都顺着秦书凯的意思来,赶紧顺上说,是啊,是啊,我刚才也考虑了一下,你说的很有道理,这公务员管理办公室和人事局毕竟是两个业务独立的单位,承办单位这一栏的确是该突出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这样吧,几个承办单位里头,我把公务员管理办公室的字体颜色弄的突出些,你看行吗?

肖主任的前后态度很大反差,让在场的很多人都有些不太适应,包括秦书凯本人,他感觉肖主任这种表现就有些过了,又不好明说,只好再次重申说,肖主任,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吧,该怎么放就怎么放,你们继续忙着,我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秦书凯说完,逃也似的离开会场,肖副主任本想送他到会场门口,见秦书凯疾步快走的样子,显然是不想要自己再靠近,只好作罢。

秦书凯走后,肖副主任立即转回头,见秦虹操和胡成德都在发呆似的看着自己,不由皱眉说,你们没听见秦主任刚才说的话吗,按照原定计划一字不改的给我重新布置好。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