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107.149、泄露

分享到:

王子谦就说,那怎么办?

刘丹丹就说,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我们先回去,我就和秦书凯办离婚,离婚后我和你当天就把结婚证拿了,那么就可以有理由把房子卖了,这样也就有资金为你治病了。

刘丹丹认为房子那是自己最后的资本,要把它用了,必须有回报。

王子谦心里肯定不愿意和这个女人那什么结婚证,于是就说,我是很想和你结婚,可是我这样子现在根本做不了男人,和你结婚那就是拖累你,我不是很自私,所以必须等到治好后,我才会娶你。

刘丹丹就说,我不在乎你现在的情况,既然治疗有点效果了,那么只要以后认真治疗肯定是没问题的,再说,即使以后治不好,我也是自己愿意的,我不会说什么。

刘丹丹也会考虑很多,最后的本钱不会主动拿出来的。

王子谦和刘丹丹两人无法达成一致,可是钱已经用光了,王子谦很无奈的从省城回来。

从省城回来后,王子谦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从今往后,自己跟刘丹丹一定要划清界限,这个女人已经耽误了自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自己要想再仕途发展上拼一把,头一件事就是要跟刘丹丹之间彻底断了,***,这个女人现在是要钱没有钱;要人也没有人,一个黄脸婆;要关系,又没关系,自己娶这样的女人那就是傻子了。

男人很多时候是自私的,就如不喜欢让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却不知道给女人戴过多少次绿帽子。王子谦打心眼里愿意让刘丹丹离婚,一方面是为刘丹丹好,主要的是另一方面为他自己。但是不会给刘丹丹一个承诺。

秦书凯最近一段时间把开发区里头的所有日常事务全都交代给了周德东,除非遇到重大的事情才会到开发区一趟,自己则一门心思放在跑关系,尽量继续争取弄个正处级的领导岗位。

尽管心里明白,离开普水县是早晚的事情,但是晚走不如早走,反正开发区这边,交给周德东他是完全放心的,周德东在这里坐镇,相当于自己坐镇开发区,用的一班人,还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一班人,大家都知道周德东跟自己的关系,甚至有时候,有些下属跟周德东不方便汇报的事情,还会找自己亲自汇报。

每到此时,秦书凯都会把下属直接介绍到周德东面前,把原本在自己的手里连续的工作全都移交给周德东,不管是人事,财务之类的大事,还是一些部委办局,日常工作之类的小事。

秦书凯的心里明白,有很多领导干部,都会在提拔到别处后,闹出一些事情来,有时候,甚至会影响到领导干部的新位置,毕竟人走茶凉,自己只要离开了开发区的地盘,一些原本对自己心里有意见的人,就敢大着胆子跳出来,挑自己的不是,一旦有人抓住自己在开发区的时候,哪项工作做的不到位的地方向上级举报自己,岂不是功亏一篑,毕竟人无完人,哪里能在工作中处处都做的面面俱到呢。

再说,有些工作,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坐到让所有的下属都心满意足,比方说,某单位局长到年龄该退下了,底下三个副局长要争抢这位局长的位置,位置只有一个,给了其中任何一位,自然另两位心里都有意见,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因此,秦书凯心里也明白,当家三年狗都嫌,趁着自己还没当足三年,赶紧走是正确的选择,只不过,走之前,该做的完善工作还是要做好了,尽管是周德东接替了自己的位置,对自己来说,似乎诸多事情交代的时候方便些,但是,只要自己一离开了开发区的地盘,对这里的控制力必定是要大打折扣了。

秦书凯目前最心烦的还不是自己离开开发区之后的善后问题,毕竟这些对自己来说都是可控的,他现在最心烦的是,郝竹仁竟然开始举报自己,举报的由头是说自己在普水县有个小秦人,叫赵红妹,并说这件事连秦书凯的老婆刘丹丹都知道实情。

郝竹仁的这个举报由头,算是打到了秦书凯的软肋上,他最近正跟刘丹丹谈离婚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刘丹丹不会帮着自己说话,要是市纪委真的把这件事当做什么重要的事情开始调查,对于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是实现是相当不利的。

本来,秦书凯是想要把郝竹仁早点弄进去,一了百了,省的这个二百五每天上串下跳的烦人,没想到这个混蛋还真找到了对付自己的点,到处说自己的谣言不说,现在竟然真的举报起自己来,这种时候,要是再不想办法彻底解决郝竹仁的问题,底下很有可能对自己更加的不利。

郝竹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举报秦书凯,也是有由头的,他深知,秦书凯跟市委书记顾大海已经拉上了关系,但是跟市长唐小平之间却有诸多的不和好,正好,新来的市纪委书记是市长唐小平的人,他断定,只要自己实名举报,市纪委书记必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巴结自己主子的机会。

实名举报,优先受理。纪委、监察局对受理范围内的实名举报,一般在收到当日进行登记,与举报人取得联系,并将受理情况反馈举报人。有重要线索的,举报人可约见市纪委、监察局的领导或有关职能室的负责同志,当面进行举报。凡需当面举报并约见的均予接访。实名举报人应对举报内容的真实性负责。举报人因对事实了解不全面而发生误告、错告、检举失实的,不追究其责任。

郝竹仁这么做,那就是让秦书凯很难看,这一次,还真是让郝竹仁给赌对了,的确,市纪委书记早就对秦书凯很不感冒,一直想要找机会摆弄他,只是没什么好机会。

上次普水县纪委书记赵喜海原本信誓旦旦的说要弄到充足的证据,给秦书凯一个难堪,没想到,热热闹闹的调查了半天,最终却偃旗息鼓了,这段时间以来,看着秦书凯顺顺当当的到党校学习,理所当然的提拔为正处级,市纪委书记看在眼里,心里却一直没有放松过对秦书凯的关注。

终于,机会来了,当贴心的下属把郝竹仁的署名举报信摆到市纪委书记的案头时,市纪委书记心里不由暗暗的叫了一声,好,收拾秦书凯的契机终于到了!

市纪委书记心知王耀中和秦书凯之间的关系,也明白王耀中是个有些背景的干部,尽管自己是领导,但是能不得罪还是最好不要得罪他比较合适,因此,这件事他特意亲自把一个纪委副书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细细的嘱咐了一番后,指示他亲自带人暗中调查此事,一定要等到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才能把这件事情公开。

纪委副书记,起初还有些不明白市纪委书记话里的意思,从郝竹仁的举报信上看,无非是秦书凯在外头有个小秦人,现在的领导干部,在外头有一个秦人,那就算是表现好的了,有很多人,那可都是快凑成一打了,这样的小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充其量也就是作风不好,即便是查到了什么铁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多给犯了错误的干部,一个处分决定罢了,对于一些有背景的干部,这处分倒也伤不到什么皮毛。

市纪委书记见副书记有些不开窍,便笑着提示他,这领导干部包啊养秦人,难道就用嘴巴哄哄就行了,秦人的衣食住行那样是不要花钱的,难道这些钱凑起来,还不够个十万八万的,只要认定这些包啊养秦人的钱都是公款开销,事情可就好办了。

纪委副书记这才明白领导话里的玄机,原来领导表面上是要查秦书凯的作风问题,其实暗地里针对的却是财务问题,这样一点拨,纪委副书记立马做到了心里有数,赶紧张罗了几个平日里依附在自己身边的心腹,开始对秦书凯进行秘密的调查。

原本,市纪委书记这件事做的也算是万无一失,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是自己人,在没有领导发话之前,这件事会一直调查到有确凿证据能足够对付秦书凯的时候再漏出消息,可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件事还是被秦书凯给得到了消息。

说起来,事有凑巧,市纪委书记也是个好啊色之徒,到普安市当纪委书记没几天,就跟纪委的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下属给迷上了,这位女下属一次到书记办公室撒娇讨喜的时候,一眼看见了摆放在领导办公桌上的那封郝竹仁的举报信,当时她没出声,继续跟市纪委书记调啊情取乐,事后却立即把这个重要消息告诉了自己的闺蜜小柳。

小柳暗恋秦书凯的事情,在朋友圈里都是公开的秘密,只不过因为秦书凯的老婆刘丹丹跟大家都在一个单位上班,所以,有些事情尽管大家的心里有数,却不敢随便议论,小柳的这位闺蜜是深知小柳心思的,这痴情的姑娘,眼下都已经三十岁了,却还是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要是让她看见秦书凯出了什么事情,只怕又要伤心了。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