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1093.135、很是高傲的刘校长

分享到:

刘校长两眼一瞪,很是不屑的问秦书凯,你想怎么样?你以为你是什么大人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秦书凯冷冷一笑说,刘校长,我一个小人物能怎么样,能做的无非是实话实说而已,季部长在外头有个私生女的事情,估计组织上和他的现任老婆必定是不知情的,我作为知秦人,有必要的情况下,这些消息时可以偷露给相关人等的,现在的科学技术这么发达,只要dna一下,相信,很多事情立即会真相大白,到时候,季部长到底能不能稳稳当当的坐在现在的领导位置上,可就很难说了,您这位大学副校长,面子上有多难看,您还是自己想去吧,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要是实在不听我的建议,我也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处理这件事了,我想季云涛这个老家伙。

刘丹丹的母亲听了这话后,从牙齿里狠狠的挤出几个字说,卑鄙!我怎么从来没想到你是这么卑鄙下流的人,丹丹以前怎么会看上你这样的小人,简直就是垃圾。

秦书凯听了这话,倒也不恼,反而笑笑说,彼此彼此,岳母大人,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你是没有想到我是一个小人,说实在话我也是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大学的副校长竟然是这么一个水性杨花,有过一段风啊流韵事的女人,这可是跟你平时里保持的优雅知识分子形象相差太大了,你想想看,要是你们大学里头的同事们知道了,他们曾经尊敬的副校长,年轻时干过的这些风啊流事,他们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你呢?

刘丹丹的母亲看着秦书凯,很是不屑地说,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在威胁我吗,是不是你对付人常用的手段?

秦书凯冷冷的还击说,是,我的确实是在威胁你,刘校长,如果你不按照我的要求办,我不仅要让季部长和你这位刘校长不得安宁,还有你的女儿刘丹丹这些龌錯的见不得人的照片,明天一早立即会出现在市纪委她所有同事的面前,您信不信?那个时候你的一家就很有名气了,肯定会成为普安市的名人,估计到时候没有人不认识你们,为什么?太出名了。

刘丹丹的母亲,脸色一下子成了惨白色,知道如果秦书凯真的这么做,那么自己和女人真的没有脸在这个地方混下去了,她有些有气无力的说,秦书凯,刘丹丹可是你的老婆,是你儿子的亲妈,难道你就狠心要用这么毒辣的手段对付她?你要是真的这样做了,以后,她还有脸见人吗?

秦书凯咬牙切齿的说,刘校长,我这个人对你们一直很是忍让,可是你们却是得寸进尺,让老子不能提拔,是你们先逼的我无路可走的啊,怎么现在开始害怕了,如果不是顾忌着这一层关系,你以为我们之间还有谈话的必要吗?

看着眼前眼睛瞪的向狼一样的秦书凯,刘丹丹的母亲是彻底的被击垮了,她心里明白,眼前的局势已经由不得自己,秦书凯让她做什么,她都必须言听计从,否则,后果将很严重,即便是心里万般的不愿意,她还是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艰难的拨出电话号码后,很快那边的电话通了,刘丹丹的母亲对着电话说,秦书凯想要见你。

电话的那头估计是在推辞,刘丹丹的母亲说,不管你想见不想见,这次你必须要见他一面,跟他好好谈谈,你和丹丹做的很多事情,不知道你们当时为什么这么做,现在他都已经知道了,如果你不见他一面,只怕他会做出不利于丹丹和你自己的事情来,以后的影响不是你能控制的。

季部长可能是在电话里问刘校长,到底什么事情,竟然会不利于自己和女儿?再说,自己一个省委常委难道还怕这个秦书凯吗,即使做了对不起还一天的事情,他又能如何?

刘校长当着秦书凯的面,不能说出秦书凯知道他们以前的风啊流韵事,更不能说出秦书凯抓住女人和别的男人苟合的证据,只能支支吾吾的说,等你见到秦书凯的时候,你就全明白了,一时半会的我也说不清楚。

那边估计又说了什么,刘丹丹的母亲说,就这么定了。说完就挂了电话,电话挂断了,刘校长两眼无神的看着坐在自己眼前的秦书凯说,好了,你的事情我已经办好了,他同意见你。

秦书凯见目的达到知道在这儿呆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只能相互不愉快,斜了自己的丈母娘一眼,看到这个老女人似乎很是疲惫,转身一言不发的离开了丈母娘的办公室里。

见秦书凯出门扬长而去,刘丹丹的母亲几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啊,***,这么年轻的一个男人,怎么会有如此毒辣的手段对付自己和女儿,如汉奸一样,把自己的很多事情调查的如此清楚,在这个***前面,自己有什么秘密可言,这个秦书凯,简直就是自己母女俩的灾星啊,自己也算是阅人无数,怎么对此人就完全没看透呢?

刘校长自怨自艾了一会,不管如何说,这个刘丹丹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和别的男人如此的事情,竟然被人抓住证据,简直是奇耻大辱,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抓起电话,再次拨通了季部长的电话。

季部长显然是正在有事,电话响了一会就被对方挂断了,刘丹丹的母亲为了说出心里的想法,只有继续拨打,好在,这次季部长显然是有些不厌其烦,却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以接通后,季部长不高兴的声音就传出来说,我这里正在开会,有什么事情不能过会再说吗?

刘丹丹的母亲说,我也不想打这个电话,关键是过会就来不及了,秦书凯已经去找你了,之前有些话,我必须要跟你讲清楚。

耳边有人在电话那端轻声提醒说,季部长,马上轮到您发言了。

季部长赶紧说了声,好的。几乎在同时,季部长挂断了刘丹丹母亲这边的电话,并顺手把手机关机。

刘丹丹的母亲见状,一时无计可施,只能软软的躺在自己的座椅上,心里想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难道自己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形象,现在竟然要毁在秦书凯这个混蛋的手里,不行,无论如何一定要劝劝季部长,不管这混蛋提出什么样的要求,都要满足他,一个女人,名声要是坏了,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尤其是在大学校园里这种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大家最注重的就是自己的清誉,自己要是名声毁了,一切也都随之毁掉了。

秦书凯找刘丹丹的母亲摊牌的时候,刘丹丹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也是一筹莫展,这个王子谦现在生病要自己出点钱,明显是想要从她身上勒索一笔钱,这笔钱要是数目小点,几十万她也还能凑得出来,可是王子谦狮子大开口,这就让她感觉有些为难。

按理说,王子谦说的话的确有些道理,如果不是因为跟自己见面的缘故,他也不会到那个地方,也就不会伤成这样,可是他受伤了,总不能把责任全都推到自己身上,自己哪里知道他在外头到底有什么仇家呢?

再说,一个男人,以前把自己说的多么好,等到出事了,就把责任推给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刘丹丹思来想去,决定自己还是不能做这个冤大头,一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自己并没有对不起王子谦,两人之间的交往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王子谦如果不是心有所贪,又怎么会对自己言听计从,把自己服侍的很好呢。

想到这里,刘丹丹不由有些怀念起两人好的时候,都说,男人玩女人是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其实,这女人也一样,这偷啊情的滋味,刺激又新鲜,往往令人欲罢不能,直到现在,刘丹丹的心里还有些暗暗惋惜,怎么着王子谦这次竟然伤到了男人的命根子,只怕以后是没机会再跟他一起做种种刺激的游戏了。

刘丹丹后来心想,王子谦就算是告诉公安,当晚是应了自己的约会,才会出现在偏僻的酒店门口,可是自己也并不是傻瓜,难道不能说成是他主动邀自己有事,或者干脆就不承认这件事,警察又能拿自己怎么样?

再说了,现在这种社会,像这样的人身伤害案件,说起来不算什么大案,警察又怎么会全力侦查,就凭着王子谦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作人员,哪里有人会把他儿子的案子当成什么大案要案来抓呢,说不定到时候,还不是跟一些多年侦破不了的案件一样,挂在那里。

想到这里,刘丹丹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是啊,王子谦跟自己的这一段算是结束了,尽管心里可惜了这样的花样美男变成了废物,可是自己总算是也没损失什么,生活这么美好,整天坐在这里胡思乱想有什么意思呢?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