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889.131、让别人去

分享到:

可是,所有人偏偏都想错了,秦书凯不但没有把周大伟推上来,反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把伍英推到了招商局局长的位置上,没有人能猜到秦书凯心里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其实,秦书凯的理由很简单,现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他把周大伟推上了开发区招商局局长的位置上,到了县委常委会表决的时候,也不一定能获得通过,金大洲为了秦阿群的事情,必定是对自己有很深的腹诽,不管自己推荐谁当这个招商局局长,他必定会从中作梗。

因此,他才会把伍英放到了这个敏啊感的位置上,伍英是钱卫国的人,只要金大洲在常委会上对伍英的事情提出异议,不需要自己出手,钱卫国也会为了保护伍英的利益,绝对不会对金大洲让步,这样一来,自己不仅在无形中把矛盾的焦点转化了,还让金大洲在常委中又多了一个敌手,这样的局面自然是对自己有利的。

再说,这次宏宇集团到开发区来考察项目,他能感觉到,因为开发区的招商局成立和引进项目的过程中,把县招商局完全排除在外,这就引起了县招商局一帮人的极大不满,这些人必定会到负责全县招商工作的副县长金大洲面前抱怨,以后,开发区这边的招商局和县招商局,以及和县里分管招商工作的副县长金大洲之间,必定还会有很多矛盾的出现,只要伍英兼着开发区的招商局局长,谁想要为难伍英,钱卫国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因此,伍英的位置安排,至少在官场各种关系的斡旋这一块,自己将会省力不少,从公事角度来说,县招商局的人跟伍英过不去,钱卫国必定会出面帮助伍英,而县招商局的人斗不过钱卫国必定会找分管副县长金大洲,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于金大洲来说,普水招商系统的干部基本都是他自己一手提携起来的,钱卫国既然打了狗,自己这个主人自然不能轻易放过钱卫国,否则,以后哪有下属愿意跟在自己身后混呢。

到时候,金大洲和钱卫国都是普水本地人,两人之间狗咬狗,期间的战斗必然精彩,一个钱卫国就够金大洲忙乎的了,金大洲哪有功夫来惦记跟自己之间的那点摩擦呢。

转移矛盾,对一个干部来说,那也是很不错的工作方法,免得自己站在风口浪尖。

开发区的新规划出来后,很多事情需要解决,面临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关于拆迁的难题。中国的拆迁号称世界性难题,也有人称之为世界第一难事,这样的形容自然是说明了拆迁工作的难度有多大。

因为拆迁造成的事情也很多,说明政府和民众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大冲突,拆迁已经是中国特色,发生这类的原因,有认为政府无“法”可依,不得理。政府认为拆迁是合“法”的,但是他们没想过他们仰仗的50年前的那场土地革命其实和文啊化啊大啊革命一样都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都是不合“法”的。

鉴于以往很多地方拆迁出现过不少意外事故,秦书凯对此次的大规模拆迁行为极其重视,他特意找负责拆迁工作的洪达伟副主任了解相关的情况。

洪达伟主任介绍说,秦书记,开发区的拆迁每年都开始,所以进开发区规划的地方基本都拆迁好了,但是最近难度较大的就是北边的几个村,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能够拆迁成功。

秦书凯就说,我也不问具体原因,但是,开发区能不能成为省级开发区,关键就在于项目,但是项目落户关键就在拆迁这第一炮能不能放响,要把困难估计得充足一些,准备工作搞详细一些,工作队的人员一定要是开发区各个部门的精兵强将……”

洪达伟的态度是积极的,他对秦书凯表态说,秦书记,自己已经对此次拆迁的难度做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一定会严格按照领导的要求,尽力做好此次拆迁工作。

秦书凯对洪达伟表态说,洪主任,现在开发区的新规划方案已经被上级批准了,是不是能早日成为省级开发区,就要看大家齐心协力的工作力度了,眼下拆迁工作已经是燃眉之急,拆迁工作没做好,余下的其他工作都没法正常展开,因此,一千个理由和问题都抵不过一个字:拆!拆迁方案必须细到每一个人、每一栋房,组织坚强有力的工作队伍,有矛盾就地化解,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拆迁难题解决,在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绝不上交问题。

秦书凯对洪达伟交代说,洪主任,在拆迁的问题上,你既然是负责人,就可以全权决定一些在拆迁工作中出现的小问题,只要不是涉及到法律和原则的高度,你可以自行决定。

秦书凯的话显然是极大的鼓舞了洪达伟的斗志,他像是一个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信心百倍的对秦书凯说,秦书记,保证完成领导交代的拆迁任务,请领导等着看自己的实际行动吧。

秦书凯跟洪达伟谈话后的第二天,洪达伟昨天的一番豪言壮语似乎还言犹在耳,一大早的就早已耷拉着脑袋,站在秦书凯办公室的门口。秦书凯见到洪达伟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前,心知必定是在拆迁工作中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他见洪达伟本身也有些不好意思,便不在说什么,推门进去后,直接问洪达伟,洪主任,一大早的找自己有什么工作要汇报?

洪达伟把手里一直拿着的一张纸递给秦书凯说,秦书记,本来很多事情是不应该麻烦领导的,但是很多问题在自己这个层面上真的无法解决,所以很需要领导的帮助。

秦书凯就问,洪主任,究竟是什么事情?

洪达伟把几页纸递给秦书凯,介绍说,秦书记,这是这次拆迁中涉及到要拆迁的户主名单,昨天我们负责拆迁的同志上门做工作的时候,难度很大啊,毕竟拆迁是件大事,大部分的老百姓态度都是采取不支持的观望态度,再加上有几家的态度比较强硬,在当地老百姓中起了一个很不好的导向作用,所以,这拆迁同意书根本就没有人愿意签,大家都说,有几户在当地面积较大的住户要是签下了同意拆迁的协议,他们立即也签同意书。

秦书凯皱着眉头说,洪主任,如果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你们就直接把几个面积较大的住户思想工作想办法做好就是了,下面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

洪达伟听秦书凯这么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终于还是说了一句话,秦书记,请您先看一下涉及到拆迁的户主名单吧,他们这些人自己曾经找过谈话,可是没有效果啊。

秦书凯疑惑的低头看着手里洪达伟刚刚递过来的这次需要拆迁的户主名单,竟然在名单上发现了开发区常务副主任顾哲明和常伟红副主任两位领导的名字,他这才明白洪达伟说的话里有话,按照眼前的形势推断,洪达伟所说的面积较大的那几户,必定是涉及到这两人,这也就难怪洪达伟无法拆迁下去,大家都是同一级别的干部,自然有些事情是要顾忌对方的颜面的,总不能像针对老百姓的拆迁办法一样,来硬的。

秦书凯琢磨着,现在开发区很多工作都在自己的苦心经营下,逐渐走上正轨,招商工作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但是最关键的土地问题是保证项目落户的重要基础,没有土地作为前提条件,即便是招来多少大项目,也是枉然。

秦书凯稍作思索后,对洪达伟说,这样吧,洪主任,你按照工作步骤,先尽力做一下当地百姓的思想工作,如果明天老百姓的态度还是没有任何松动的话,我亲自到这次拆迁的河下村去一趟。

洪达伟向领导汇报本来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他昨天还信誓旦旦的在领导的办公室里保证完成拆迁任务,一出手就吃瘪,他的心里也感到十分的不好意思,现在让秦书记到现场看看也好,至少他能理解自己为什么很难把拆迁工作做下去,心里对自己的负面印象也就少些。

第二天一早,洪达伟一大早再次出现在秦书凯的办公室门口,秦书凯不由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他连办公室都没进,冲着洪达伟说,洪主任,你赶紧让办公室的人通知顾哲明等几个副主任,咱们一道去拆迁的河下村看看情况,现场了解情况啊。

河下村位于开发区东北端,说起来,此处的地理位置的确是得天独厚,往东不远,隔着两条马路,就是普水县城的中心商业区,往西不远处,又是普水县最好的小学和中学,住在这里的居民,不仅属于县城闹中取静的绝佳地段,孩子上学也是相当的方便,也难怪这些居民怎么也不想配合拆迁工作,要是真的拆迁后,到哪里找这么方便舒适的居住环境去。

秦书凯感到河下村的时候,发现这个村里大部分村民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签下拆迁同意书,在一长串的不同意拆迁的户主名单中,顾哲明和常伟红的名单赫然在目。

秦书凯不由气的有些血往头上冒,连开发区的领导都带头不肯配合拆迁工作,也难怪周围的老百姓学着他们的样子跟拆迁工作对抗,这样一来,还让洪达伟的拆迁工作怎么向前推进。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