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785.27、复杂;额

分享到:

顾哲明说,根据县委的通知,要求每个单位推荐一些优秀的干部作为考察对象,所以接下来就是进行干部民啊主推荐事宜,首先请分管人事工作的伍英副主任给大家谈一下民啊主推荐工作的注意点。

伍英接过顾哲明递过来的话筒说,各位同志,这次的民啊主推荐主要是为了开发区提拔一批新的优秀领导干部,希望在座的各位本着对人对事负责的态度,认真考虑自己推荐的人选,履行自己的权力,推荐出最优秀的人才来,为开发区的发展做好人才储备的工作。

伍英后来给大家说了推荐工作的几点要求后,接下来,人事科的工作人员给参加会议的同志,每人发放了一张民啊主推荐表,大家都认真的看着表上的要求,详细的写出自己认为合适的名单。

简单的会议召开了不到一个小时,结束了所有的流程,秦书凯回到办公室刚想休息一会,见伍英副主任抱着一沓材料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伍英的脸上堆着笑说,秦书记,刚才民啊主推荐的结果已经出来,您看一下,这里是本次民啊主推荐要提拔的干部名单。

秦书凯顺手接过伍英手里的一张统计表看来一眼,推荐表上写着本次参加推荐过程中,有八个人超过民啊主推荐的半数的票数,他看了一眼这一长串的名单问,武主任,这些人都要推荐吗?

伍英说,不是,按照组织部的要求,这次的提拔干部开发区这边最多只能推荐三个名额,所以我才问一下秦书记,咱们开发区是不是就在这八个人当中选出徐友阳,秦阿群和陈龙三个人推荐报到组织部。

秦书凯看了一眼,几人的得票数并不是排在前位,实在不理解伍英的做法,再说,自己还没有说话,伍英就想把人选确定,是不是有点越权了,于是很随意的样子问伍英,吴主任,为什么要推荐这三个人呢?你这是按照什么标准排出来的结果?

伍英回答说,秦书记,徐友阳、秦阿群、陈龙三个人是郝竹仁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为后备干部,以前就准备提拔的,这次正好轮到这三人,所以就走一下民啊主推荐的程序,把三人的事情定下来。

秦书凯本来对伍英上次不停自己指示,提前离开医院就很有看法,现在见伍英又不经过自己的同意,自作主张,心想,这个伍英说话做事实在是太不知道轻重了,人事上的事情,她竟然私自就做了主张,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这个一把手的任何想法。

秦书凯可不是被人糊弄的干部,于是冷着一张脸对伍英说,伍主任,我看你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一个最基本的问题,那就是开发区当主任的现在已经不是郝竹仁,而是我秦书凯,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现在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还要听听郝竹仁的指示,提拔干部我也要征询一下郝竹仁的意见?郝竹仁做的不管什么,我都要按照他的路子去执行。

伍英见秦书凯有些生气的样子,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点过了,心里也有些发慌,她赶紧摇着双手解释说,秦书记,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伍英的话没说完,就被秦书凯打断说,吴主任,你不用解释了,那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认为这三个人能提拔,所以就决定下来,准备把这三个人的名单报到组织部去?

伍英见秦书凯的话音依旧是冷冰冰的,只好小心的选择字眼说,秦书记,我没有想要决定什么的意思,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该您做出决定的,我怎么会擅自作主张呢,我干了这么多年的人事工作,这点规矩还是懂的,我的意思是,推荐这几个人是群众的意见,大多数人都对这样的结果表示同意,所以我就把这个人的名单报到您面前,想要听听您的意见。

秦书凯不屑的口气说,伍英主任,我问你你这结果是群众意见吧,他们三个人的推荐票数是在前三名吗?再说,什么是群众意见,民啊主过后还要集中,你作为分管人事的领导,该知道如何推荐提拔干部,如果提拔干部?再说,这样的结果你认为能够服人心吗,这三个人都是服务领导的科室,那么,那些做具体工作的科室的科长们怎么能没有意见,给人的印象那就是不做事拍马屁的人都可以提拔,而干事的人却没有机会,你认为这样的推荐符合开发区发展的需要?。

秦书凯继续说,伍主任,作为一个分管人事的领导干部,要想调动干部的积极性,不是提拔几个拍马屁的人就行了,而是要提拔干事的人,只有这样才能调动干事的同志的积极性,我今天跟你表一下态度,在我这里,拍马屁的人一个也不会提拔,干事的人都会得到提拔,所以这次至于最终推荐谁,你先把这些推荐名单留在我这里,我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再说。

伍英心里很不满,***秦书凯,你是什么东西,竟然把老娘的建议当成是放屁,本想说,组织部那边等着要推荐名单呢,见秦书凯的脸色冷冷的,也不敢多说一句,只要闷闷不乐的走出了秦书凯的办公室后。

原本伍英自己对这次推荐提拔的名单中个别人也不是很感冒,尤其是那个秦阿群,一个人事科长,整天跟自己唱对台戏,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不止一个人跟自己说过,这个秦阿群经常在背后嚼自己的舌头根子,现在看来即使自己不说,这个秦阿群想提拔也是不现实的。

伍英本来想按照郝竹仁以前定的推荐计划,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秦阿群的名字放上后,准备到秦书凯面前汇报工作的时候,给秦阿群上点眼药水,争取让领导对推荐名单有所筛选,没想到秦书凯看完名单后,竟然是这样的反应,一下子全部枪毙,她一时有些拿不准主意,自己心里原本准备说的对秦阿群不利的话是不是还需要说出来。

伍英看不透秦书凯心里对这次的推荐人选到底有什么意见,作为分管人事的副主任,有时候其实对人事上的一些重要事情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尤其是遇上了像秦书凯这样一个比较强势的领导的时候,负责人事工作的领导其实也就起到一个做些具体准备工作的作用,对于关键性的最后一步,领导要是不放权,分管领导根本就没有任何发言权。

伍英对秦书凯的态度很有几分意见,回到办公室后,气的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扔,心里暗骂,秦书凯实在太不是东西,说话根本就不给自己留一点面子,自己名义上是分管人事的副主任,真正遇到推荐提拔这类的事情,他连跟自己商量的意思都没有,看今天的情形,秦书凯显然对自己报上去的三个推荐名单是不满意的,可是他心里的合适人选到底是哪些人呢,现在他一言不发的把自己赶出了办公室,自己又怎么知道他心里到底想要推荐谁,底下的工作到底应该怎么继续,伍英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伍英平静了一会,总觉的心里有点不踏实,很难知道秦书凯的真是意图,于是拨打了钱卫国的电话,这个钱卫国对于领导干部的心里揣摩的很有一套,所以仕途很顺利。

电话接通后,伍英对钱卫国发泄说,秦书凯这个混蛋,眼里根本就没有自己这个分管人事的副主任,不仅对自己辛苦弄出来的推荐结果不以为然,还对自己数落了一通,好像自己就是他身边的秘书一样,哪里还顾忌自己这个副主任的一点面子。

钱卫国听着伍英絮絮叨叨的说完了事情的经过后,劝慰伍英说,伍英,我上次就和你说过,做下属的一定要按照领导的要求做事,不要说秦书凯,要是你在我手下干事的话,就算你工作能力再强,我也不看好你这样不听话的干部,你为什么没有弄清楚秦书凯的意图之前,就随意的说推荐谁不推荐谁,你以为你是一把手。

钱卫国对伍英说的话,直截了当,一时之间让伍英有些接受不了,她委屈的说,钱卫国,我可是按照老规矩办事,要知道那三个人可是以前早就定好的后备干部,那是郝竹仁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就已经内定的是事情,没有人不知道,我照着老规矩办事有什么错,再说,钱卫国毫不客气的批评说,伍英同志,你在开发区当副主任也不是一两年了,怎么这点事情还看不明白呢,遇到事情的时候,请你多动点脑子好不好,秦书凯现在还让你分管人事这块的工作,如果他不高兴的话,随时可以调整你这个副主任的分工,因为你不适应岗位的需要,那么就要寻找别的合适的人。

钱卫国继续说,你以为自己分管了人事工作,就真的有资格对开发区的干部调整有发言权了,就有资格说推荐谁提拔就推荐谁了,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可就是太幼稚了,那也是不称职的干部,既然是当副职,就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情,开发区的副主任那么多,你要是干不好领导交代的工作,立即就有想干事的人冲上来定替。

钱卫国说,你说,这次推荐的三个人是郝竹仁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就已经定下的,这种问题就更负责了,难道你现在想要向秦书凯表示你是一直很效忠郝竹仁的吗,还是想要明明白白的告诉秦书凯,郝竹仁的话,即便是现在对你来说,还是非要执行不可的?如果这样,那么你赶紧从开发区出来,省得被秦书凯赶出来,因为郝竹仁的年代早就过去了,郝竹仁自己现在见了秦书凯都要低头走路,哪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虽然郝竹仁他现在还是个常委副县长,可是连自己的司机胡长贵都保护不了,还能保护你。

错那也是以前领导定下来,我怎能够改变。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