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638.281、安排

分享到:

王子成一听这话,脸露喜色的说,黄书记,那敢情好,能开车就已经很好了,何况还是给单位开车,自己开车多年,也不想放弃。

秦书凯听了王子成的回答,心里有了底,于是嘱咐他,让他这几天把所有的需要用的个人材料拿来,自己会安排人帮他办理一些必要的手续,等到手续办好后,就做自己的专职司机吧。

王子成听完秦书凯的话,激动的站起来,恭恭敬敬的冲着秦书凯鞠了个躬,大声说,谢谢黄书记,大恩不言谢,以后会在工作中报答黄书记的恩情。

秦书凯见他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没提防他的动作会这么快,被他吓了一跳,又看他恭恭敬敬的站在自己面前给自己深深的鞠了一躬,忍不住笑起来说,你这是干什么,我也是看你是个人才,要谢就先谢你自己各方面素质都不错,你没听人说过吗,这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王子成见秦书凯笑了,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他伸出一只手习惯性的挠了挠脑袋上短短的直发说,您放心,黄书记,我一定会好好干的,绝对不会给你丢脸。

王子成的话里已经把秦书凯当成了恩人,这让秦书凯的心里感觉很受用,他笑着冲王子成挥挥手说,你先回去准备吧,尽快上班。

王子成走后不久,胡莉莉的电话又打来了,显然王子成已经把好消息告诉了胡莉莉,胡莉莉说话的口气也是兴奋的,她对秦书凯说,今晚,你过来吧,我要好好的感谢你帮了我这个忙呢,要知道我的舅舅找了我的母亲多次,我也不敢答应,真的很谢谢你。

胡莉莉的语气里满是风情万种媚,秦书凯在电话的这头摇摇头说,算了,今天是周一,工作上的事情比较多,要是去你那里,估计要很晚,到时候影响了你休息。

胡莉莉哪里能听出秦书凯话里的推脱,继续殷勤的邀请说,怎么会呢,不管你多晚来,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大不了,我明天在家里多睡一会,凡事总要有个轻重,在我这里,你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下午,王耀中到了秦书凯的办公数,问赵大奎的事情如何处理?毕竟这个赵大奎是在秦书凯提供**的证据和授意下才被纪委弄进去的,当时认为秦书凯是为了争县长,现在赵正扬县长做了,秦书凯已经到了开发区,那么王耀中就要看看秦书凯现在的心里想法。

秦书凯说,现在你是副书记兼着纪委书记,处理这件事情更没有人能够阻碍,你按照规定规章改什么处分就什么处分,用不着考虑很多人的感受,这也是你纪委该做的事情。

王耀中听到这儿,就知道秦书凯已经没有心思考虑这件事,自己如何处理就是自己的事情了,于是就说,秦书凯,你这么说我就知道如何做了,现在朱志牛被提拔为副县长,我的那边很缺人手,下次推荐干部的时候,一到要多多的提拔两个人。

秦书凯就说,组织部长快到位了,你可以和她谈谈,推荐的时候安排一个能干事讲政治的人到开发区,听说开发区现在的纪委干部的思想不能适应岗位的需要。

王耀中就说,行,你看好谁,到时候说一声,下次调整干部一起考虑吧。

后来,王耀中就和秦书凯到了刘啊云啊山啊庄,因为朱志牛提拔为副县长,今晚请人吃饭。不管那个干部,提拔了对自己有帮助的人,请吃顿饭,送上一点表示那是应该的。

晚饭结束后,王耀中对秦书凯说,自己喝多了,就在这酒店休息,明天再走。

秦书凯就知道这个***家伙,肯定要和马琳睡在一起,想到马琳那个漂亮的女人被王耀中这个家伙压在身啊下,心里就有了那种想法望,于是就到了胡莉莉那儿。

普水县的领导班子调整到位后,由张富贵书记主持,召开了第一次普水县委常委会议,进行了领导班子成员分工,张富贵负责县委全面工作,秦书凯和王耀中协助张富贵负责县委工作。秦书凯同时负责开发区的全面工作,王耀中负责纪委的全面工作。

要求,各位领导这两天就把工作交接好,到新的岗位认真工作,并且在常委会上要求新任组织部长洪云在近期内和秦书凯沟通,拿出干部调整方案,准备对全县干部进行调整。

常委会刚开过,关于县直部门和乡镇一级领导准备调整动人的消息,立即在普水官场各个角落传扬开来,尤其是那些乡镇里的副书记,副乡长都巴望着在这次的调整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但是,大家都想要升官,位置却是有限的,在这种情况下,就要看想要升官的各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有关系的找关系,没关系的只好用钱砸出一条路上,当今社会,花钱买官之类的新闻屡见报端,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一谈到升官的捷径,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词“送礼”,到底送什么礼物最能达到效果,答案大家自然都是心知肚明的,无外乎一个字“钱”。

说起来,卖官这种生意,也难怪一些手里有实权的官员特别爱干,事实证明,买官卖官的交易原本就是“高收益率”的生意,自然能引得越来越多的人参与此类交易。

原黑龙江绥棱县县委书记李刚,因向领导马德行贿买官而被“双啊规”。 李刚行贿50万元获得县委书记的位置后,依靠受贿得到210万元,在确保“财务收支”平衡且大有盈余的前提下,还能获得400%的卖官“销售收入”和300%的“净利润”(据说他另有不计来源不明的财产308万元)。

马克思曾说过,“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得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卖官的收入利润如此之高,也难怪引的一批批官员不惧危险,前赴后继了。

《财经》杂志有关分析认为,在中国,“卖官行为”已经形成体系化、程序化的链状结构,“卖官市场”的上游延伸,形成卖官保护伞;“卖官市场”的下游拓展,形成可持续的卖官现金流。

尽管中国的高层心里都清楚,“卖官链”一旦形成,官员选拔必然出现“劣官驱逐良官”现象,这不仅仅表现在无能或无德者居高位上,买官卖官链一旦形成,那些本来正直的官员要么只能选择同流合污,要么选择退出。

这样一来,势必要在政府官员的选拔上进一个恶性循环,对于国家的长期利益发展是极其不利的,但是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纪委、中组部曾经联合下发《坚决刹住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关于12起违规违纪用人典型案例的通报》

间隔时间不长,中央纪委、中组部、监察部又联合印发《关于严厉整治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行贿受贿行为的通知》,对整治干部选拔任用工作中行贿受贿行为,也就是俗称的“买官卖官”,进行了部署。尽管中央对待官员**问题,查处力度不断加大,近年来,一系列贪污**,买官卖官事件还是不断的浮出水面,大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之势。

根据坊间流传,目前的各级官位价钱随着物价的上涨在不断攀升,在2004年6月的《半月谈》杂志上,曾经公布一组关于福建省一起卖官涉案数据分析,当时一个副处级的价位是17万,县财政局,县建委等好单位的局长价位是10万左右,而林业局和环保局之类的单位局长的价位却只有五万块。这组数据公开至今已经近十年时间,相信这样的价格,在某些地区用同样的价位来买官只怕已经有些过时了。

张富贵作为普水县的新任一把手书记,因为此前一直任普水的县长一职,所以对县里各乡镇的领导班子配备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除了极个别的几个乡里有几个领导是上面有人罩着的关系户,其他一些人大多没有什么背景,他在心里简单的划拉了一下,经过上一轮的人事调整后,空出来的乡镇领导位置有多少,其中又有多少是能拿出来收点钱的,他心里仔仔细细的全都算计好后,就开始坐等下属进贡了。

本来嘛,他张富贵要是想要继续往上爬,也是要进贡给上级领导的,否则的话哪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呢,要是下面的人都不进贡好处给他,他又拿什么去巴结上级领导呢。

张富贵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样子,等着新任的县委组织部长洪云拿出关于乡镇一级干部的调整方案来,洪云开完常委会后,立即着急的找秦书凯交接工作。洪云是从市委组织部下来的,跟秦书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也见过几次面,所以交接工作的时候,两人随意的交谈了几句,彼此之间谈话的气氛还算不错。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