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581.224、太把自己当回事

分享到:

张军说,张县长,我知道你说的话也有道理,不过,这件事想想我这心里就不好受,自从秦书凯和王耀中到了普水这一年期间,他们就没对我干过什么好事,上次你推荐我当财政局长,要不是秦书凯从中作梗,我现在早就是财政局长了,你说这样的同学,哪里还有一点同学的情分在里头,再说了,你说那个李成万本来是我的下属,就因为跟秦书凯的私交好点,秦书凯就不住的帮他弄位置,这次竟然推荐他为副处级干部,这不是严重的以权谋私是什么,我看这个秦书凯还真是把普水的官场当成他自己家的自留地了,我要是这个时候去找他帮忙,不是更助长了他的嚣张气焰。

张富贵叹了口气,心里虽然知道张军书东阿很有道理,还是安慰说,张军,话是这么说,可是目前的情况下,你不低头,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要想提拔,只有先委屈自己,为以后发展做准备啊。

张军说,张县长,你放心,我知道如何做。这次的事情,我跟他们两人没完,我就不信,这两人就一点毛病都没有,我这次不想再继续忍了,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也知道我张军不是好欺负的。

张富贵说,你可不要做什么傻事,上次我让你跟踪王耀中的事情,我现在想想觉的有些后悔,要不是因为你跟踪的时候被他们发现,他们也不会对你的意见这么大,以至于阻挡你的进步,造成现在的局面,所以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咱们以后做事还是小心使得万年船。

张军说,行,张县长,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件事我会处理的很好的,不会让你担心的,也不会给任何人留下把柄的。

张富贵心想,要是张军真有法子控制住秦书凯和王耀中,对自己以后的工作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事情明摆着的,马成龙一走,自己八成是要接替县委书记的位置,要是到时候,秦书凯和王耀中还是像现在这样,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对自己的工作开展和威信树立来说都是不利的,想到这里,张富贵问张军:

“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真的能够控制秦书凯和王耀中?“

张军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说,你放心,张县长,要是连这两个人我都搞不定,那我在普水这么多年积攒的人脉也就算是白费了,我不会自己出面,只要我交代一声,自然有人帮我把这事给办的妥妥帖帖,让秦书凯和王耀中乖乖听话。

张富贵已经意识到张军有可能采取非常规的手段对付秦书凯和王耀中,一丝不安闪过心头,但是他始终没有说出什么阻止的话来。可见,在张富贵的心里,其实对秦书凯和王耀中的成见也是相当之深的。于是说;

“张军,不过你做什么,一定要考虑安全,有人就有一切,千万不要让王耀中抓住什么,那就得不偿失了。”

张军就说,张县长,我不会出面的,很多事情会有人帮助做的。张军走后,张富贵想了很多。

对于普水县里这次书记办公会的副处级人选推荐,除了张军意见很大,认为严重不公外,还有一个人的意见也很大,这个人就是现任普水县公安局局长的单琴。

单琴知道,普安市里其他几个县的公安局长有的是兼着县委常委,有的是兼着副县长的职位,只有自己在普水的县委县政府什么职位都没兼,导致她到普水工作有一段时间了,说话做事都没有底气,想要推荐几个公安系统的人提拔都没指望,长此以往,下属们都看不到提拔的希望,哪还有人愿意跟在她这个局长后面混呢。

单琴知道,书记办公会已经开过了,要是县委常委会召开之前,自己不想点办法改变书记办公会议的决定,那么这次全市的大规模人事调整又是没有自己的份了。

单琴知道,依靠自己的马力出面,秦书凯不会理自己,马成龙更加不会理会自己,这两人不理会,基本也就没有戏了。于是心急火燎的来到市区找副市长兼公安局长。

之后,单琴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怀里,撒娇的口气对副市长说起自己在普水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单琴说,局长,你是知道的,普安市下属的几个县里,哪个县里的公安局长不是兼着常委或者是副县长的职务,怎么偏偏就我这个普水县的公安局长什么职务都不兼着,这不是明摆着,没把我这个公安局长放在眼里吗,这世道,人善被人欺,我平时光顾着把工作干好,什么拍马屁的事情也不会做,普水那帮混蛋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这次县里推荐提拔了那么多的副处级,都没推荐我,你说这不是欺负我是什么?

副市长也知道最近县里推荐干部的事情,听了单琴的话后,也觉的单琴说的话很有道理。他想起上次为了帮单琴出头,被市长顾大海冷待的事情,心里一时还有些心有余悸,毕竟现在顾大海已经是市委书记了,更是不能得罪,于是有些为难的说,普水的县委书记马成龙,情况比较特殊,我听说,他原本是市委顾书记的秘书长,跟顾书记是老关系了,我要是找他帮忙解决你的事情,他要是不给我面子,我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到时候,只怕他对你心里有了瑕疵,以后,你在普水的日子更不好过。

单琴睁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望着副市长问,难道你就这么看着我被人欺负,不管我了吗?

副市长想了想说,不管怎么说,马成龙这个人是肯定不能惹的,要是想要帮你弄个政府或者县委的副处级实职,必须另想办法。

单琴叹了口气说,局长,那就只有从秦书凯身上想想办法了,不管怎么说,他是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他在普水的干部推荐上还是有很大的发言权的。

副市长对单琴口里提到的秦书凯没有什么印象,于是问单琴,这个秦书凯什么来头,我这个副市长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像马成龙一样不当回事呢?毕竟不是自己管理的干部。

单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他能有什么来头,还不是运气好,弄了个县委副书记当当,他要是不听你的话,难道他不怕你这个副市长对他的印象不好,影响他以后的进步吗?

听单琴这么说,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觉的也很有道理,从级别上讲,秦书凯比自己相差很多,很多时候巴结还来不急,于是征询意见一样的口气说,那我给这个秦书凯打个电话。

单琴说,局长,你放心吧,只要你打电话,他肯定不敢不给你面子,毕竟这种没有关系背景的人,自己也要发展,所以奉上不奉下,典型的小人得志的那种类型。

副市长听了单琴的话,果真拿起自己的手机准备打电话给秦书凯。单琴帮他拨了秦书凯的电话号码后,手机里传来秦书凯那种很官话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本来,对于这个陌生的号码,秦书凯是不想接听的,但是又怕别是哪个不常来往的朋友打来的,不接让人家骂,于是就按了接听键。自从秦书凯到普水当副书记以来,找上门的老朋友是越来越多了,有些小学同学,秦书凯连人家的名字都记不住了,人家只要自报家门说是他的小学同学,再把当年大家读书时的班主任名头一报,秦书凯基本都客气的接待这些不算熟悉的同学,时间长了,秦书凯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类似的所谓朋友。

这世道就是这样,只要你飞黄腾达了,身边是不会缺少朋友的。如果你没有得势,亲戚都不上门,更不要谈什么同学之类的家伙。

副市长在电话里首先是自报家门,告诉秦书凯自己的身份。秦书凯心里不由有些纳闷,心想,自己跟这位副市长平日并无交集,也不分管自己,怎么给自己打电话呢。尽管心里有疑惑,秦书凯的态度还是热情的。

秦书凯问就很官话地说,啊,市长你好,能给自己打电话感到很荣幸,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能做的一定尽力。

副市长听到秦书凯的声音,感觉单琴说的是对的,这样的小干部听到名号,巴结还来不及,于是说话也就不知道拐个弯,或许他是觉的,秦书凯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委副书记而已,自己一个副市长跟这个级别的干部说话,是根本不需要动脑筋的,于是直点主题说:

“秦部长,最近全市各个县区都在推荐处级干部,作为普水县的公安局长单琴,你们普水县委推荐干部的时候可要考虑一下啊,因为现在全市就只有普水的公安局长没在在县委或者政府兼职务,这样的安排肯定是不妥的。”

见副市长提到单琴,又是要求推荐提拔,秦书凯的口气就不那么友好了,他知道,对于公安局长直接任命那是市委的人事情,但是如果兼着常委或者副县长什么的,一般都要考虑地方党委的意见,毕竟要服从地方的管理,于是对副市长说:

“市长,这件事,恐怕不是自己一个副职能够决定的,如果有什么想法,可能还要请副市长问问一把手书记马成龙的意见才行,他是班子领导,我们都要听他的。”

副市长见秦书凯的语气里满是推脱的意思,心里有几分不高兴了,他对秦书凯说,秦部长,你一个县委副书记兼着组织部长,要是对这件事都是这种态度,难怪普水县的公安局长一直在当地受到不公平待遇。

这句话让秦书凯有些来火,心里想,单琴什么时候把自己放在眼里,现在想提拔了,就***找自己,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于是他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敷衍副市长说,副市长,我虽然是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但是所有的干部提拔都是要经过县委常委会讨论决定的,如果有些干部得不到推荐提拔,首先应该考虑的是自己的工作能力是不是过硬,是不是符合当地发展的需要,而不是考虑,县委对她的待遇是不是公平。

秦书凯不知道单琴跟这位副市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秦书凯有他做人的底线,这位副市长跟他也只能算是有些面熟,大家根本就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竟然耀武扬威的摆出领导的架势批评自己不说,还要强压着自己提拔单琴,这样的领导实在是没办法让下属对他产生好感。

副市长听了这话,也生气了,他冲着电话喊起来,秦书凯,你一个副书记兼组织部长不推荐到常委会讨论,常委们拿什么讨论呢,这件事明显就是你工作上的失职行为,现在有人反映到了市里,你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你这是什么工作态度。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