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437.80、责任

分享到:

马成龙到了这个时候,心想骂道,我他妈妈的真是糊涂,竟然忘了秦书凯和王耀中都是从市纪委下来的干部,既然市纪委这次下来调查此事,之前他们必定是已经帮助金大洲做足了功夫,否则,这位郑处长的问话不会如此一边倒。

会意过来的马成龙知道如果弄不好,自己就会被牵扯进去,虽然不会有什么处分,但是对自己还是有影响的。于是对郑处长说,这件事,虽然是金大洲同志具体操作的,但是都是按照老规矩,不管是谁坐在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都是要这么做的,一个地方为了经济的发展,有时候县里的领导也不得不做出一些不想做的决定。

马成龙虽然没有交代金大洲的行为到底是哪位领导指示的,但是话里已经明确表示,金大洲的行为是得到了县里相关领导指示的,不是他的个人行为。

郑处长赶紧让底下人把这几句关键的话记录下来后,刚想开口继续就相关问题进行提问,马成龙已经开口说话了,马成龙可不想继续玩这种游戏了,马成龙说:

“郑处长,最了解这件事具体过程的人,应该是政府那边的人,毕竟金大洲的工作岗位是在政府办主任,相信张县长对此事应该是比较了解的,了解的也比我清楚。”

看清楚形势的马成龙开始打太极,一心想要把这几位市纪委的工作人员轰走,反正,举报的人不是自己的人,落井下石的事情是做不成了,又何必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呢,说多了无益。

郑处长看到情况于是说,那好吧,马书记,谢谢你今天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时候,会再次麻烦您的。

马成龙笑眯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说,好的,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只管提出来,我随时恭候。

马成龙说完,伸出一只手来象征性的跟郑处长几个人握了握,一副下逐客令的姿态。

郑处长带着两位工作人员转身来到三楼的政府办公室,在来之前,郑处长已经亲自电话联系过张富贵,知道张县长今天上午都会在办公室静等市纪委调查组的调查。

张富贵对市纪委的同志态度相当热情,客气的招呼几人坐下后,特意让办公室的人倒了两杯上好的绿茶招待三人。几句客套的话后,开门见上直接进正题。

郑处长说,张县长也不用别客气,我们这是在工作,来之前电话就和你沟通过,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谈正题吧。

郑处长把刚才问马成龙的话又问了一遍张富贵,张富贵开始的回答跟马成龙如出一辙,避重就轻的把责任往金大洲身上推,说有这件事,但是是金大洲一个人操着的,只字不提关于领导责任的问题。

郑处长见张富贵的回答全都是模棱两可,没有什么确切信息,于是提出了几个细致的问题。郑处长问,张县长,这件事金大洲在操着之前,张县长是否要听取汇报?

张富贵想了想说,作为普水县的县长,100多万人口,事情太多,所以这么大的活动,自己肯定是知道的,只不过自己毕竟是领导,不会过问的那么细致,没时间啊。

郑处长继续问,张县长的意思是说尽管不清楚金大洲具体操作的细节,但是这件事您是知情的,也是得到你的首肯的。

张富贵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劲,但是说的好像也是正确的,于是点点头,没有作声。

郑处长说,既然金大洲操作此事是经过领导的,我们可以认为金大洲同志给市领导送红包的行为并不属于个人行为,而是执行县委县政府的决策行为,张县长觉的这样的说法正确吗。

张富贵又点点头。

郑处长说,这么说来,事情就已经很明朗了,金大洲同志执行这件事之前,张县长是知情的,只不过张县长并没有过问细节问题,张县长是金大洲的直接领导,他是你的下属,下属在领导同意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我们可以认定为这件事其实是领导的意图。

张富贵没想到事情闹到最后,自己竟然成为举报的目标之一,成为最终的怀疑对象。张富贵赶紧解释说,郑处长,这件事其实并不算是什么违纪行为,很多地方都是这么操作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只要是搞类似的活动,都会有这种事情发。

郑处长打断张富贵的解释说,张县长,调查工作还没有结束,等到我们完成了所有的调查程序,会把结果公布出来的,现在我看我们之间的谈话就到这里吧,就不影响张县长的工作了。

郑处长带着两个下属客气的从张富贵的办公室里退了出去,张富贵从楼上的窗口看到市纪委的几人已经走出县委办公大楼,赶紧回转身把自己办公室的门从里面反锁,然后拨通了张军的电话。

张富贵知道这几个人的下面一个谈话目标是谁?那就是经贸委主任张军,如果不处理完善,说不一定这件事闹到最后把自己给牵扯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张富贵如此的想,很简单,举报这件事其实就是张富贵吩咐张军操着而为。

这段时间,张富贵眼看着金大洲跟秦书凯等人越走越近,心里非常的不舒服,虽然从个人感情上来说,金大洲能被提拔他也不愿阻拦,但是金大洲这段时间为了提拔的事情,很多事情已经不跟自己商量,眼里越来越没有自己这个领导了,反而事事都跟秦书凯有商量,这一点让他的心里很生气。

张富贵是个很激进的人,认为我可以对不起任何人,但是任何人不能负我。于是,就暗地里让经贸委主任张军写了这封举报信,目的就是要给金大洲一点厉害尝尝。

此外,张富贵这么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打击秦书凯等人的势头,最近普水官场都在流传秦书凯现在在人事上说话非常有权威,想提拔那就是谁,只要这次把金大洲的事情搞黄,这种言论,必定会不攻自破。

再有,如果金大洲这次因为举报信的原因,提拔受阻,秦书凯等人绝对不会怀疑到自己头上,他们最终的怀疑对象肯定是马成龙一帮人,这样一来,这两派系之间的矛盾就加大了,自己可以在当看客的同时,跑到市里的领导面前,给马成龙上点眼药水,让领导对马成龙留下工作能力不强,领导班子不团结的印象。

有了想法就要实施,张富贵就找到了张军。起初,张富贵找张军谈话的时候,张军有些顾忌的说,这件事操着起来,咱们并不能得到什么好处,为什么要阻拦金大洲提拔呢。

张富贵说,你是知道的,我跟秦书凯认识还是因为几年前你请我吃饭的时候,秦书凯和李成万跟在你屁股后头顺溜的,那时候你已经是一个副局长了,秦书凯和金大洲算什么,只不过是不得志的驻村指导员,我那时候在市里上班,到下面来驻村也是为了镀金。

张富贵停顿了一会,自己帮自己点了根烟,接着说,现在才几年的功夫,秦书凯已经成了普水的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金大洲竟然成了常委副县长,而你?当年几个人中混的最好,现在却是最差的。我知道你是个讲义气的人,当年有口好吃的,还想着秦书凯和李成万几位兄弟,可是你再看看秦书凯和金大洲,他们现在有这个职位,你却才当个经贸委主任,他们顾虑过你吗。

张军听了这话没出声。

张富贵见自己的思想工作已经起了效果,于是接着说,这县里的副处级谁有本事谁就能干,金大洲有多大本事你我的心里还不清楚吗,这县里的常委也就那么多人,金大洲占了一个,你张军就少了一个机会,你说是不是?

张军这段时间其实对自己的发展确实心里不平衡,以前跟在自己后面混的几个人,秦书凯是副书记、金大洲常委副县长、李成万也是局长……,可是没办法,官场很多时候有本事不一定有位置,就说这次推荐副处级干部,为何不推荐自己,自己比金大洲优秀多了。

那天,张军明显被张富贵的语言攻势打动了,他后来看着张富贵问,张县长,大家多年朋友,想要兄弟怎么做,你就明说吧,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去落实的。

张军知道,虽然和张富贵认识多年,但是没有了解张富贵这个人的真实想法,通过这件事可以和张富贵拉近距离,那么以后张富贵做了一把手,自己做个副处级领导干部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张富贵看到张军已经动心了,于是从抽屉里拿出几张会计专用的账单,上面写着一些人名和钱的数目。张富贵把账单的复印件交到张军的手里说:

“这是上次搞招商签约活动的时候,金大洲负责的送给各位领导的红包金额,你把这件事向市纪委举报,那么,即便不能把他的副处级搞掉,把他的名声搞臭也是没有问题的,以后在普水也很难开展工作了。”

张富贵知道,如果市纪委追究下来,金大洲的副处级肯定是想也别想了。

张军那天默不出声的把账单拿在手里,揣进衣服内啊衣口袋。

当市纪委的郑处长把电话打到张富贵的手机,说来调查金大洲问题的时候,张富贵就知道,自己让张军写的那封举报信有效果了,他心情很好的在办公室坐等市纪委调查组的光临,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这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又变的无比郁闷。

张富贵拨通了张军的电话,把市纪委已经下来调查这件事情况,告诉了张军。

张军听后有点慌张的说,张县长,那怎么办呢,会不会让金大洲知道这件事是我做的呢?

张富贵说,张军,你也是一把手领导了,这点事都沉不住气。你先别慌,听我说,这件事说到底也是事实,你并没有冤枉金大洲是不是,再说了纪委工作有他们的一套规矩,你是匿名举报,没有人会怀疑你的,我现在要跟你说的是,如果纪委的人调查到你那里,你就说这件事必定是县领导的指示下才操作的,金大洲不过是执行者。

张军不解的问,这么做,这不是在帮着金大洲说话吗?那么举报的目的根本就无法达到。

张富贵说,眼下的局势不是很明朗,金大洲有秦书凯和王耀中撑腰,你是知道秦书凯和王耀中都是有点背景的人,在市里有一定的活动能力,我估计就凭着这点小问题想要办倒金大洲也很难,所以就帮助说点好话,至于如果对付金大洲,还是等等再说吧,省得什么结果都没有,反而让自己惹了一身骚。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