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394.37、谁推荐谁负责

分享到:

金大洲听出秦书凯的话里有话,于是问秦书凯,这件事和赵王道的事情有关系吗?

秦书凯不想跟金大洲谈自己遇到的事情,就算是和金大洲说了,也不起多大作用,只不过多一个人为自己担心而已。秦书凯就掩饰说:

“本来马成龙等人是推荐鲁萧白的,后来到了常委会上王耀中的反对,没有成功,后来推荐了你,一些人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于是就想出很多办法来阻碍,很正常啊,你的事情,你现在想出什么办法没有?”

金大洲说,已经到处托人拉关系,希望能尽力把考察材料弄的好一点,不反应出马成龙等人的意见。

秦书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金大洲,你找过张富贵县长没有,张富贵就是从组织部出来的领导,一定有不少熟人,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金大洲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县长那儿去了,可是张县长说了,他已经出了组织部好几年了,新来的一帮人都不认识了,老的有用的都提拔到下面去了,没用的,就算是找了也还是不起作用,所以,他实在是爱莫能助。

秦书凯看了金大洲一眼,心里想不通张富贵怎么是这样的而一个人,于是安慰说,你放心,我有个熟人以前在组织部当过常务副部长,虽然他也离开组织部有一段日子了,但是这个人以前很受常委组织部长的看重,说话应该还是有点用的,下面的人是能拿住的。

秦书凯说的人就是现在任市委发改委主任的贾仁达。尽管秦书凯没有把握贾仁达一定会提供帮忙,但是,既然多年的兄弟金大洲遇到了难处,只要是有一点希望,自己都是要尽全力帮一把的。

所谓兄弟,都是看关键的时候,不是看平时的酒场考验。以前在县里,秦书凯需要帮助的时候,金大洲也是力所能及的提供帮助,现在金大洲需要了,秦书凯力所能及的照样提供。

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金大洲是秦书凯当时推荐的,自己推荐的人当然要尽力推荐提拔。秦书凯想到组织部的考察材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报到上面,不敢耽搁。

秦书凯当天下午就联系上了贾仁达,贾仁达听到电话里秦书凯的声音,想到上次询问的事情已经打听清楚了,这次不知道是什么事,微微显得有些意外,但是很快就调整过来。

贾仁达说,秦部长,打电话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吧,兄弟之间直接说吧。

秦书凯心想,不是自己的事情,在电话里直接把金大洲的事情说了,要是贾仁达随口找个由头拒绝了,就没有机会再继续努力了,这种事情还是当面请人帮忙比较好,显得尊重些。

秦书凯说,上次请你打听的事情很感谢啊,到了县里已经几个月了,市里的很多老朋友很长时间都没机会聚聚,今天正好有空,想回到市区请贾仁达主任吃顿饭,不知道领导人有没有时间?

贾仁达也不是第一天在官场混,知道这吃饭的背后肯定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要么是感谢,要么是还有别的事情。贾仁达思考了一下,秦书凯现在也算是青云得志的时候,这么年轻就当了副处级的领导干部,以后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说不准哪天自己也有用得上秦书凯的地方。

贾仁达明知道秦书凯请吃饭的目的一定不单纯,还是很爽快的应承了下来,以前因为帮助秦书凯孙静的姐夫想阻挠秦书凯提拔,结果秦书凯抓住了贾仁达的把柄,让贾仁达没有能够到县区做主要领导,贾仁达那段时间也想开了,一个人没有必要得罪不能得罪的人,这样对自己的前途才有好处,就如孙静的姐夫穆局长,这个家伙后来竟然和自己争夺发改委主任的位置。

贾仁达就说,秦部长日理万机,能够亲自请吃饭,这顿饭不管什么事都要参与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俩人也算是老朋友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在电话里爽朗的大笑了几声,贾仁达的话让他想到以前曾经发生的一些事,那个时候,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遇到麻烦事的时候,会想起找贾仁达帮忙,所以说,风水轮流转,谁是朋友,谁是敌人,真不能看一朝一夕的相处就妄下论断。

秦书凯就说,都不是外人,随便的小范围聚聚,千万别见外。

晚上,普安市区的国立大酒店,秦书凯和金大洲早早就等在酒店门口,今天他们尽管来的匆忙,还是为贾仁达准备了价值不菲的礼物,事情到底办成怎么样,暂且不提,没有贵重的礼品打前站,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这已经成了一种规律,也可以说是中国官场的潜规则,只要是求人办事的,没人会空手,就算是不求人办事,去拜访领导的时候,也绝对不会空手,毕竟这是一个物质的世界。

贾仁达在约定的时间,准时到达酒店门口,从车里出来的时候,秦书凯赶紧伸出双手,热情的迎上去。秦书凯感激的口气说:

“主任工作繁忙,今天能抽空过来,真是非常感谢。”

贾仁达话里有话的说,领导干部不管接到谁的电话都说忙,这样才能应付,拥有自己的一点时间,所以说忙不忙,也要看是谁请客,秦部长请客,我再忙也不忙,也要参加。

秦书凯笑了笑说,主任把做官的习惯总结地如此精辟,真是一语中的。后来,把把站在自己身边的金大洲介绍给贾仁达说,贾主任,这位是普水县政府办公室的金大洲主任,也是以前在普水住乡做指导员的时候就认识的好兄弟,你干部级别高,就叫他小周吧。

金大洲听到秦书凯如此介绍,赶紧上前紧紧的握了贾仁达的手说,贾主任,久闻大名,一直无缘见面,今天真是幸会,幸会。

金大洲知道,今晚来的目的就是为自己的事情提供帮助,对待贾仁达肯定要服侍到位。

贾仁达听秦书凯介绍,就很礼节性的冲金大洲点点头,表示听到金大洲的介绍了,但是并不讲话,而是直接向宾馆内走去。

秦书凯赶紧在前面引路,秦书凯在后面,金一行三人进早就订好的小包间,坐下后,礼貌性地讲了一些话。后来,金大洲在秦书凯的眼神示意下,先把礼物拿出来,放到贾仁达面前的茶几上。

贾仁达看着眼前包装精致的小盒子,转头看着秦书凯问,秦部长,你这是干什么,跟我还这么讲究?

秦书凯就说,贾主任,大家都是好兄弟,你是老大哥,很了解我的,我是个直性子,说话都是有一说一,这礼物也是金大洲主任的一番心意,算是个拜访你老领导的,你就收下吧。

贾仁达打开以后,就被里面的东西给吸引了,那是一把很有玩味的紫砂壶。紫砂壶,其起源可上溯到春秋时代的越国大夫范蠡,已有2400多年的历史。从明武宗正德年间以来紫砂开始制成壶,名家辈出,500年间不断有精品传世。

贾仁达从这把紫砂壶的形、神、气、态这四个来欣赏,知道至少在上万以上,对贾仁达来说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没有实际的多大意义,但是从祖父开始就收集各类紫砂壶的贾仁达来说,那是不同一般的东西。“人间珠宝何足取,宜兴紫砂最要得”。

贾仁达就说,秦部长,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我,虽然很喜欢,但是无功不受禄啊。

秦书凯就说,贾主任,因为时间紧,大家也不是外人,我就有话直说了,周主任最近被县委推荐,准备提拔为副处级干部,前两天刚被市委组织部考察,听内部消息说,考察不知道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考察材料可能有些差错,贾主任在组织部做领导多年,最清楚这里的猫腻的,请你帮助看看。

贾仁达就不说话。

秦书凯继续说,要是周主任真有问题,我也不敢来请你帮忙,你知道我这个人的个性,我这位兄弟跟我一样就是性子直,工作上难免得罪一些人,所以考察的时候肯定有不同声音,所以组织部这边请你多关系,当然这事对我们来说那是天大的事,你贾主任来说,那是小菜一碟,请贾主任抽空问问,帮帮我这位兄弟一把。

秦书凯的话说的言辞恳切,话语中做一个兄弟,右一个兄弟的称呼金大洲,贾仁达心里就明白了,这个金大洲跟秦书凯的关系看样子是很铁,否则,秦书凯不会在跟自己平素没什么往来的情况下,这次厚着脸来找自己帮忙。

官场中的人,也是人,尤其是一些领导干部,虽然平时看起来高高在上,私底下也还是七情六欲一样不少的凡人。

贾仁达见秦书凯为金大洲的事情一副急的火烧火燎的样子,心里也有些许触动,在官场里有一个能这样为自己尽心尽力帮忙的朋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贾仁达来酒店之前,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秦书凯找自己如果是为了有难度的事情,自己当然是要找理由拒绝的,毕竟两人的交情并没有到那一步,犯不上为了一个秦书凯让自己太为难。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