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作者:金一新
配色:

字号:

+大 -小

243.145左右手

分享到:

昨天晚上,王志刚和袁倩倩在办公室里面的套间里,袁倩倩忽然说:

“和尚,我有个事想问你!”和尚是袁倩倩对王志刚的称呼,说王志刚已经谢了顶的脑袋和下面的家伙一样光滑。

王志刚就侧过身,说,除了想再来一次的话不要说,其余什么事尽管说。

“你说工作上,我是你的左手还是右手?”

在一起的时候,袁倩倩经常问这样那样稀奇古怪的问题,所以王志刚对问题根本没有放在心里,就说左右手都是手,不过是位置不同,有什么差别?

袁倩倩就撒娇说:“你先说我是你的左手还是右手,我再告诉你有什么不同!”

王志刚当时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知道回答不如袁倩倩的意,肯定影响下面的精彩节目,考虑也一下,忽然想到流传很热的男左女右这个词,于是说:

“男左女右吗,工作上你当然是右手。”

让王志刚没有料到的是袁倩倩听了回答,根本没有想象中的高兴,反而气呼呼把放在她奶上的手推过去,转过身去,说:

“跟你这么多年,身体都给你了,还是右手,说白了,心里根本没有我!”

王志刚不知道回答什么地方不妥,为了今晚下面的节目,只好哄着说,其实自己心里是把她当作左手,说右手不过逗逗她。说罢把袁倩倩的身体扳转过来,继续把大手放在她丰满的奶上,一边说话,一边揉着。

等哄高兴了,王志刚就问,做左手和右手究竟能有什么差别?袁倩倩说出一番理论,让局长思考很久。

袁倩倩说,对一个领导来讲,左手右手都很重要,不可缺少,但如果把一个人放在右手位置,说明这个人就象右手一样,整天忙碌,大事小事公事私事都要去他(她)去奔波,是一个没有时间休闲的人;而左手就不一样,一般人的左手很少用,只有右手忙不了才动左手,所以领导工作上的左手是帮领导做大事的人,做大事的左手肯定比事无大小都要出面奔波的右手重要。

王志刚就一直在想,在工作中,到底谁是自己的左右手,无疑是胡大松和冯大勇,那么谁是左手,谁是右手呢?赵长贵的声音把他从沉思中拉回现实,王志刚注意到了冯大勇的态度,打断赵长贵的话说:

“冯大勇书记,你不能坐在那里光喝着茶,人事上有什么观点你也谈谈呀!”

冯大勇听了王志刚的话,放下手里的水杯,从座位上直起了腰,笑笑说:“早上起来门前树上的喜雀喳喳叫,我以为是什么喜事,原来是主任主动要我讲话,看来太阳终于从西边出来了一次。”

王志刚难得的笑着说:“老家伙,长期不给你说话,怕你逼得慌,把家伙给憋坏了,有什么话快放出来!”

“老领导难得给我说话的机会,不说话太浪费了。”冯大勇笑着说。

“最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的人为什么很多?原因到底在哪里?后来总结出机关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很值得重视,就是人员不流动。一个人在一个岗位上能十多年,怎么能不**,怎么能有动力。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只有流动,才能有监督,才能有危机,一个人长期在一个岗位上,熟悉里面的环节,知道哪些环节能**,哪些环节能为自己带来好处,时间久了,不**都很困难。对于高新技术处处长的位置,我完全同意两位副主任对各自推荐人选的分析,说得都有道理。但是从我纪检组长的角度来讲,从杜绝**的角度来讲,我希望启用新人,希望秦书凯做高新技术处的处长。”

冯大勇话说完后,几个副主任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冯大勇发表了意见,明眼人都知道下面自己该说什么,不是自己分管范围内的事,何必惹上麻烦,顺着主流方向说下去的本事还是有的。

再说,胡大松和冯大勇这么说,肯定已经得到王志刚的首肯,党组会不过是走个过场走个程序而已。

赵长贵的反对,说白了是和胡大松的矛盾之争,说不好听也不过是要个面子,到时候好对刘守则解释说,党组会上我已经给你争取了,但是大家都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都是圈内人,谁不知道谁怎么做后面隐藏的内容。

下面的几个人一个接着一个大谈秦书凯综合素质高,工作上思路对头,有政治头脑,善于对付许多复杂的局面,项目就需要这样有思想的人,气氛一下子热烈了起来。

任用秦书凯的决定很顺利通过了,包括赵长贵,也没再提出什么明确的反对意见,党组会议的原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个人保留意见,坚决执行党组的决定。众人都同意秦书凯,个人反对无效,也就没有必要再争论什么。

王志刚看到已经没有必要再让别人议论下去,就说既然大家没有意见就这么定了,按照程序走下面的环节。

党组会议结束,王志刚很满意地回到办公室,党组会上的议题很顺利的通过,说明很多地方自己还是能控制的。

想到刘守则这次没有能够提拔,自己必须给贾仁达打个电话解释一下才行,告诉他,刘守则这次调整,党组会议没通过,那是党组会议研究的结果,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王志刚知道,这次的决定一定会损伤自己跟贾仁达的交情,但是权衡利弊,自己觉的,还是要先顾全大局,否则位置都没有了,还要关系干什么,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成了定局,现在只能是尽量让贾仁达的心里感觉好过点,做好善后工作了。

贾仁达这个人,王志刚不是很了解,但是知道秦书凯当时进发改委是他的关系,现在刘守则想提拔也找贾仁达,那么这件事就给了王志刚一个借口,那就是秦书凯也是你的人,刘守则也是你的人,任用谁,你贾仁达应该都不会有意见。

然后,王志刚决定让伍超给刘守则做好思想工作,告诉他,所有人都不支持刘守则做处长,即便自己是一把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目前的情况看来,只好下次有机会再说了。伍超虽然不是大干部,但是这件事必须伍超来帮自己做,毕竟他是老处长。

刘守则背后是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贾仁达,自己可以亲自跟贾仁达解释此事的前因后果,但是如果刘守则到了贾仁达面前说的话跟自己说的话不一样,总是不妥的。

于是,他拿起电话打给给伍超,伍超接电话的口气一样的谦卑,三两句说完后,王志刚放下电话,心想,伍超跟刘守则在一个处室相处多年,相信以伍超这样的老机关,这样的小事不用明说,也是能办好的,有时候,办事的人并不一定要是精兵强将,合适就好。

其实,王志刚一开始还是很坚定的选择刘守则做高新技术处处长,最后决定用秦书凯,那是他对项目申报的担心。

前几天,王志刚和科技局的局长在一起吃饭,提到高新技术园区项目申报的事。科技局的花局长就很不客气的说,王主任,不是我们几个部门的人不配合你们,而是你的下面的人做事也太没有规矩了。

王志刚就说,都是熟人,有什么就实话实说。以后对项目继续申报也有好处,大家都是一心为公。

科技局的花局长就说,你的下属做事也太官僚主义了,把自己当成领导一样,每次开会,你们的那儿的一个副处长就可以对我们和别的单位的处长们交付任务,说起话来居高临下的,简直不把别人放在眼里,难道我们几个单位的处长就不如你发改委的副处长。

如此一说,王志刚知道下面的人根本不懂工作的方法。

机关讲究的就是对称,这样才能体现级别的差别和重要性,如果哪个单位的副职过来对王志刚说,王主任,你该怎么样,那么王志刚估计鸟都不鸟。

回来后,他又详细进行了了解,才知道项目申报的协调会,都是刘守则给几个部门的处长吩咐任务,刘守则跟各合作单位负责此事的处长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很深了,上次开会几个处长没来,来的人也是把自己的观点说了后就走。

王志刚知道,如果继续给刘守则负责,项目肯定不会有大的进展,因为光靠发改委一家那是做不了这件事的,是需要几个部门配合的。

更重要的是,冯大勇前几天告诉他,最近有人举报,高新技术处有人利用平时的工作受贿,设立小金库,数额很大,纪委现在正在调查。

一天下午,冯大勇进王志刚办公室,坐了下来,翘起腿,点了一支烟,很严肃地说说:

“主任,我刚才在市纪委听到一件事,必须向你汇报,到时候出问题你我都会受影响。”

“什么事这么严重?”

“刚才在纪委汇报工作,市纪委廉政室的主任私下给我说,最近有人反映我们单位的部分处室利用项目申报收受项目单位的回扣,举报内容直指每年的高新技术专项资金申报,还有举报说有人接受异性服务,如果事实确实,伍超作为处长,刘守则作为副处长肯定都脱不了干系。”

“老黄,刘守则这人究竟怎么样?赵长贵副主任尽力推荐,说他能力强,经验丰富,做事谨慎,能挑重担,如果真是这样,就不会在这个上面出问题?”

王志刚没有说,组织部的贾仁达也推荐了此人。

冯大勇说:“赵长贵的话我看不能全信,这个人大局观念不是很强,对自己手下的干部总是有些袒护,以致说话做事不能客观实际。就说伍超这个人,我和胡大松就建议调整,他坚持说利用项目争取给伍超一个机会,项目争取下来说不定弄个副处级调研员,也是对老同志的照顾和关怀,当时你心软,听了赵长贵的的话,结果怎样?项目没有争取下来,反而和几个协助单位弄的矛盾多多,让发展改革委员会内外受到压力。这次干部调整,又是老问题,昨天晚上赵长贵到我办公室私下和我谈,让我给你建议,说不管谁做了高新技术处处长,项目继续让伍超抓。简直是胡闹,明知这个人不行,还要让他做,拿整个单位和领导班子的前途开玩笑。我知道由于伍超哥哥的关系,他很想照顾伍超,但是不能拿原则作交易。”

王志刚摇摇头:“伍超一直跟着赵长贵,赵长贵对他很了解,有点偏袒也很正常,人心换人心,彼此理解。”

想了想,又问,“老黄,关于反映高新技术处利用项目收受回扣的问题,你要尽量配合纪委认真查处,对单位负责,对每一个同志的政治前途负责。”

冯大勇说:“我分管的事不用你操心,我会协调处理的,不过上次你和我私下交流的给几个人准备明确个级别的事,最好缓一缓,里面就有刘守则,没有查清之前最好不动,免得落个这边提拔,那边**的笑话。”

王志刚说,那就按照你的要求办,不过时间不要拖得很长,这样对工作不利。两个人又说了一些家里家外的闲话,冯大勇便回了自己办公室。

手机请访问:http://m.shu86.com 更快更省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