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程兵的选择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288章 程兵的选择

又与何听雨说笑了几句,郑直看向苏靖轩说道:“这些嫌疑犯虽然大多被打断了骨头,但也还是会想办法逃跑的,所以必须得有人留下来看守,我刚刚得罪了刘国涛,想要请县***局的警员前来帮忙,是不可能了,要不你与马茹就先辛苦一阵子吧。”

“行。”

苏靖轩爽快的点了点头,随即眼珠微转,问道:“刘浩也在这里,如果他还会破口大骂医生与护士,我可不可以再收拾他一顿?”

“打到他老实下来为止。”

郑直的话语落地,苏靖轩与马茹就是双眼一亮,很显然,只是胖揍刘浩一顿,还不足于撒光他们胸中的怒火。

也是,刘浩身为一名警察,却根本就不顾及女人质的死活,的确是太可恨了一些。

苏靖轩与马茹上去看守嫌疑犯,郑直则来到黑『色』的宝马车前,让周红下车,告诉她现在就可以回家了,不过近期不要出远门,有些事情,还要找她配合调查取证。

周红哭的眼睛红肿,连连道谢。

目送周红的背影消失在医院的大门口,郑直才与何听雨上了车,他开口问道:“雨姐,你还能在县***局待几天?”

“三五天吧,新江那边也有很多的工作,我不可以在这里待的太久。”何听雨想着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与郑直分开了,俏脸上闪过一丝不舍。

郑直轻轻哦了一声,发动小车,朝着***局的方向驶去。

“虽然刘国涛很有可能会动用关系提前调走,但田更生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必然会坐上县***局局长的位置,再有,田更生最近提拔了很多他的老手下,把县***局牢牢的掌控在了手中,他要是得到刘国涛为难你的指示,你的日子一样不会好过。

直弟,要不等你从党校进修出来以后,换个工作环境吧。”

在车上,何听雨开口说道。

何听雨分析的很有道理,而郑直呢也不是非要回到李县任职,便点头道:“那就有劳雨姐了,对了,还有苏靖轩,马茹,秦虎,以及杨军,他们四个现在是我的左膀右臂,最好能一起带过去。”

“一起过去肯定是不行的,只能确定好位置之后,一个一个陆续的安排到那边,到时等你出了党校,就又是他们的领导了。”何听雨说道:“有这四个人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对了,多多怎么没有在你的身边?”

今天下午钱多多不想与刘浩混在一起执行任务,所以就留在派出所里打游戏了,不过也幸亏她没有来,不然刘浩就是不死,也得被打成残废,如果真把事情搞大的话,就不好收场了。

再怎么说老刘家也是有一定势力的,如果晚辈被人打成了残废,肯定不会善罢干休。

郑直给何听雨解释了一下原因,轻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多多还能留多久。”

“怎么,舍不得了?”何听雨心头泛酸,多少有些吃味。

“不是,我是在今天下午执行任务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什么远攻的特长,所以想要和多多学习用钢珠伤人的暗器功夫。你不知道,当时齐国庆的尖刀就贴在女人质的脖颈处,我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还好有刘浩冲动的跑了上去,被我踢飞后,使得齐国庆没反应过来呆了一呆,不然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把车钥匙给他,眼睁睁的看着他开上我的小车离开了。”

“等,有空了,我也要向多多学习学习,暗器功夫有时是很管用的。”

何听雨点头附和。

十几分钟后,郑直把何听雨送到了县***局的大门口,直到望着那『性』感『迷』人的背影消失不见,他才发动小车,朝着派出所的方向开去。苏靖轩和马茹都留在了医院里,他一个也没办法去执行任务了。

小车开到半途,他的手机突然响起。

拿出来一看,是程兵打过来的,他眉头一皱,要知道他手中的那份名单正是此人拿给自己的,如果刘国涛让程兵从中捣鬼,那就大大的不妙了,说实话,凭他上任之后的政绩,从党校出来之后往上爬一步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

但苏靖轩利用关系调过来的秦虎,马茹,还有杨军却是刚刚就职,还没有什么作为。

而苏靖轩嘛,政绩是有一些,不过离到达升职的水平却还有一段距离。

按下接听键,程兵的声音就是传了过来。

“郑直,是你么?”

声音中带着了一丝焦急,郑直回道:“是我,程队长找我有事?”

“郑直,我可是真心的把你当朋友看待,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和刘局长闹矛盾了?”

在郑直眼中,程兵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也不愿意因为刘国涛的原因,与之发生嫌隙,想了想,便一五一十的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程兵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程队长,这件事情的确没有想要十全十美的将之处理好,我承认,在听到刘浩说那个女人质的『性』命不算什么的时候,我的火很大,所以有些冲动,不过就算再来一遍,我也不会为了与刘国涛维持良好的关系,凭由刘浩这种垃圾混在警察队伍之中。”

程兵先前与田更生在一起,闻听到几句田更生与刘国涛的对话,但并不了解事实的真相,此时闻听完郑直的解释,沉默了下来,看来事情比他先前想像的还要严重。

刘国涛与郑直,是正式闹翻了。

并且是在明面上,而不是在私底下。

良久之后,程兵才一声轻叹,“郑直啊,如果换成是十年前的我,我揍起刘浩来,会比你狠十几倍!

但现在……算了,你有你的坚持,而且你也很有背景,并不惧怕刘局长。

不过不管怎么说,刘局长总是你的上司,他要是出手为难你,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多谢程兵长的关心,不过这一点我并不担心。”接着,他把刘国涛担心自己破坏他升迁之事的顾忌给程兵解释了一遍,道:“所以刘国涛现在不敢拿我怎么样,也不敢给我暗中使绊子,不然他就别想升迁了。

当然,如果刘局长找到程队长你有什么吩咐的话,你能帮忙从侧面提醒一声刘国涛的话,就更好了。”

“你呀!”程兵是哭笑不得,郑直居然还想要利用自己的嘴,去给刘局长带话,因为郑直的确是有能力破坏刘国涛升迁的,所以他要是隐隐的给带句话,估计刘国涛还真是不敢拿郑直怎么样了。

“我现在只是担心刘国涛会给田副局长安顿些什么,只等他升迁离开之后,就借田更生的手来为难我。”郑直说到这里的时候,没有那边随意的,眉头微微皱起,“我个人不想和田副局长开战,不过田副局长要是真的愿意被刘国涛当刀使,那我也不会任由他拿捏。

程队长,我知道你与田副局长相交莫逆,所以希望你能劝上一劝。”

“唉,我尽力吧。”田更生的确是比较正直的一个人,但如果是刘国涛的吩咐,哪怕明知是错的,田更生也会坚定的去履行,原因很简单,没有刘国涛,就没有他田更生的今天!

所以程兵才会微微叹气。

说到这里,眼珠微微转动,“郑队长啊,我现在也怕刘局长会让我为难你呢,你说这可怎么办呢?”

嗯?

郑直听出了这话隐含深意,难道程兵想要舍弃了田更生,站在自己这边?

这个可能『性』是有的,而且郑直思索了片刻后,怦然心动,现在他只有苏靖轩,马茹,秦虎,还有杨军四个得力手下,而且这四个人与自己一样,都太年轻,就算想要提起来在上边照应一下自己都不行。

但程兵却是不一样,他有资历,有政绩,年龄也不是大问题,就是一年升迁一次,直接到省城里工作,也是可以的。

要是能拉拢这么一个人到身边,在去新地方之前,让其先一步过去打前站,那可是能起到很大作用的。

不过这话不太好问着问,他想了想,回道:“程队长,我个人与丁春生***的私交不错,如果有时间,你可以和丁***多亲近亲近。”

程兵闻言脸『露』喜『色』。

他以前的确是和田更生的关系不错,并且是依仗着田更生的势力,才一步步的抬起头来,并且事业有了起『色』,但田更生虽然挺照顾他,但他却并不欠田更生什么!

因为他曾救过田更生一命。

救命之恩,原比田更生为他做的这些,要贵重的多。

所以即便他离开田更生,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而如果真能与丁春生这个政法委***走的近一些,自然要比跟着田更生好的多。

当然,程兵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是不会出手对付田更生的,顶多只是选择不同的派系阵营罢了。

“好的,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去求见丁***。”

郑直连忙应道:“好的,我会提前和丁***打个招呼的。”

挂断电话后,郑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这个程兵可是个很有能力的老刑警,将此人拉拢过来,要远比马茹他们有用的多,郑直与马茹,秦虎,杨军在一起,只有他提拔这些人的份,却没有这些人提拔的可能。

这几个人只能配合他的工作,团结一致,积累政绩。

但程兵却不一样,如果运作的好,能提前把程兵调到自己下一步要去的地方当领导,那就是程兵提拔自己了。

十几分钟后,他回到了派出所,进入自己的小办公室,就见钱多多正戴着耳脉,在那里打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