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服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115章 服气

“你真敢动李小彪?我提醒你一句,李小彪这几年拿着胡晶晶的钱,到处结交官员,别说沙林村的村支书与村长,就是乡长都将李小彪奉为座上宾!”思索了良久,周大方开口说道。

“不敢动他,我还配当个警察么!”郑直突然坐直了身形,一脸坚定的说道。

“好!你这样的才像个警察!”

周大方见状一声大笑,然后抱着受过伤的双腿,移到了床边,十分痛快的问道:“说吧,你想知道什么,需要我做些什么?”

“大方!”郑直还未开口,马丽梅却是突然出声『插』言,双眼中满是担扰的神情。

“嫂子,我知道家里为给大方看病把积蓄快给花光了,这是一千块钱,你先拿着花,等我把李小彪扳倒,法院给你们判定了民事赔偿,你再还给我。”郑直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千块钱,递给了马丽梅。

他身上装的钱不多,拿出这一千块,就只剩下二百了。

“这,这多不好意思。”马丽梅管着家里的存折,晓得如今家里还剩几个钱,所以见郑直拿出来一千块,顿时把劝阻丈夫的话给吞咽了回去。

周大方自然了解自己婆娘的『性』子,他以前在面粉厂里大小也是个官,见过世面,所以并不在意这么点小钱,冲着媳『妇』摆了摆手,说道:“让你拿你就拿着,又不是不用还了!

家里没烟没酒了,你去商店买点回来。”

马丽梅闻听丈夫发了话,这才伸手接过,并连连道谢。

以前丈夫上班时,她也不会太在乎这一千块钱,但现在家里没多少积蓄了,而且指不定丈夫的腿还要花钱,所以她此时才会把钱看的格外重。

接过钱后,马丽梅就匆匆出门买烟买酒去了。

见妻子走了出去,周大方这才开口道:“郑所长,其实我和胡晶晶相处的并不是很好,宁老板在时,我几乎管着面粉加工厂里的所有事宜,就是财政大权也捏在我的手里,宁老板呢,他也相信我,肯重用我!

不过等宁老板病世以后,胡晶晶接过厂里的生意,就开始防备疏远我了。

后来我看她什么也不懂,还瞎指挥,就和她吵了几架,自那以后,她就更加看我不顺眼了。

刚开始李小彪谄媚的去追胡晶晶的时候,我也提醒过她,说李小彪不是个好东西,让她离李小彪远点,但她就是不听我的劝,总以为我以前掌控着面粉加工厂里所有的事情,以为我有什么图谋。”

郑直闻言身子后仰,靠在了椅背上,其实胡晶晶防备周大方,倒也可以理解,毕竟那个时候周大方几乎掌控着面粉加工厂里的所有事宜,比什么都不是的李小彪要可怕多了。

而且不管在哪里,都是有闲言碎语的,尤其是人都有嫉妒心,眼见宁老板病世了,周大方又掌管着面粉加工厂,一些员工肯定会暗自猜测,弄出点有关周大方想要独吞面粉加工厂的是非谣言来。

而这些谣言一但被胡晶晶听到,就会更加不信任周大方了。

再加上还有李小彪在一旁吹风呢……总之还是胡晶晶没有能力,才会是非不分,做错了事情,信错了不该信任的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郑直才想着要把周大方再弄回面粉加工厂。

他可不能只是把李小彪扳倒,然后把那些产业交给胡晶晶就成了,不然用不了多久,又会有第二个李小彪窥伺那份庞大的家业,并想办法接近胡晶晶母子,霸占财产。

只有找个不贪心,有良心,有本事,身怀正义的合适人选,帮胡晶晶把那一摊子事情都给打理好,才能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除了霸占宁家产业,还有派人打伤你之外,你还知道李小彪有做过什么坏事么?”郑直问道:“我实话跟你说,你挨打,还有宁家产业被霸占这两件事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调查清楚的。

而我上任之后只要一动手,消息灵通的李小彪就会察觉到异常,为了防止他兔子急了咬人,或者是逃到外省,我必须找个合适的借口,先把他关起来。”

闻听郑直这样说,周大方才算是信服了,眼前这个青年虽然年龄不大,但办事稳重有条理,分析的头头是道,制定出一套缜密的方案,显现出了不符合他年龄的聪明智慧。

“知道,李小彪自有了钱以后,做过的坏事就太多了,就拿沙场来说吧,原本咱们村后边有六个沙场,其中只有一个是宁老板的,但他接管到手里后,又是打开车买沙子的司机,只让司机们去他的沙场里买沙子,又是开挖掘机掘通向别人家沙场的路,结果不到半年的时间,另外五个沙场有三个被他折腾的没了生意,那几个老板只好把沙场低价卖给了他。”

沙场里出产的沙子,就是和混凝土时所需要的细黄沙粒。

水泥必须和这种沙子用水和在一起,强度硬度才能达到混凝土的国家标准,这种沙子虽然比较便宜,但沙厂主们发现了有沙子的地方,再注册好营业执照后,几乎不用投资,就坐等着收钱。

而一个小型的沙场,都能开采个五六年,这期间所能赚得的财富,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额。

“好,这个借口不错!”郑直一击双掌,“等到时把李小彪抓进了派出所,再随便放出些风声,以前那些挨过打的司机们就会前来报案的。”

平头百姓们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落井下石了。

二人聊到这里,听到门口响起了掀门帘的声音,却原来是马丽梅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两瓶白酒,一条黄山烟,想来周大方以前就抽的是这种烟。

“郑所长,要不要我去厨房炒两个下酒菜?你和大方好好唠唠嗑?”马丽梅想着如果丈夫能结交到郑直就好了,等郑直正式上任后,看谁还敢欺负他们家。

“不用不用。”郑直连忙摆手,“我酒量不行,而且也不抽烟。”

周大方与马丽梅闻言都是一怔,华夏还有不喝酒不抽烟的干部?

郑直不抽烟,那一条黄山就全归了周大方,至于酒嘛,则被马丽梅给收了起来,理由很简单,医生说周大方在没有完全康复之前,不宜钦酒。

商量好了对付李小彪的方法后,郑直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与周大方攀谈的过程中,将沙林村的大体情况给打问清楚了,相对来说,沙林村里的痞子无赖不多,治安环境还算不错。

平时很少发生盗窃案件。

直到到了下午六点多,郑直才开口告辞,虽然周大方夫妻俩竭力挽留他在家中吃饭,但他还是没有答应。

出了周家大门,郑直也不让二人远送,就按着来时的路离开了。

走到沙林村的街口,可以坐到公交车,不过公交车还没来,他就先等到了一辆出租车,便随手拦下,让司机进城,去自己住的那间宾馆。

那间较大的宾馆叫作众乐宾馆,在李县也算是最豪华的宾馆之一了。

“司机师傅,你这车里边怎么没有安装防护网呀?”坐进出租车的后排,郑直挪了挪身子,靠的舒服了,才开口问道。

因为大城市里经常有出租车司机被抢,被刺伤,被杀害的案件发生,所以『政府』便下了严令,命令出租车内必须安装防护网,这个防护网可以把后排座与前排驾驶位隔开,前边也可以把左右两边隔开,这样一来,在出租车行驶的过程中,歹徒就不好下手了。

别看只是一道防护网,却大大减少了出租车司机被伤害以及致死案的发生率。

司机是个三十岁出头的青年,脚下一踩油门,出租车就快速启动,驶入了正道,“这怕啥?这辆车是我和父亲白天晚上换着开的,又没有女司机,不要紧的。

再说了,我们一家子人的运气也没那么差!”

“要我说还是小心些好,被抢的出租车司机,还有被害死的,男『性』司机占大多数,而且几乎都是中年人,不是没有反击能力的。

不过人家是在出租车行驶的过程中,从后边突然拿刀挟持,你就算能打,也不管用呀。

再说了,安个防护网又不贵,最多花二百块钱就成,难道你还安不起呀?”

郑直对于这个青年的侥幸心理很不以为然,多数出事的司机都是抱有这样的心态,认为那种倒霉事摊不到自己的头上。

“不用不用,二百块钱是不多,但能不花就不去花那个冤枉钱。”青年司机摆了摆手,就不再和郑直交谈了。

或许是因为李县小,出租车司机被抢被劫的案件发生的次数不多,所以『政府』才没有重视强制给出租车安防护网的事情。

一些大城市,好比新江市,如果出租车内没有防护网,交警挡一次罚一次款!

两次下来,就够那个防护网的钱了。

郑直见青年司机不听劝,也懒的再说些什么,只是想着等上任之后,再把这个问题向上边反应一下。

约莫一刻钟左右,出租车停在了众乐宾馆的门口,李县是小城市,打车的费用不高,上车的起步价是四块钱,只要是在城内,也不打计价器,一律四元,出城的话,会贵一些。

郑直从沙林村坐到县城中心,司机要了五元钱。

下了出租车,郑直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到下午的晚点了,便抬步走进了旁边的一家餐厅,进入餐厅后,往里边扫了一眼,便是眉头一皱,只见这个餐厅里边坐满了浓妆粉面的妙龄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