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威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第69章 威胁

只要是极品翡翠,而且体积不是很小,那么价格都会在几千万上下,用这些翡翠制做出来的手饰挂件,即便只是最小的耳坠,也得几十万,稍微做的大一些,就能过百万。

当然,具体要做什么,得根据翡翠的颜『色』与大小决定。

何听雨闻听血翡也是价格不菲,思考了一会,还是决定收下,毕竟二人已经不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同经历了一次生死之后,何听雨虽然不承认自己对郑直动了心,但也愿意确定二人之间的关系很亲近。

“那我可就殷切的期盼着了,如果你不能早点给我送过来,害我日思夜想的吃不好,睡不香,人也憔悴消瘦了,可饶不了你!”何听雨开了个玩笑。

郑直一乐,也凑趣道:“看你说的,好像不是在等人送礼物,而是在等情人一样,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去你的!”何听雨听到情人二字俏脸微微泛红,轻轻的在郑直肩膀上锤了一把。

坐出租车上高速,从杭城到新江市,大约花费两个小时就到了,二人在新江市刑警大队附近下车,结了账,走进了一家小饭馆,吃完早饭,何听雨就可以就近去上班了。

来到小饭馆,叫了两屉小笼包,两碗稀饭。

“唔,还是家乡的饭菜好吃呀。”郑直一连吃了五个小笼包,嘴角流油,唇齿留香,停下来感叹了一句。

何听雨闻言点头附和,“嗯,去国外吃饭一天半天的尝尝鲜还成,时间久了就不行了,根本吃不饱肚子。”

十分钟左右,二人吃饱了肚子,郑直原想要结账的,但他身上只有欧元,现在连一『毛』钱的人民币都没有。

何听雨也知道郑直身上的窘况,结账出门后,又拿给他一万元人民币,虽然郑直曾在何听雨那里放了三万五千块钱,但买石头的时候和人家借了不少欧元,这笔账二人都不会去细算的。

“上边一但下达通知,我就给你打电话,我知道你有远大的理想,会尽可能的帮你寻个好差使。”何听雨没有急着说郑直存入她账户的那笔巨款的事情,郑直也没有追问,当关系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老是把钱挂在嘴边,是很伤感情的。

接下来何听雨去刑警大队上班,郑直则取出手机,给关婷拨打了过去。

在杭城国安局的时候,他与何听雨用的临时手机卡,就上缴了,现在用的是自己原来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手机放在耳边听了一会,却传来号码关机的提示,郑直疑『惑』关婷为什么会关机,想了想,打车直奔关家。

来到绿苑小区门口,郑直结账下车,然后走进楼梯口,坐上电梯,不一会就来到了关家的大门前方,抬手按下了门铃。

不过门铃响了好半天,却没人开门。

该不会是天河造纸厂家属楼那边又出了什么事情吧?郑直暗猜关家四口的去向,有点着急,下了楼之后,想了想,没有去『政府』大楼,而是先去天河造纸厂家属楼那里。

二十分钟左右,来到了目的地,郑直还没下车,就见这里围着许多群众,还有数十名武警在维持秩序。

结账下车,他飞快的跑过去,只见小区的门口处有许多人在排队,缓缓的朝前移动。

“大姐,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郑直向身旁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女子打问。

女子先是看了郑直一眼,才慨叹道:“这是『政府』在给天河造纸厂的职工们发放租房补助金呢,听说一个月补助六百块,先发半年的,而且『政府』已经开始重新投标,找工程队给他们盖新楼了。”

郑直这才恍然,难道关父关母也来这里领钱了?

那位大姐仍然在说,“天河造纸厂的职工们这回可是有福啦,不花一『毛』钱,就能住进新楼,哪像我们厂,就算个人愿意上交十万,公司也不会补贴盖新楼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呐!”

郑直闻言哑然失笑,现在天河造纸厂的职工虽然不用交钱,但五年前,他们可是已经勒紧裤腰带,每家每户交过三万块盖楼集资款的。

道了声谢,郑直走到了一旁,这里人太多,一时半会是不可能找到关家众人的,心中默算着,每家每户一个月补助六百元租房款,先给半年的,一共就是三千六百块,虽然不多,但天河造纸厂有八百多户职工,算下来也有二百多万了。

知道一时半会找不到关家的人,郑直正打算走到对面的茶楼坐一会,这样关父关母如果出来,他透过门窗能在第一时间看到,不过还没挪到脚步呢,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关婷!

不错,那里站着一男一女,女的身穿白『色』长裙,身姿曼妙,背对着郑直,不就是关婷么?

在关婷的对面,还站着一个青年,二人不知道在聊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画面,郑直突然间觉得心好似被人揪了一把,难道那个青年是关婷的……不对,这个念头只是想了一半,郑直就回过神来,这个青年应该是来追求关婷的,但关婷同不同意,就难说了。

他以前亲眼看到很多人去赌石街约关婷吃饭,但都被关婷婉拒了,而且关军也曾说过,在关婷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有很多的追求者,其中不乏有身家背景的豪门公子哥。

怎么办?

是进还是退?

一瞬间,他就选择了前进,抬腿朝着二人走去。

虽然心中猜测关婷不会与那个青年有什么不普通的关系,但郑直还是有些紧张,只是不远的一小截路,就好像走了一个世纪一般。

不过就算走了一个世纪,也有到终点的时候,在离关婷还有三米远的时候,他深吸了口气,故作随意的开口道:“小婷,你在这里啊,我刚刚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怎么关机了?”

背后猛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关婷还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听错了,这两天没有见到郑直,又因为担心郑直有了钱,就不再理会自己,关婷过的可谓是度日如年,人都憔悴了几分。

站在关婷对面的那个青年,早就看到郑直走过来了,闻言眉头一皱,脸上浮起一丝不悦,问道:“关婷,那人是谁,你认得么?”

连自己都只能叫关婷的全名,可那个家伙居然叫自己追求的对相为小婷,是那个家伙故意套近乎,还是二人真的很熟?

听到对面青年的问话,关婷才猛然转身,随即就见郑直一脸微笑的走了过来,她睁大了眼睛,发现自己没有认错人,俏脸上浮起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郑直前几天可是说过,他要出趟远门的,这么快就回来了么?

这几天她一直在胡思『乱』想,甚至想过,出远门是不是郑直故意找的借口,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郑……阿直,你回来了。”话刚开口,关婷猛然想到身旁还站着一只苍蝇呢,于是她也不管这是在大街上,不但改口亲热的叫阿直,人也是上前几步,挽住了郑直的右手臂。

看到这一幕,那个青年脸『色』大变!

眼见关婷一脸喜悦,飞快的跑过来挽住了自己的胳膊,郑直长松了口气,看来先前猜的不错,对面的那个家伙与关婷只是相互认识而已。

“嗯,我早晨刚回来,就给你打电话,但你的手机关机。”

“哦,那我前天给你打了一天的电话,也打不通,说是无法连通。”关婷没有解释关机的原因,却开口反驳。

郑直一愣,随即一阵苦笑,去缅甸之间,他就给关婷说过,要出一趟远门,别给自己打电话,在执行任务的期间,他把手机卡卸下来装口袋里了,关婷自然是打不通的。

“我不是给你说过,要出趟远门,别给我……”

“那你以后也别给我打电话,我也要出趟远门……”

关婷话音落地,郑直一怔,随即恍然,人家是使小『性』子呢,自己却跟关婷讲道理!

在女人使小『性』子的时候,只能顺着来,他连忙改口,“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请问关大美女,中午可否赏个光,让我请你吃一顿赔罪餐?”

“这还差不多!”眼见郑直让着自己,关婷扭了扭腰,胸前的饱满便在不经意间,和郑直的胳膊亲密的来回蹭了蹭。

感觉到胸前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关婷顿时羞了个大红脸,不过她却是没有松开郑直的胳膊。

郑直也感觉到了关婷胸前的柔软,心里犹若猫抓一样,可就在此时,偏有不开眼的家伙『插』言,“喂,你是谁?我已经约好要和关婷共进午餐了!”

听到声音,郑直与关婷才想起来面前还站着一个人呢,郑直还没开口回答,关婷却是俏脸一寒,冷着声音当先说道:“谁答应和你一起吃午饭了?”

“那你刚才也没拒绝呀。”青年急了。

“那好,我现在拒绝,总可以了吧?”关婷脸上闪过一丝厌恶,“我现在就跟你讲明白,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以后别再来烦我。”

在关婷与青年争论的时候,郑直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青年,皮肤白晰,身材干瘦,长的颇为俊俏,这个人不去当小白脸,还真是可惜了。

这么大热的天,还故意套了身笔挺的西装,皮鞋擦的锃亮,头发更是梳的一丝不苟,打了发油,连苍蝇都在上边站不住脚,好似是个有身份的人一般,只是身上却没有足够衬托豪门身份的气质,一看就是个装b货!

“关婷,你别忘了你爸妈还在厂里上班呢!”

闻听关婷居然表明郑直是她的男朋友,青年再也忍不住,一声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