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7章 峰回路转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是天京城?”

“正是!”姜天点头一笑。

“嘶!”江如兰倒吸凉气,一时骇然不已!

天遥宗和天京城相离少说也有数百里之遥,姜天竟然带着她跨越如此这远的距离,瞬间来到了天京城中,这着实让她深感震撼!

类似这种手段,她和宋香澜也都具备,但传送距离可没有这么远。

以宋香澜目前的实力,蓄力施法良久也只能传送出百里左右,以她的修为也只能在两百里之内。

姜天修炼才不过数月时间,一步踏出便能有数百里之远,这实在是惊人的壮举!

“姜天,了不起!”

江如兰深深呼吸,美眸中满是狂热之色!

宗门古宝的衰落已经无法挽回,但如果能将“化空大阵”改进到如此地步,也算是一种相当的弥补。

“姜天,你怎么做到的?”

江如兰迫不及待地问道。

“前辈别急,咱们回天遥宗再说!”

嗡隆隆!

话声一落,虚空中银光狂闪,姜天和江如兰瞬间消失,再次现身之时已经回到了天遥宗驻地。

“贤侄随我来!”

二人来到一座密殿,姜天把“化空大阵”的改进法诀尽数道出。

江如兰听罢惊呼不止,姜天的武道天赋,令她深深震撼!

“多谢贤侄出手,纵然那件古宝无法挽救,我天遥宗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江如兰缓缓点头,但想到“化空大阵”传承的问题,却是难掩心头的落寞。

“古宝或许无法挽回,但‘化空大阵’未必不能传承下去!”姜天摇头一笑,淡定说道。

“什么?”

江如兰闻言大吃一惊,面对这峰回路转的一幕,脑海中电光狂闪,久久无法平静!

听姜天的意思,好像有办法延续“化空大阵”的传承?

如果真能做到这一步,对天遥宗来讲,那可是一件参天之功!

“没错!改进之后的‘化空大阵’已经可以脱离那件古宝而存在,但修炼起来难度同样不小,而且需要某些特殊的辅助手段方可练成。”

“特殊的辅助手段?”江如兰眉头紧皱,疑惑不解。

姜天右手一翻,将一盒空晶砂递到江如兰手中。

“只能有类似这种材料,便可以辅助修炼‘化空大阵’!”

“空晶砂!”

江如兰看着手中的材料,神色异常复杂。

这种材料,天枫帝国境内根本没有,甚至擎天宗和另外几大跨国势力范围内也找不到。

这是来自于沙托邦的材料,而且根据宋香澜和姜天的描述,在沙托邦一带也被严格管控,想要获得何其之难?

但无论如何,能够找到“化空大阵”的延续之法,仍然是一件了不起的壮举!

“前辈不必着急,我这里还有十几盒空晶砂,可以勉强辅助你和宋姑娘修炼,至于更多的材料,只能另想办法获取。”

姜天右手一挥,十几盒空晶砂闪现而出,整齐地排列在密殿的地面上。

江如兰心头一惊,却摇头苦笑起来。

“贤侄已经为我天遥宗立下大功,这些东西我岂能接受?”

空晶砂价值极高,甚至可以说是不可多得,她心中虽然很想收入,但念及种种却着实不好接受。

“没什么,这些空晶砂对我来说意义并不太大,前辈无须计较这么多,况且若真的算起来,我这个外宗弟子还修炼了贵宗的‘化空大阵’,而且还吸收了古宝的灵力,修为近乎达到瓶颈,岂不是获益更大?”

姜天摆手一笑,将这些材料强行塞给了对方。

“既然贤侄如此盛情,那我就代表天遥宗愧受了!”

江如兰满脸感激,郑重收下。

姜天准备告辞之时,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有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告诉贤侄!”

“噢?”姜天眼角一跳,大感好奇。

江如兰道:“根据我最近收到的消息,‘太虚武境’崩溃之后,跨国势力无极宫那边似乎出了某些变故。”

“无极宫?”姜天微微皱眉,不禁有些诧异。

无极宫乃是与擎天宗和坤元宗齐名的跨国势力之一,实力和底蕴甚至犹在后两者之上,而且一直保持着低调神秘的作派。

这样一个庞大势力,怎么会突然出现变故?

思绪翻滚之间,姜天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太虚武境”中无极宫三女的影子。

其时,妖媚女子胡灵儿和娇小女子碧玉都陨落在幽魂老祖的狂威之下,武境崩塌之后,也只有冷颜一人侥幸逃脱。

自那以后,他便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此女的消息,此时听到江如兰这么一说,不由自主便想到了这个人。

“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姜天皱眉问道。

江如兰脸色凝重道:“此事据说与进入‘太虚武境’的无极宫某位天骄有关,那人在武境中脱身并重返无极宫之后,不知为何,突然与无极宫高层反目,甚至打伤了无极宫宫主悍然叛逃,成为了无极宫严令追杀的目标!”

“竟有这种事情?”

姜天心头一惊,脑海中那道身影越发清晰起来。

无极宫三女中的两位陨落在“太虚武境”,安然脱身的只有冷颜一人。

在“太虚武境”的异变之中,此女展现出深沉的心机和过人的手段,一度被他低估。

事后想来,冷颜的实力显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可就算她实力再强,再有什么底牌,也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抗整个无极宫,甚至还打伤了无极宫的宫主吧?

姜天虽然没见过那位高高在上的无极宫宫主,却知道那等身份和地位的强者,必定是深不可测的存在。

冷颜的实力虽然了得,但在强者林立的无极宫里,恐怕还无法威胁到那位宫主大人!

“江前辈,你的消息可靠吗?”姜天皱眉问道。

“此事虽非我亲眼所见,却也是从一位多年至交那里得知,以他的消息和人脉,恐怕多半不假!”

江如兰并没有直接断言,而是保持着谨慎的态度。

事实上就连她也觉得,区区一个无极宫弟子,哪怕经历过“太虚武境”的洗礼,也不可能在短短数月之中便有了跟整个无极宫对抗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