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8章 风火化雷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以她的资质,只要有足够的条件支撑,进阶并不会很难。

所以此时此刻,她不想再浪费任何时间。

姜天点头一笑,转身走进了另一条热属性灵脉之中。

探清这条灵脉的属性之后,他终于明白了玄阴宗功法路数的某些由来。

这条灵脉并非只是单纯的热属性,除了蕴含着强烈的火灵力之外,还夹杂着极其罕见的“炎髓之力”。

“炎髓之力”又被称为“地火炎毒”,乃是某些强大的地火灵脉融合地煞之气演化变成而成的特殊灵力。

这种灵力狂躁霸道秉性诡异,一般的正统武者和功法无法吸收利用,但对某些专修左道功法和邪术的武者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养料。

云湘涵虽然资质了得天赋强大,却无法降服这条灵脉中蕴含的“炎髓之力”,加之她本身灵力所限,自然就选择了另一条寒属性灵脉。

如果换了别人,恐怕只会对这条蕴含着“炎髓之力”的灵脉敬而远之。

但对姜天来说,这并不算什么问题。

他身负霸龙之体和噬雷之体两种强大体质,身上又流淌着蛮血神龙的血脉传承,区区“炎髓之力”还不足以产生威胁。

姜天来到这条灵脉深处,目光闪动,凝神思索。

“炎髓之力”虽然为正统武者和功法所排斥,但其蕴含的力量却异常狂躁霸道,若能善加利用转害为利,倒也不失为一件大快之事。

事实上,类似这种诡异的灵力,姜天已经见识过不止一种,也接触过不止一次。

先是“妖灵圣焰”,后是“噬焱妖髓”,这两种灵力比起“炎髓之力”也并不逊色,单论威力“噬焱妖髓”甚至更加可怖。

“妖灵圣焰”,以他当初的实力无法破解降服,不得不让火灵圣尊代为掌控。

随着“太虚武境”的崩溃,“妖灵圣焰”也跟着火灵圣尊一起失踪,暂时不知去向。

至于“噬焱妖髓”,他却是能以“灵虚”直接吸纳,甚至还能当作攻击手段来使用,早就不是什么问题。

所以说,足以吓退其他人的“炎髓之力”,对他来说完全不足为惧。

短暂的思索过后,姜天很快打定了主意,来到灵脉深处盘膝而坐,开始尝试着炼化吸收此地的灵力。

没过多久,姜天眉头微皱地睁开了双眼。

“这‘炎髓之力’果然有些古怪!”

经过几次尝试,他发现这“炎髓之力”并非不能融合,但在融合的过程中却是会吞噬原有的血脉灵力。

而且在修炼过程中,他的灵力总量提升异常缓慢,并没有比他原本的灵力多出多少。

要知道,他如今的一身血脉灵力,可是久经进化和演变而来,绝非普通武者的血脉灵力可比。

如果以“炎髓之力”来替换现有的血脉灵力,仅仅只获得微幅的增长,明显并不划算。

换句话说,他在这里修炼只是浪费时间。

姜天眉头紧皱,心中郁闷不已。

守着这样一条灵脉,却不能为已所用,着实让人感到失望。

不过他并没有轻易放弃,而是凝神思索着种种应对之策。

没过多久,还真被他想出了办法!

姜天以风属性灵力来强行融合“炎髓之力”,收到了奇效!

风火相遇既为雷,他身负“噬雷之体”,对雷电之力甘之如饴,如此一来,问题便迎刃而解。

姜天心头一块石头落地,在修炼的同时,他又唤出赤雪剑髓,继续融合空晶砂。

在此之前,融合了二十盒空晶砂的赤雪剑髓速度和威能都有大幅提升,让他颇为惊喜。

继续融合,必定能让这件法宝的威力,达到一个新的层次。

嗡!咝咝咝!

赤雪剑髓光华流转,剑意涨落不定,开始融合炼化空晶砂。

“咦,赤雪剑髓的气息,似乎有些变化?”

姜天感受着赤雪剑髓散发的剑意,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原因让他有些迷茫。

最近这段时间,赤雪剑髓只吸收了二十来盒空晶砂,并没有融合其他的东西。

难道这气息变化的原因,就来自于这些空晶砂?

可想想也不太对,在与何长老大战之前,刚刚融合了空晶砂的赤雪剑髓好像并没有发生这种变化。

为何现在却出现了这样的一情形?

难道是当时融合的时间还不够长,所以才没有展现出来吗?

姜天眉头微皱,一时想不太明白,索性抛开这些念头,继续吸纳“炎髓之力”。

轰隆隆!

姜天彻底展开“噬雷之体”的天赋,疯狂吸纳灵脉中的浓郁灵气。

滚滚灵气方一进入体内,便与风灵力强行融合演变成狂暴的雷灵力,继而被“噬雷之体”迅速吸收。

只是这强行融合出来的雷力,与一般的雷力并不完全相同,它终究继承了“炎髓之力”的某些特性,比一般的雷力更加狂躁霸道。

不过这对姜天来说根本不是坏事,反而让他大为兴奋。

身为蛮血神龙的血脉传承者,又同时具备“霸龙之体”和“噬雷之体”两种强大体质,对这股力量并无任何畏惧。

紫金色灵光自姜天身上升腾而起,化作一道紫龙虚影疯狂吞噬虚空中的灵气。

积累了漫长岁月的灵脉之力,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倒卷而来,以惊人的速度灌注进姜天体内。

……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之间,一个月过去了。

最近这一个月以来,玄阴宗遗址之中,不断有各路强者进进出出。

这些人来此的目的,自然便是寻找机缘,意图捡宝。

作为天枫帝国的两大超级宗门之一,玄阴宗底蕴极其雄厚。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它只剩下一副残存的骨架,对大多数武者来说也是一座颇有价值的宝库。

这些人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煞费苦心搜寻着可能存在的机缘。

但与此同时,也有另外一些人早早赶来,却一直没有离开。

此时,来自天枫皇族的一位禁军大将,便在玄阴宗大殿旁的某座山峰上盘膝而坐,时刻关注着这里的一切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