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1章 震惊各方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同一时间,另一片虚空之中,苏婉也察觉到了前方那柄巨剑的异样。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还没成功啊?”

苏婉看着前方的火焰巨剑,心中满是疑惑。

……

“嗯?什么情况!”

云湘涵正做出种种尝试,试图通过玄阳碑来沟通前方的巍峨巨剑,却突然察觉到某种剑意波动。

虽然这种波动极其轻微,甚至离得远些恐怕都无法察觉到,但这种变化,却让她大感震惊。

这可是巨剑出现以来的第一次!

云湘涵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心中暗暗提高了警惕。

……

“岂有此理!”

紫色巨剑前方,紫发男子施展种种玄妙手段,却始终无法破解巨剑。

正在他恼火之际,却突然脸色一变,察觉到了巨剑剑意的某种异常波动!

“嘶!难道是秘术起作用了?”

紫发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之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暂的迟疑之后,他重新施展刚才施展过的那种秘术,却发现,巨剑根本无动于衷。

刚才那丝异样的反应,显然不是由他而起。

紫发男子脸色一沉,眉头紧紧皱成一团,盯着紫色巨剑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

“九师妹好厉害!”

“不愧是咱们无极宫的剑道天才!”

胡灵儿和娇小女子碧玉虽然都不是剑修,但以她们的强大实力,自然察觉到了巨剑剑意的微妙变化。

不过冰山女子冷颜却对此反应不大。

听到二人的惊呼,她摇头一叹,凝望着眼前的巨剑道:“三师姐、五师姐,你们不要误会,这巨剑的剑意虽然有些轻微的波动,却跟我没什么关系的。”

“什么?”胡灵儿眉头一皱!

“不是你操控的吗?”娇小女子碧玉脸色微变,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那是怎么回事?”胡灵儿连忙追问。

冰山女子冷颜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这巨剑为何突然出现剑意波动,但根据师尊的描述来看,说不定……”

冷颜话声未落,娇小女子便发出一声惊呼!

“你是说……”

“没错!如果不是九师妹所为,那便只有一种可能,进入武境的其他武者,很可能已经成功沟通了巨剑法阵!”胡灵儿打断碧玉,接口说道。

“怎么可能?”碧玉俏脸色变,心头掠过一丝不安。

进入“太虚武境”之前,无极宫宫主曾经向她们三人交待过许多东西,其中便有关于“巨剑法阵”的某些传言。

只是没想到,这些看似捕风捉影的所谓传言,竟然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情况真如师尊所说,而这处巨剑法阵又被其他人抢先破解,那对咱们无极宫来说,可着实不是一件好事!”冰山女子冷颜眉头紧皱,心头一片焦急。

三个师姐妹之中,只有她是剑修。

虽然她们三人一同进入武境,但实际上,胡灵儿和娇小女子碧玉,只是在为她保驾护航而已。

按照无极宫宫主事先的预测和推算,无极宫要么拿不到最终的机缘,但如果有人能够拿到,那必定是冷颜所为。

无极宫宫主一向有着天机神算的神异之能,在此之前,她们对此也一直深信不疑。

也正因如此,无极宫才力排众议,将所有下属帝国的武者排除在这次进入“太虚武境”的名门之外。

为此,无极宫甚至向这些宗门许诺,放弃十年之内的巨额供奉,用来平息这些势力的怒火。

但是现在看来,无极宫做出这么多努力之后,却有可能落得一场空。

胡灵儿和碧玉彼此对视,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九师妹莫慌!我看这巨剑剑意虽然有所波动,但变化并不太大,你再加把劲,咱们还有机会!”胡灵儿胡作镇定,实则内心无比焦急。

如果机缘旁落,无极宫的地位很有可能会受到冲击,搞不好就会演变成一场灾难。

“嗯,我相信师尊的推算,绝不会有问题的!”

娇小女子碧玉重重点头,目光依旧坚毅,只是她的心底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之感。

冰山女子冷颜压下急切的心情,开始加紧感悟巨剑剑意,额头已经冒出细汗。

胡灵儿和碧玉面面相觑,彼此灵力传音。

“究竟会是谁抢先沟通了巨剑的剑意?”

“其他几个宗门之中,擎天宗实力稍弱,我看十有八九会是坤元宗的天才!”碧玉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胡灵儿皱眉道:“血灵宗不是也来人了吗,搞不好是他们的武者吗?”

“血灵宗?”碧玉略作沉吟,缓缓摇头:“我看未必,这个宗门的功法路数粗犷有余精妙不足,就算他们实力了得,也未必能获得巨剑的认可。”

“那究竟会是谁呢?”胡灵儿眉头紧皱,满脸困惑。

“三师姐是不是忘了一个人?”娇小女子碧玉目光微冷,脑海中浮现了一道身影。

“你是说……那个人?”胡灵儿俏目猛缩,眼中奇光乍现!

……

黑色巨剑笼罩的虚空之中,真火殿的三位天才洪飞雨、项昊、路真各自施法,凝神感悟着巨剑的意志。

忽然之间,一股玄妙的波动荡漾开来,三人同时惊醒,兴奋之余,眼中皆露出震惊之色!

三人的实力,以洪飞雨最强,项昊和路真稍逊。

但三人的资质,却都是不相上下,平时在宗门里虽然表面一团和气,但心中却是谁也不服谁。

在巨剑剑意出现波动的同时,他们同时睁开双眼,心中除了震惊,便是忌惮。

“呼!洪师兄果然了得,路真甘拜下风!”路真沉思片刻,面带笑容向洪飞雨道贺,只是这笑容看起来似乎多少有那么一丝勉强。

“路师弟何出此言?”洪飞雨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眼角一跳地望向项昊。

“嘶!项师弟,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了得!”

洪飞雨像是第一次见到项昊一般,上下打量着他,一脸惊奇之色,眼神之中有着难以掩饰的羡慕和忌惮。

项昊的实力比他稍次,但是资质却不相上下,在宗门的顶尖天才中,一直是他最有力的竞争者。

只要继续成长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对他形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