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0章 好一个无相宗!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无相宗的武者闻言冷笑不止,毫无顾忌出言嘲讽起来。

“羞愧?哈哈哈哈!你就是那什么烂仓宗的宗主?哼,看你也是一把年纪了,怎么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武道世界强者为尊,谁有实力谁就是老大,没错,我们是抢了你们预定的客院,但那又怎样?别说一处客院,就算你们再定十处,我们照抢不误!”

“不高兴是吗?那又如何?就凭你们这些弹丸小地来的臭鱼烂虾,有能力跟我们无相宗抗衡吗?”

“哎哟呵!还特么甩脸子给我们看,你他娘的再甩甩试试?这里是天枫帝国的北卫城,不是你们那什么烂仓小国,敢在这里甩脸子,你们怕是找打!”

无相宗上至长老下到三个年轻天才,一个个气焰嚣张,指着沧澜国的武者们叱骂不止。

看到众人阴沉下来的脸色,甚至还变本加厉,越发猖狂!

“烂仓国的喽罗,你们惹上麻烦了!本来我家长老心情不错或许可以放你们一马,可你们既然敢甩脸子给我们看,今天这事果断不能善了!”

“你你你……还有刚才甩脸子的你们几个,现在跪下来给我们磕头赔罪,这件事情我们可以不计较,放你们滚蛋。”

“否则,你们今天免不了要一顿好打!”

三个无相宗的年轻天才气焰越来越嚣张,看那气势就差撸起袖子狂殴一场了。

“区区天枫帝国的二流下等宗门也敢如此猖狂,真是好一个无相宗!”

沧澜国主深深呼吸,脸色彻底沉了下去,冷眼扫视着众人,眉宇间寒光大放。

“怎么滴?不服是吗?”

“不服?那就让你们服!”

轰、轰、轰!

三声轰鸣骤然而起,无相宗的三个年轻弟子骤然掠动而出,朝着沧澜国阵容掠来。

三人气息大涨,左右两人散发出半步玄天境巅峰的气息,中间那外身材高大粗壮的弟子,更是达到准玄天境的层次!

三人加起来,实力着实不容小觑。

领头一人直指沧澜国国主,左侧那人直奔楚天化而去。

“嘎嘎嘎!没想到烂仓国这种小地方竟有如此绝色娇娘,你们两个不用走了,今晚就留在这里伺候小爷……”

右侧一人本想对罗大千出手,可视线一转,突然满脸邪笑地朝着云湘涵和项兰雪的方向冲了过去,两眼之中腾起两团贪婪之火。

“找死!”

暴喝声蓦然响起,姜天身形一晃骤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他的手掌已然印在了那人的胸膛。

嘭!

“啊……”

伴着一声沉闷的轰鸣,那半步玄天境的无相宗弟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撞破院门倒飞进院内,身躯爆成了一团血雾!

嘶!嘶!

另外两个无相宗弟子脸色大变,骇然一惊!

他们三人虽然数这人实力最弱,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而这样的实力,竟然挡不住那个沧澜国武者的一拳?

他们甚至发现,对方出手之时,根本就没动用血脉灵力?

这怎么可能?

两人下意识地对视一眼,皆是满脸骇然之色,心神剧震不止!

“不好!”

“小心!”

无相宗的两位长老意识到不妥,脸色陡变的同时忍不住大声示警。

而与此同时,两个年轻弟子早已有了反应,二人各自暴喝一声,掉转方向朝着姜天狂攻而去。

“小子,给我死!”

“去死!”

二人各自全力出手,周身气息疯狂暴涨。

姜天虽然只出了一拳,但实力已经摆在那里,二人完全不敢大意,毫不迟疑便激发了血脉异象!

轰!

轰隆隆!

伴着一阵狂暴的轰鸣,半空中幻化出两轮巨大的白色玄阳,那名准玄天境弟子的玄阳异象,更是白光大放,仿佛在突破玄阳境的界限,强行撑开一片虚空!

姜天面带冷笑,两眼中闪过一缕寒光!

“怎么回事?”

“是上等四十九号院!”

“搞出这么大动静,究竟发生什么了?”

“走,过去看看!”

剧烈的轰鸣和醒目的异象,立即便心动了附近院子里的武者,令他们大感震惊。

虽说北卫城并不禁止武者交手,但在天华居客栈里面搞出如此动静,还是令人感到吃惊。

嗖、嗖、嗖、嗖!

刹那之间一道道身影便疾掠而来,准备看这场热闹。

“是北卫城二流宗门无相宗的人!”

“敢跟他们冲突,至少也得是二流势力或者武道大国的顶尖势力吧?”

“咦?那些……是什么人?”一道道视线落在姜天等人身上,不由大感迟疑。

“我认得那人,他是沧澜国国主!”一个白袍老者眼前一亮,颇为吃惊。

“沧澜国?那是哪个武国?”

“这不是什么大型武国,只是天枫帝国北部区域的一个武道小国而已,他们怎么跟无相宗的人动起手来了?”白袍老者皱眉叹息不已。

“什么?区区一个武道小国,竟然敢招惹天枫帝国的二流势力?”

“无相宗虽然是二等末流的势力,但也绝非随便什么小国能够得罪的。”

“竟敢拿鸡蛋碰石头,沧澜国的人还真够胆色!”

“呵呵,原本还想看场热闹,现在看来根本没什么悬念了,我对沧澜国虽然没什么负面印象,但不得不说他们这么做简直是在找死。”白袍老者摇头长叹,眼中闪过深深的失望。

“散了吧,这样的交手,还有什么可看的?”

“呵呵,沧澜国小来的人,到了天枫帝国还不知收敛,这是嫌自己命太长啊!”

“没意思,散了散了!”

众人摇头叹息,一个个失望不已。

原本以为是一场势均力敌的交手,没想到竟然是以卵击石的闹剧,着实有些倒人胃口。

几个武者甚至看都不再多看一眼,便直接掉头飞走。

可转眼之后,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

“嘶!他在干什么?”

“嗯?”白袍老者闻言也是眼角一跳,凝神看去不由脸色一变,大感离奇!

他看到了什么?

他赫然看到,来自沧澜国的那个年轻武者,竟然迎着两个无相宗弟子愣头愣脑地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