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9章 闻风而动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况且刚才那十几人,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玄阳境巅峰,撑死也就是接近半步玄天境。

这样一批人,对于圣玄宫来说份量并不太重,杀与不杀影响根本不大。

实际上,这位冷长老若想出手的话,甚至都不用停下飞舟。

以其半步玄天境的强横实力,只要凌空挥一挥手掌,下方的十几人便会尽数死于非命。

显然这位冷长老比他考虑得更加全面和周详。

不过他很清楚,如果此时姜天就在眼前,他会毫不犹豫出手镇杀那些圣玄宫武者,把所有好处揽到自己手中。

而实际上,这位冷长老并非据点的常驻长老,而是管长老的一位至交好友。

若非为了寻找姜天,管长老恐怕还未必会求助于他,毕竟多一个半步玄天境强者,就等于多一个人分摊那些好处。

另外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圣玄宫和圣冥宫的强势插手,忌惮于这两个势力,管长老也是不敢怠慢,所以才果断请来了这位至交,帮忙搜寻姜天。

隆隆!

血色飞舟划空而过,仿佛一片巨大的血云,散发出凛凛威势,所过之处诸多武者尽数避让,唯恐惹了它的晦气。

……

随着各方势力的不断搜寻,众人在全都一无所获的情况下,渐渐开始回过神来。

加之各种消息的不断汇聚,以及各方相互安插的奸细传讯,综合种种消息来看,他们之前搜寻的地点明显大有误区。

隆隆!

黑月国中部,一艘数十丈大的黑色飞舟掉转方向,携着隆隆巨响破空而出,朝东北部边境狂遁而去。

轰隆隆!

黑月中南部,两艘血色飞舟在云层间相遇,随即掉转方向破空疾驰,并肩直插东北部边境。

嗖……隆隆隆!

黑月中东部地区,一艘黑色飞舟凌空顿住,短暂的停留之后,迅速向北折行,在高空的云层中留下一道醒目的痕迹。

除了这些数十丈以上的大型飞舟以外,黑月国其他地方还有一些中小型飞舟也先后接到传讯。

而这些收到传讯的飞舟无一例外,全都掉转方向,朝着黑月国东北部边境,那片三国接壤的地带全力赶去。

……

“嗯?搞什么鬼!”

黑月邪人搞出的动静实在不小,以至于惊动了同样了寻找姜天的一个金袍老者。

原本这个金袍老者正在凭借某种秘术追踪姜天,可惜由于目标行踪飘渺,时隐时现,他引以为傲的秘术竟然也失去了以往的奇效,变得时灵时不灵了。

这让他感到无比郁闷,甚至万分恼火。

不过现在,当他目睹一个个黑衣邪人以及不止一艘大小飞舟全部朝一个方向赶路之时,他顿时像是想到了什么。

“难道说……他们发现了那小子的踪迹?”

一处高高的山崖上,金袍老者遥望数千丈外破空狂遁的几艘飞舟,目光闪烁不定。

回想他这几天以来的种种努力,他忽然脸色一沉,眼中精光大放!

“是了!前后搜索过那么多地方,全无那小子的丝毫踪迹,如今看来……这些黑月邪人很可能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

脑海中念头闪过,金袍老者阴沉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狰狞之色。

下一刻右手一翻,祭出一艘银色飞舟,闪电般破空而走。

隆隆!

震天的轰鸣声中,飞舟划出一道长长的银线,紧跟在那些黑色飞舟之后,朝黑月国东北部那片三不管的地带狂遁而去。

“姜天!这次看你还往哪里跑?”

金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龙家的那位太上长老。

在数日搜寻姜天无果之后,他一度陷入困境,不过这种困境随着大批黑月邪人的集结异动而被打破。

这些邪人的举动,佛找为他点亮了一盏明灯,让他无需再耗费太大力气,便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目标。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次,老夫绝不会空手而回的!”

龙家太上长老狰狞一笑,两眼之中闪烁着森然寒光。

虽然黑月邪人中不乏半步玄天境高手,但以他的实力,倒也不惧什么。

数日之前,他在圣血宫据点中大肆出手,在那位据点头号长老眼皮子底下先后杀了十几个黑衣邪人。

此后更是与那位据点长老直接交手,结果几乎不分胜负,对方只是占了主场之利才稍稍得了几分便宜。

最后,还不是眼睁睁看着他狂遁而走?

虽然他也付出了些微的代价,但这点代价对一个半步玄天境强者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每每想到这里,龙家太上长老便心情激荡,对自己暴涨的实力越发感到满意。

“哼!也怪老夫不够果断,如果半年之前就在家族灵脉中强行冲关,龙须城一战,岂会有姜天的活路?”

片刻的激动之后,龙家太上长老不由摇头暗叹,心中满是遗憾。

那个时候,如果他能具备现在的实力,哪怕当着沧澜国各大高手的面,自问也能拿下姜天。

那么一来,岂会有后面这些烂事?

姜天身上的种种宝贝,又岂会暴露在黑月邪人的视线之中?

想到这里,他不由更加懊悔了!

“姜天!你带给老夫的痛苦和仇恨,老夫定要十倍百倍偿还!”

龙家太上长老沉声咆哮,话声仿佛一道惊雷般在高空炸响,转眼便被破空疾驰的飞舟轰鸣所冲散。

……

隆隆隆!

轰隆……轰隆隆隆!

沉闷的轰鸣声响个不停,一艘又一艘飞舟不断破空而至,汇聚在黑月国东北边境的某处山林上方。

嗖!嗖!嗖!

隆隆……隆!

后方的天空中,仍有一艘艘大小飞舟疾驰而来,一路掠起犀利刺耳的破空之声。

“竟然来了这么多人?”

“哼!人再多又有何用?有咱们冷长老在场,姜天和他的宝贝,绝不会落在别人手中!”

悬停半空的血色飞舟上,几个武者冷冷扫视着周遭的情形,眼中寒光闪烁不定。

“嗯?”站立舟头的血袍冷长老忽然眉梢一挑,回身望向后方虚空。

只见一艘艘黑色飞舟拉出的轨迹后方,忽然现出一道醒目的血影。

而这道血影刚一显现,便有如一道血丝般疾速拉长,以惊人的速度向这边破空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