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8章 血袍现身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看到这一幕,姜天终于是心头一松。

虽然一时之间并不能轻易斩杀对手,但陈长老终究还是被他压制,至少无法再阻拦三位长老离开。

一念及此,姜天顿时扭头向那边看去。

在他的视线之中,三位长老已然掠出大半的距离,只剩下一百来丈便要到达禁制之前,届时只要挥动令牌便能打开缺口,遁身而出。

一旦他们离开,他便彻底没了后顾之忧,可以大肆放手施展了!

“姜天,千万小心呐!”

“我们这条命,是你救下的,你也不能出任何意外!”

“姜天,一定要活着回来,我们在宗门等你!”

转眼之后,三人便掠到了禁制之前,忍不住回头向姜天告别。

“三位长老放心,我自能脱身,你们速速离开,不要耽搁!”

姜天重重点头,心头一块石头即将落定。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深沉的声音却有如惊雷般响彻虚空!

“哼!你们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只可惜……今天谁也走不了了!”

话声荡开的同时,一股庞大的武道意志笼罩而下,当即便落在三位沧云宗长老身上,令他们心神剧震,身躯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下一刻,当他们想要强行抵挡之时,却骇然发现,一身灵力已被死死压制,根本无法调动了!

“谁?”

“什么人?”

“该死!怎么会这样?”

三人脸色大变,骇然失声!

“嘶!”姜天也是脸色一变,心头忽觉不妙。

这一刻,他甚至都无暇理会陈长老,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上方虚空。

只见那边一阵灵力波动,一道血光笼罩的身影蓦然浮现而出,赫然是一个血袍老者!

此人仿佛从虚空中凭空化生,一经出现便散发出强大的武道意志!

隆隆隆!

强横的威压自其身上扩散开来,直接笼罩数百丈虚空,把姜天连同三位长老甚至跟巨妖手骨争斗不止的陈长老等人全部都笼罩其中!

“不好!”

姜天心头一沉,脸色变得难看之极!

下一刻,他便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本来留你们一命还有些用处,既然你们这么急着寻死,老夫这就送你们上路!”

傲立半空的血袍老者沉声冷喝,出不见如何出手,周身便荡出一道血色波动。

轰隆隆!

血色波动只是微微一晃便消失在他身前,下一刻蓦然出现在三人上方,携着一股恐怖的威压笼罩而下。

“该死!”

“不好!”

“啊……”

嘭!嘭!嘭!

惊呼声刚一响起,三人的身躯便爆成一团血雾,当空飘散开来!

一枚染血的黑色令牌孤零零地掉落而下,眼下就要落入下方山林之时,一道血光从虚空中飞掠而出,卷着这块令牌一飞而起,落到了血袍老者手中。

“姜天!”血袍老者沉声冷喝,深邃的眸子冷冷注视着对方。

“嗯?”姜天脸色一沉。

“你以为没有老夫出手,他们就一定能活着离开吗?”血袍老者冷冷开口,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什么意思?”姜天眉头紧皱,脸色越发难看,隐隐之间有了某种猜测。

而就在这个念头升起的同时,对面的血袍老者轻轻挥手,将那块染血的黑色令牌抛向前方的禁制光幕。

砰!

黑色令牌撞在禁制光幕上,发了一声平平无奇的响声,却没能穿透光幕,甚至都没能荡起任何灵力波动!

“原来如此!”

姜天心头一沉,暗道果然如此!

难怪血袍老者先前会那么说,闹了半天,这种令牌根本不能用作通行的钥匙。

不过他也是奇怪,先前他明明就是用这种令牌打开禁制来到据点的,怎么想要离开时却不行了呢?

血袍老者冷冷一笑:“或许你已经猜到原因了,没错,这处据点的身份令牌,只能进不能出!”

“哈哈哈哈!”与此同时,一阵狂笑在身后响起,却是那位陈长老强行摆脱了巨妖手骨的纠缠,掠到了一旁。

“姜天!你还真是天真的可以,真以为这处据点是想走就能走的吗?实话告诉你,就算是陈某,也要拿到管长老亲自下发的‘通行灵符’才能打开禁制光幕的!”

听到陈长老的解释,姜天的脸色再次沉了下去,眼中寒光闪烁,周身杀气动荡不止。

如果只是陈长老一人,他自问可以应付,可如今又多出一个血袍老者,局面着实变得无比险恶。

更不用说,这血袍老者的修为实力,明显强过陈长老不少,哪怕单独对付他一人,也是并不容易!

“陈长老,不得不说,你着实让管某有些失望了!”

血袍老者脸色微沉,冷冷望向下方的陈长老,眼中满是冷色。

“管长老息怒!先前都是这小子运气好,现在不会了,我马上就把他拿下,亲自交到你的手上!”

陈长老脸色一变,不由分说狂掠而出,准备再次出姜天出手。

血袍长老冷冷看着这一幕,嘴角挂着一丝冷笑,却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任由陈长老施为。

姜天抬头看了血袍老者一眼,发现其似乎并无出手之意,不由微微皱眉。

但对他来说,这倒也是一件好事,毕竟他可以先行对付陈长老,压力自然不算太大。

不过这并不能保证,对方就不会突然出手偷袭,但无论如何,他都要先应付过陈长老再说了。

“姜天,这次看你还能往哪里逃?”

陈长老怒喝着掠空而来,毫无保留疯狂出手,攻势明显更胜先前!

在管长老的怒斥下,他已经再无退路,只有把姜天拿下才能挽回些许颜面,否则必得讨不得好。

而对于姜天来说,有了单打独斗的机会,他必须要全力解决这个对手。

否则一旦落入二人的联手围攻,莫说没有什么胜算,甚至连脱身都是个问题。

“来吧!”

姜天疯狂怒喝,右手隔空猛挥,两道金光顿时狂掠而至,朝着陈长老疯狂绞杀而去。

“哼!真以为我会怕它们吗?”

陈长老一脸疯狂之色,在血脉异象的加持之下,周身气息已然达到顶点,出手便是毫无保留,狂暴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