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9章 坑我下水?没门儿!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宗主不必紧张,我说半个时辰,还是高估他们了,以眼下的情况来看,恐怕不过一炷香的工夫,此阵必破!”

“你……你说什么?”楚天化闻言大吃一惊!

然而让他吃惊的并非法阵可能会提前被破,而是姜天这番在他看来“大言不惭”的判断!

到了这个时候,他非但不知收敛,不寻退路,怎么还在继续加码儿?

“姜天!你知道万一打赌输掉的后果吗?”

楚天化脸色深沉地看着姜天,眼中分明有着埋怨之色,甚至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姜天定定看了他一眼,摇头笑道:“宗主多虑了!我知道你可能在为我担心,但我还是要毫不客气地告诉你,这种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

“什……什么?”楚天化脸色一沉便要发火,下一刻却又摇头暗叹,彻底没了脾气。

是呀!

既然姜天都不担心,不怕面对失败的结局,他这个旁人操那么多闲心又有什么用呢?

“宗主!既然你这么担心,不妨也跟我打个赌如何?”姜天悠然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

“我跟你……打赌?噢!”楚天化大摇其头,恨不得冲上去打姜天狠揍一顿。

事情都到了这步境地,这小子还有这等心思!

只是跟太上长老打赌还不够,现在更是想要跟他再赌上一把?

这莫非是明知自己会输,也不怕再多输了局了吗?

“你这小子……老夫没工夫跟你胡闹!”楚天化大袖一甩,冷冷斥道。

“呵呵,没想到宗主竟然如此谨慎,不过这样的话,你可能要错过一次大好机会了!”姜天悠然笑道。

“什么大好机会?”楚天化一脸无语。

“在太上长老面前扬眉吐气的机会啊!”姜天嘿嘿笑道,眼中分明有着某种促狭的意味。

“你……你这小子,说什么胡话?在太上长老面前,我有什么好扬眉吐气的?”楚天化摇头无语,眼珠瞪得老大。

姜天却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眨眼一笑。

“宗主其实误会了,我跟你打赌,只是想送你一局罢了!”

“送我一局?”楚天化闻言眉头大皱,有些听不明白姜天的意思。

他发现,他已经完全猜不到姜天的心思了!

什么叫送他一局,他有什么可送的?

看目前的情况,姜天肯定会输给三位太上长老,既然如此,姜天拿什么送他?

既然已经有了先前的赌约,楚天化现在就算再掺和进来,也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还会惹来太上长老的白眼。

姜天是不是自作聪明到脑子短路的地步了?

姜天仿佛看出了他的疑虑,深沉一笑道:“咱们这样,我还是按半个时辰算,而你,就笃定说一炷香之内法阵必破,如此一来等法阵破掉之后,太上长老岂不会对你彻底刮目相看了?”

姜天一边说着,一边挑动眉梢,一副充满诱惑的表情,一度还真让楚天化心意大动。

这的确是一次大出风头的机会!

只是……如果赌输了,那可就是自打耳光的下场了。

权衡利害之后,楚天化还是压下了这种冲动。

因为他很难相信姜天的判断,半个时辰都不可能,别说什么一炷香了?

“这小子疯了,简直是疯了!”

楚天化心中暗暗笑骂了几句,甚至有些恼火地想到,姜天很可能想要把他坑下水,想要用他的惨败来转移三位太上长老的注意力。

想到这里,楚天化突然又笑了,而且笑得十分古怪!

“姜天,好小子,真有你的!”

“什……什么?”姜天闻言一怔,有些被楚天化的反应给吓到了。

他不明白,不就是打个赌吗?

楚天化要赌就赌,不赌也没啥,反应为何这般……诡异?

“宗主!你不想参加也就罢了,没必要……这样吧?”

姜天一脸“惊恐”地看着楚天化,甚至有种上去摸摸对方额头有没有烧坏的冲动,但面对一宗之主,他终究是没敢这么做。

他在这里盘膝坐着,对方端身立着跟他交谈,已经是不合常理的作派,他着实不好再得寸进尺了。

“你小子……怎么用这种眼光看着我?”

察觉到姜天那种看白痴的眼神,楚天化嘴角猛chou,一脸恼火之色。

“我这眼光有问题吗?那你刚才……怎么一脸怪笑?”姜天挠头不已,感觉一头雾水。

楚天化就算不相信他的判断,拒绝他的邀请,也应该是拒绝了事,顶多斥责他几句罢了,为何用那种诡异的笑容看着他?

这让他想不明白。

可他哪里知道楚天化的心思?

楚天化真正想的,却是姜天心智超常,在这种近乎“绝境”的情况下,还有那等玲珑心思,想把他坑进来为自己“垫背”,拉他当“踏脚石”,以便缓和太上长老的怒气。

在一般人看起来,这似乎有些不地道,或者说是有些“卑鄙”,但在楚天化心目中,却又是另一种效果。

他看到的,除了那些让他产生小小不悦的感受之外,更多的,却是姜天那深邃而不失玲珑的机敏心思!

强大的修为实力或许能够培养,但一个人的心智、思路和境界,却很难通过外力改变和提升。

姜天能具备如此七窍玲珑般的诡变心思,着实让他惊讶,而在惊讶过后便是一阵暗自的狂喜!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潜力,将来的成就恐怕更加无可限量!

把宗门的未来托付到这种人手上,他还能有什么顾虑?

有这样一个心思玲珑有勇有谋的人执掌,将来的沧云宗何愁不兴?

皱眉之间,楚天化的思绪便超脱了眼前的困境,想到了往后数十年乃至数百年间,沧云宗傲立沧澜之巅,吞云吐雾,豪气冲天的壮阔画面,心中便是一阵激荡!

“怎么样宗主,时间差不多了,这个赌你再不打,可就没机会了!”

感受到虚空中的灵力变化,姜天微微皱眉,急切催促起来。

楚天化收回思绪,摇头一笑:“你小子死了这条心吧,赌我是不会跟你打的,老夫还不想在太上长老面前弄个狗吃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至于你那点坏心思,还是给老夫老老实实收起来,在这个宗门里,想坑我下水拿我当垫背的人,还没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