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1章 强势击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但就在他想要出手之际,却发现姜天的速度快得惊人,完全不比他和对面的同位慢上多少。

这一幕让他大感震惊,也就是说,姜天这次出手,他根本来不及阻拦!

“小心!”

尽管私下里多有龃龉,但为了这次任务的成败,他却不得不提醒同伴。

然而,话声还未落定,前方再次响起一阵刺耳的爆响!

“吞天指!”

轰轰轰轰!

伴着几声怒喝,姜天并指狂击,密密麻麻的紫色光环骤然闪亮,瞬间凝出一道道紫色巨指狂击而出。

“该死!岂有此理!”

对面的黑袍老者破口怒骂,尽管把手中蓝刀舞成了团幻影,却仍然有些抵挡不住姜天的强横攻势。

吞天指不仅速度奇快,蕴含的力道更是堪称恐怖,竟然让他有种难以招架之感!

对于一个玄阳境中期强者来说,这的确有些太过骇人了!

“不可能!这小子实力不可能这么强!不会的!”

黑袍老者厉声暴喝,脸色难看之极。

“坚持住,我来了!”

狂怒的暴喝响彻虚空,同伴已然全力赶来,不由分说手握一根血色短棍,朝着姜天后背隔空砸去。

轰隆隆隆!

狂暴的轰鸣骤然而起,一道道血色棍影仿佛凭空荡起的血色暴雨般狠狠扑击而出,速度奇快无比。

姜天若要继续攻击先前的老者,势必就会被后方的棍影砸中,付出惨烈代价。

而若是抵挡这些棍影,势必就会错过刚刚获得的优势,错失重创黑袍老者的良机。

至少在两个黑袍老者看来,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但是下一刻,二人却同时脸色大变,陷入深深的骇然!

嗖!

伴着一声刺耳的厉啸,姜天右手并指一点,一道红白交替的奇异长剑骤然爆射而出,朝着正前方的老者电射而去。

紧接着,一阵轰隆隆的恐怖巨响骤然而起!

姜天闪电般回身猛击,双臂狂舞不定,在身前幻化出一层浑厚的紫色拳幕,硬生生挡下了狂砸而下的密集棍影。

“嘶!怎么可能?”黑袍老者咬牙怒喝,脸色难看之极。

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手中的血色短棍,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这可是一件天阶法宝,在玄阳境中期武者手中堪称威力绝伦,怎么竟被姜天一阵狂轰便稳稳挡下了?

而就在他稍稍失神之际,对面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

“啊!不……”

小巷深处灵光一闪而逝,黑袍老者的声音却戛然而止,彻底没了声息。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看着小巷尽头那无力颓倒的身影,手握血色短棍的黑袍老者彻底震惊了,眼中闪过浓浓的骇然之色!

“你……你的实力,怎么……”

“很意外吗?”姜天冷冷一笑,眉宇间寒光一闪,令黑袍老者心神猛颤。

直至此时他才明白,对方的修为比他们想象中高出太多,甚至可以说,双方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怪物……怪物!”

黑袍老者心神剧震,握着血色短棍的手都有些颤抖不稳了。

嗖!

剑啸声起,姜天随手一招,赤雪剑髓飞到身前。

倘若在空旷地带,他或许会跟对方徒手交战,打磨一下修为。

但在这耳目众多的沧京,他可没心思跟对方罗嗦。

正值武道大会的档口,他可不想节外生枝,引起太多的关注和不必要的麻烦。

“该死!”

黑袍老者也算清醒,回过神来之后心中只剩一个念头。

逃!

嗖!

黑袍老者二话不说,手握短棍朝着姜天猛砸几记,同时毫不迟疑转身朝着小巷之外狂掠而去。

开玩笑!

姜天一剑便斩杀了廖长老,想要杀他自然也是轻而易举。

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敢再有别的想法?

当然只能逃命了!

轰!

心头万分焦急之下,黑袍老者爆发出最快的速度,在虚空中荡起一声沉闷的轰鸣。

然而,他的速度虽快,却远远比不上姜天手中的剑!

“爆剑!”

嗤!

随着姜天右手一挥,赤雪剑髓化作一道长长的闪电狂击而出,刹那之间便在夜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红白色印痕!

轰隆!

伴着一声惊天的爆响,那位黑袍老者连一声惨叫都没留下,便肉身爆裂化为了一片血雨洒落而下。

“回来!”

姜天右手一挥,赤雪剑髓悠然倒飞而回,剑尖上却还挂着一个物件,正是刚才那人的储物袋。

与此同时,姜天转身走向小巷深处,抬手抓过另一个老者的储物袋,并将又把蓝色长刀收进紫玄界,随即屈指弹出一朵紫焰将其化成飞灰。

紧接着,他便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掠出小巷的同时手中已然多出了一根血色短棍。

“原来是这些人!”

姜天微微皱眉,目光闪动不止。

来人虽未表露身份,但来路已经昭然若揭,他只是稍一琢磨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从这些人手段、法宝和种种路数来看,他们不是圣玄宫便是圣冥宫的武者。

而经过一番仔细琢磨,这些人来自圣冥宫的可能性似乎更大。

毕竟闽领主在圣冥宫中地位不低,他的死很可能会引起圣冥宫高层的震怒,再加上一次出去两个玄阳境中期强者这种手笔,想必也只能圣冥宫和圣玄宫这种强大的存在能够做得出来了。

“快,在那边!”

“怎么回事?”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嘶……”

几乎就在姜天掠出小巷的同时,一队披罩执戟的皇族巡逻卫士已然飞速赶了过来。

看着街面以及附近建筑上残留的斑斑血迹,众人眼角抽搐,心头骇然不已!

只看眼前这场面,便知道交手之人实力相当不凡,而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对手轰得渣都不剩,出手之人的实力更是可想而知。

“咦?里面还有!”

“快!”

卫士头领大手一挥,众人便朝着余焰未尽的巷尾冲去,不过留给他们的却只有一团飞灰而已,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岂有此理!”

“竟然让那人跑了!”

众人目光冰冷怒喝不止,卫士头领却眼角抽搐,额头冒汗,心中暗呼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