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7章 惊艳的女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呵呵!说来也是巧合,我所在的家族中曾有一位客卿长老,正是来自云象国!”

“原来如此!”

两位天罗宗弟子目光闪动,彼此交谈着,但脸上表情却始终十分平静,并无任何惊奇的反应。

看他们的样子,仿佛只是一群走路都不太稳的幼童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身材稍胖、个头稍高的强壮孩子一样,并不值得太过惊讶。

比试继续进行,一轮轮弟子分出胜负,登台又退下,不久之后,又换了新一轮武者。

众人依旧很是不耐烦,但是姜天的目光却忽然一缩,仿佛看到了什么惊奇的事情!

“嘶!终于来了!”

“姜师弟,怎么了?”牧云端闻言一阵吃惊,楚芸闻言也是疑惑不解。

然而姜天仿佛并未听到他们的声音,两眼始终直愣愣地盯着对面的某座擂台。

这座擂台距离他们并不太近,中间还隔着另外三座擂台,加之有人正在交手,所以人影晃动之下一时显得有些凌乱。

不过,姜天的注意力显然不在那些兔起鹘落的武者身上,而在隔了三座擂台之后的第四座擂台上!

“嗯?”牧云端和楚芸彼此对视一眼,不由有些奇怪。

再一细看却不由眼角一跳,顿时明白过来!

那个擂台先前还是空的,此时此刻刚刚上来两个人,这是一男一女。

男的身穿青袍,相貌一般气息平平,是一个准玄境武者,而对面的女子却很不一般!

“这……”对着那个女子打量片刻,牧云端不由眼角跳动,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哼!你们……你们怎么都这般反应?那个女弟子的确很漂亮,但也不至于让你们这样吧?”

楚芸一边打量着那个银袍女子,一边默默嘟囔着,尤其看到姜天那双眼一眨不眨的专注神态,心中便不由很是郁闷。

尽管她心里颇有些不舒服,而且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当她看清对方模样之时,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子的确十分惊艳!

对!

刚刚登上擂台的那个女子,让同为女人而且相貌不俗、资质不凡的楚芸都感到惊艳!

“嘶!怪不得你们一个个这般反应,原来……嗯?”

楚芸皱眉叹息,扭头一看却愣住了!

她忽然发现,此时此刻身边的所有男弟子,一个个全都伸长了脖子,怔怔地看着那个擂台。

准确的说,是万分专注地凝视着刚刚登上擂台的那个银袍女子!

没错,正是姜天此时正在关注的那个银袍女子!

“你……你们……简直岂有此理!”楚芸羞恼之下忍不住皱眉冷斥,恨恨地咬着嘴唇。

说起来她也是相貌不俗,可这些家伙怎么就对她这个近在咫尺的美女视而不见,偏要对那个陌生的女子露出花痴般的表情?

唉!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人比人气死人,用在此时恰恰便是最好的写照!

且不说身边这些年轻男弟子,就连宗门长老乃至两位峰主也都顺着弟子们的视线向那边望去,定睛之时也是不由一阵怔愣!

“哼!这些男人都是一个德性,真是气死我了!”楚芸皱眉冷斥,狠狠吐着闷气,完全没想到连这些一把年纪的峰主、长老们都不能免俗。

“还是宗主大人见多识广,心志沉稳,不像他们这般轻浮,哼!”

楚芸狠狠吐出一口闷气,这般想着,便下意识地向宗主楚天化望去,眼中闪过一丝欣慰。

然而,当她的目光落在楚天化身上时,顿时又愣了!

“嗯?”

她赫然发现,一向心智沉稳万人景仰的宗主楚天化,此时此刻竟然也……竟然也在怔怔地看着那个擂台!

没错!

堂堂沧云宗宗主楚天化,也是一脸惊艳地注视着那个银袍女子所在的擂台!

“这……”楚芸又气又恼,郁闷得简直要吐血了。

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

楚天宗这一宗之主,也是不能免俗啊!

“哼!我真是看错人了!”楚芸心头郁闷无比,暗叹人心不古。

这些人好歹也是沧澜国最顶尖的人物,怎么看到一个美女就这般大惊小怪了?

此时此刻,她忽然觉得,天罗宗和金元宗那些傲气凌人的天才们,肯定不会是这样的。

是啊!

他们连沧云宗都看不起,会在乎一个小有姿色的附属国来的女子?

当然不可能了!

这么想着,楚芸的视线便从楚天化身上移开,迅速向旁边的金元宗和天罗宗阵营望去。

然而,当她满怀希望的目光落定之时,脸色却蓦然一黑,气得想要骂娘了!

“怎么……怎么连他们也?”楚芸紧咬嘴唇,心中一阵恼火。

这会儿功夫,天罗宗和金元宗的一众天才弟子也都伸长了脖子,瞪眼看着那个银袍女子,这么多人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简直堪称一大奇景!

相比之下,这两个宗门的宗主长老表现倒还稍稍有所克制。

虽然也在凝神注视着那个女子,但不管怎么说倒还保持着几分镇定与自持,并未彻底失神。

“唉!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楚芸咬牙暗骂,默默地怒斥道,排解着心头的郁闷。

当他再次望向姜天之时,却发现对方轻轻眨眼,缓缓吐出一口闷气,脸上露出某种复杂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她的心情忽然稍稍好了些。

是啊,那女子如此惊艳,想必早就是名花有主了吧,这些家伙就算再怎么垂涎,恐怕也没那个福气的。

想到这里,她看向姜天的目光不由更加明亮了几分,心中竟莫名有些得意。

“天呐!好惊艳的女子!”

“她叫什么名字?是哪里来的武者?”

“看样子她也就二十几岁吧,应该还没嫁人吧?”

不仅这边的观战席上有人惊呼,就连其他几个观战席也一样,不乏有人对着那个银袍女子指指点点,热议不止。

除了这些武者之外,整个广场上也是惊呼四起。

许多前来观摩的武者百姓忽然转移了视线,纷纷看向那座擂台,仿佛那个女子比所有的比试还要精彩好看。

“咱们又见面了……”

姜天深深呼吸,催动灵力默默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