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6章 鄙夷与嘲讽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而以沧京如今的情况来看,在武道大会期间对方就算下手也不可能搞出太大的动静,那样只会引起沧澜皇族的震怒,从而引来禁军的镇压。

如此一来,对方能够使出的手段也就相对有限了。

“哼!不动手则已,真要动手,我可没怕过谁!”

姜天冷冷一笑抛开了杂念,和几位同门一起离开了观战席。

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广场上人群深处却有几个人同时看着姜天,脸色阴冷,目射寒光!

“看到了吗?”

“哼!真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把他干掉!”

“别着急!都到了这一步,也不差这几天了,再忍一忍吧!”

“哼!”

几人咬牙暗骂,随即脸色阴沉地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而在更加拥挤的人群深处,一个面色白皙目光冰冷的青袍男子却在缓缓摇头,一脸失望之极的样子。

“没想到第一天出场的都是这等货色,着实令人失望!”

此人皱眉扫视着广场上的人群,片刻之后摇头一叹,若有所思。

“看来,只能等后面的比试再说了!”

青袍男子眉宇间闪过一道阴冷之极的光芒,面无表情地转身隐入了人群之中。

……

武道初试第一天就此结束,第二天也是波澜不惊,转眼便到了第三天,也就是武道初试的最后一天。

经过前面两天的酝酿和发酵,前来观战的武者百姓越来越多,以至于偌大的广场上各个角落缝隙但凡能站人的地方全都挤了个水泄不通。

更有甚者,周边的一些楼阁亭台上都爬满了人,这些人无法到现场观战,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广场附近高高的建筑上观战。

有人的甚至直接爬到了这些高大建筑的顶端,虽然位置不算理想但胜在视线开阔,放眼望去整个广场一览无余!

轰隆隆!

此时此刻,武道初试正在火热进行,沉闷的轰鸣不断响起,各色灵光闪耀虚空,仿佛一道道巨大的烟花不断炸响,将广场周遭映得狂闪不定,着实令人目不暇接。

对于广场上的无数武者百姓以及观战席上的大部分人来讲,这种级别的比试着实让他们大开眼界,惊呼沧澜国武道水准之高。

但对于擂台对面三座观战席上的人来说,这三天简直一天比一天更加乏味。

好在今天已经是武道初试的最后一天,而且眼下已经是午后时分,他们只要再稍稍忍耐一下,便能彻底摆脱这种味同嚼蜡的境况了。

“哼!白白浪费老子三天时间,真他娘的郁闷!”

“谁不说呢?有这三天时间,咱们还不如到沧京城里逛一逛,怎么也比在这里看‘猴戏’强啊!”

天罗宗的几个弟子面带嘲讽,发泄着心头的郁闷。

要知道,这几天的比试虽然水准不高,但怎么也算是沧澜国的中上游水准了,至少要远高于沧澜国武道水准的平均线。

但就是这样的比试,在这些天才看来简直一文不值,一边三天着实看得想吐了。

跟他们一样,金元宗的弟子们也是看得越来越不耐烦。

虽然这些附属国度以及独立城池的武者们,偶尔有某些闪光之处,能让他们稍稍有些动容,但总的来说实在是水平低下,入不得他们法眼的。

沧云宗弟子们也差不多。

尤其岳峥、焦冰和端木云奇,这三天以来一直都是满脸鄙夷和不屑的表情,这几乎成了他们的脸谱,只要一来到广场便直接挂在脸上,丝毫不变。

要说真有什么变化,也只有在擂台上分出高低,获胜一方振臂欢呼的时候。

但这种情况并不能让他们动容,反而让他们有种想吐的强烈冲动!

这些人实力本就很差,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两个幼童打架,就算哪一方获胜也根本不值得欣喜,更无任何可取之处。

看到有人欢呼,他们甚至更加反感,心中的鄙夷越发浓重。

“哼!这些个喽罗,简直让人无语!”焦冰皱眉冷斥,满脸的鄙夷和不屑。

“呵呵,焦师兄淡定些!像他们这种乡巴佬,能有这种实力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端木云奇满脸傲气冷冷嘲讽,言语粗人不堪。

岳睁虽然不怎么说话,但从他的神情便不难看出,他的感想其实也差不多。

做为沧云宗参会弟子中的最强者,就连一般的玄阳境武者都难以入眼,何况是眼前这些玄月境小辈?

更有甚者,某些小型国度中选拔出的武者,竟然只有冲阳境的实力……这就更让他感到无语了!

其他几人倒还好些,诸如牧云端、楚芸、庞宁、宣鹏、杨自如、娄青岩这些,表面上看起来还算是比较淡定。

但实际上,他们心里多少也是有些不耐烦了。

这几人中修为最弱的都是玄月境巅峰,观摩这种层次的比试基本没有任何用处,反而那些弟子们“拙劣”的表现一再让他们眉头大皱,叹息不已。

相比之下,姜天倒是反应异常平淡,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

他淡淡扫视着一座擂台,视线在一对交手的男女武者身上掠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轰隆!

蓦然一声剧烈的轰鸣响起,却是某座擂台上灵光狂闪,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灵力波动!

“嗯?”

“什么情况?”

“嘶!这人实力竟然这么强?”

“呵呵!附属小国中能出现此等武者,也算是运气不错了!”

轰鸣声尚未落定,众人纷纷凝神望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年轻武者气息暴涨,只用一招便将对手震出了擂台,展现了强横的实力。

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

虽然展现出此等手段,这个白袍弟子的修为在众多顶尖天才看来,仍旧不值一提。

“这小子是什么人?如果放在沧京,或者是个可造之材,但在附属小国之中,恐怕终生都不会有太大的成就了。”

“我看看……好像是云象国的武者,没错,就是云象国!”有人略一打量,重重点头说道。

“云象国?”

“是的!正是云象国!这个附属国虽然也是个小国,但据我所知,在他们周边一带也算是实力不弱,周边的另外几个附属小国都以他为马首是瞻呢!”

“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