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这不是借口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镇主府的人召她们前来,并非什么歌舞助兴,更不是什么光彩好事,竟然……是让她们侍奉刚刚上位的厉长老!

几个稍和个性的女子稍有不从,立即便被姓厉的辣手斩杀,死状凄惨。

这一幕彻底震慑住了众人,这些弱女子不敢再反抗,只得站成一排供其挑选。

结果这位厉长老也不含糊,取舍不定之下索性将十几个歌舞伎全部留下,供其轮番享用!

如果一来,南崖镇上的几个歌舞肆直接改行,因为没有歌舞伎可用,彻底变成了酒肆。

不过这些歌舞伎自然也不是什么贞德烈女,其中一些更是久经风尘洗染,见过过厉长老的可怕手段之后,有些人便用尽手段巴结讨好,以求能够稍稍出头。

眼前这二女,便是今日刚换上来的侍女,一上来便使出浑身解数,讨厉长老欢心。

她们已经知道南崖镇换了主人,以前的镇主黄陆现在就在殿中站着,在厉长老面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咯咯咯……厉长老好手段!”

“厉长老实力强大,身子骨又壮硕,比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登徒子强多了,咯咯咯!”

两个侍女尽情卖弄着讨好的本事,惹得厉长老一阵开怀大笑,笑声中透出狂放恣意的味道。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今天这两个比前面那些可强多了,南崖镇总得有几个好货!哈哈哈哈!”

厉长老一连上下其手,一边啧啧赞叹,眼中哪还有什么“镇务”,剩下的只是骄奢享乐罢了。

说实话,那些天材地宝往来营生,其实根本不用他亲自去“梳理”,他只要坐在这里掌控大局,防止众人生变,就可以坐享其成,收取数不完的抽成了。

虽然距离闽领主许诺的“一城之主”尚有些差距,但从一手遮天独当一面的权势来看,其实已经不遑多让了。

“报!”

一声长长的呼喊响自殿外,紧接着一个青袍武者掠到了殿前。

“进来!”

黄陆瞥了一眼仍在尽情享乐毫无反应的厉长老,皱眉暗叹一声将来人召了进来。

“怎么回事?”黄陆沉声问道。

虽然已经丢了镇主的位子,但是镇子上的大小事务还是得由他操心,那位厉长老是来享受的,可不是来实干的。

“镇……镇主大人……”

“住嘴!什么镇主大人,叫我黄长老!”黄陆眼角猛chou,心中一阵狂骂,脸上却露出几分忌惮之色,连忙纠正道。

传讯武者一时没改进口,听到对方斥责不由脸色一变,下意识地抬头向宝座上望去。

好在那位厉长老似乎并未听到,依旧只是在寻欢作乐而已。

传讯武者心头微松,拱手道:“黄长老,外面来了一艘飞舟!”

“飞舟?什么飞舟?”黄陆眼角一跳,皱眉问道。

“就是……闽领主那艘!”

“嗯?你说什么!”黄陆初时不觉有异,但是听对方说完忽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几分疑惑之色。

传讯武者说罢退到一旁,黄陆却还在皱眉沉思不定。

眼前的情况,明显让他觉得有些不对。

如果是闽领主的飞舟,肯定会直接落下来,甚至那些人会直接闯进大殿,大逞威风。

但是如今飞舟来临,却没闹出什么动静,这可有些古怪了!

“你说什么?闽领主的飞舟!”

宝座上的厉长老蓦然端身坐起,带得攀在身上的两个半裸女子一阵惊呼撒娇。

传讯武者一时没反应过来,继续向外走,眼看就要走出殿门了。

“哼!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找死!”

厉长老脸色一沉,右臂撑开挂在身上的女子,手掌隔空一握一股灵力当即狂涌而出。

“啊……长老饶命!”

传讯武者还没走出殿门,便被一股灵力隔空抓住了脖子,当即发出惊恐的惨叫,嘶声求饶。

“你说什么?”厉长老假装没有听见,皱眉问道。

“长……长老饶命!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向黄长老禀报!”传讯武者惊恐地解释道。

“你叫我什么,长老?”厉长老狼狈一笑,脸色立时变得阴沉可怖起来。

“不……城……是城主!”传讯武者脸色一变,连忙改口,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坐在这里,统领整个南崖镇,你却叫我长老?真他娘的找死!”

嘭!

话声未落,厉长老右手隔空一握,直接掐断了传讯武者的脖子。

前镇主黄陆本想抬手制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嘴角抽搐,硬生生咽下了嘴边的话。

这个时候多说无用,强行出头还会惹对方嫉恨。

如今,他这个前镇主已经是可有可无,对方若是一个不高兴难保不会把他杀掉泄愤。

为了自保,他只能任由对方胡作非为了。

杀掉传讯武者之后,厉长老阴沉着脸,冷冷看向黄陆。

“黄长老,看来有些事情,你交代的还不够仔细呀!”

黄陆眼角一跳:“厉长……额,镇主大人息怒!这些下人一时没改进口来,属下以后自会训教!”

黄陆挤出一丝笑容,强行作出一副自责之色,心中却在滴血骂娘。

对方抢了他的宝座,还要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架势加以训斥,他还不能有任何反驳,这实在太他娘的窝心。

若不是忌惮于对方的修为和其背后的势力,他早就想一走了之,可一想到对方的强横手段,他就不敢这么做。

如果单单只有一个厉长老,他大可以联合手下人将其杀之后快,但此人身后还有闽领主等一批玄阳境高手,万万不是他能招惹的。

好汉不吃眼前亏,为了自己的性命,他也只能忍着了。

“哼!我告诉你黄陆,这不是借口!”厉长老冷声开口,毫不留情地训斥道。

“是……是是!”黄陆眉头紧皱,却不得不连连点头称是,并作出一副恭敬姿态。

厉长老阴沉着脸道:“从我坐上这尊宝座之时起,整个南崖镇就都应该知道这里已经换了主人,可你的传令兵到了现在还没改口,这显然已经说不过去了!我不得不怀疑,是不是你这位前镇主心怀不满,故意这么安排的,说,是不是这样?”

厉长老脸色一沉厉声冷喝,嚣张霸道的声音在大殿中回响,骇得众人一阵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