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0章 宝座上的女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轰隆!

狂暴的轰鸣骤然而起,前方虚空轰然剧震,数十道巨大的紫色光环仿佛凭空出现在虚空,瞬息之间又消失殆尽。

与此同时,光环消失之处蓦然现出一道巨大的紫色指影!

“那……那是什么?”

“嘶!这是什么手段?”

“我的天!”

狼头镇中尚能自保的武者们纷纷抬头观望,脸上满是骇然之色!

那道光芒刺目的紫色巨指看去粗逾水缸,足足有十几丈之巨,仿佛一道天神巨指横亘虚空,放射出无尽的光芒!

轰!

伴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可怕轰鸣,紫色巨指瞬间洞穿虚空而过,一举轰在了火色巨刃之上!

砰……轰隆隆!

仿佛一件瓷器被打破,又像是一件金属兵器被震碎,半空中响起尖利刺耳的轰鸣。

下一刻,紫色巨指毫不停留掠过虚空,从红袍老者身上洞穿而过!

“不……”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红袍老者留下一道绝望的眼神,整个人瞬间爆裂开来,化作一片血雾消失于天地之间。

轰隆隆!

紫色巨指释放出惊人的狂威,不等这些血雾飘远便将其一举烘干,化为了无形!

噼里啪啦!

转眼之后,阵阵雷鸣响彻半空,众人只见残乱的灵力波动之中,有道道金色雷电在扭曲弹跳,耀动不止,仿佛神龙般忽隐忽现。

“这样就死了?”

姜天微微皱眉,摇头一叹,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本来看着红袍老者出手那般决然,势头那般惊人,还以为对方实力有多强,姜天这一指几乎也用尽了全力。

可没曾想对方竟如此不堪一击,以至于这记“吞天指”只发挥出一半的威力便将其直接抹杀,直接对方彻底消失之后,后续的雷电之力方才爆发出来。

这让姜天有些无语,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费这么大力气了!

姜天摇头一叹,抬手隔空一抓,将一个储物袋摄到了手里。

看也不看直接一甩手,收进了紫玄界。

“狼头镇武者!”

姜天掠回飞舟之后,蓦然发出一声冷喝,惊得众人心头一颤。

“嗯?”

狼头镇中的武者们闻言便是一惊,不过这些人反应却是不尽相同。

许多人下意识里面露惊惧看着姜天,一副自知大事不妙的样子,但外围的许多人则迅速退开,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

姜天目光一扫,不禁露出一丝冷笑。

“吞灵鼠,去!”

吱!

随着姜天右手一挥,一道银白色灵光闪电般直冲地面。

“那是什么?”

“啊……该死!”

“救命啊……不!”

银光转眼便飞到了那些狼头镇武者身前,凄厉的惨叫转眼便随之响起。

姜天淡淡看着下方的一切,甚至都没有催舟落下的打算。

嘭嘭嘭嘭……伴着一阵肉身被洞穿的诡异声响,吞灵鼠以惊人的速度收割掉这片生命,紧接着势头一转掠向了镇中心的大殿。

吼!

吞灵鼠猛吸一口气,小小的身躯陡然变成了兔子般大小,下一刻发力狂吐,一道肉眼可见的银波骤然荡漾开来。

这惊人的声势引得姜天也是一阵侧目,不由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银波所到之处,粗犷大殿瞬间崩塌,化作一片碎石散开开来。

轰轰轰……隆隆!

吞灵鼠反复几次吞吐和喷吸,狼头镇中心十几座主要建筑彻底崩溃开来。

大量的武者惊呼着飞掠而出,而在镇子外围的一些百姓早在姜天和红袍老者交手之时,便已经远远逃开,此时听到这可怕的响起更是没有丝毫想要返回的意思。

“回来吧!”

姜天淡淡扫视下方的情景,淡然开口。

嗖!

吞灵鼠瞬间飞掠而回,出现在他的身前。

隆隆!

飞舟灵光一闪,远远遁离了此地,朝着西南方向疾驰而去。

经过这番异变,狼头镇彻底毁灭,原本为红袍老者效力的精英武者尽数被杀,剩下的许多修为浅薄不入流武者惊惶逃离。

自此,狼头镇便彻底成为了历史!

……

隆隆!

黑色飞舟破空疾驰,出现在南崖镇上空。

“这就是南崖镇,看样子,比狼头镇规模要大上一些,但比元虎城还是略微逊色!”

姜天傲立舟头,目光闪动,喃喃自语。

“什么人?”

“咦?这不是……那位领主大人的飞舟吗!”

南崖镇中心广场上,几个武者抬头仰望,议论纷纷。

经过这两天的时间,广场已经被人修复,所幸大殿并未受到多少涉及,原本毁坏的一些边角飞檐也早已经修复。

此时此刻,一众高层齐聚大殿,不过正上方宝座上的话事者却已经换了人。

以前,这个宝座上坐的是镇主黄陆,一众高层尽皆听其号令,也算是搞得有声有色。

但是现在,这尊宝座却已经换了主人。

此时此刻,宝座上坐着三个人。

没错,三个人!

不过,这三人的坐相却有些古怪。

中心坐着的是一个气息凶悍的黑袍中年男子,而在他的左右两侧,则有两个衣衫半遮半掩身材丰满的娇美女子相伴。

不过,这两个女子的坐姿实在不够雅观,一左一右全都贴伏在黑袍中年身上,还不停蠕动,做出种种诱惑之相。

大殿中气氛诡异,以原镇主黄陆为首的一干南崖镇长老,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服,嘴上却不敢说什么。

这一点,从他们那有怒难发、强忍腹诽的神色便能看出些许端倪。

宝座上的黑袍武者,正是闽领主坐下的厉长老,当时他以强横手段压服前镇主黄陆,随即便被闽领主指派“梳理”镇务。

说是“梳理”,其实只是一个借口,让他留下的真正用意,其实是彻底掌控这座镇子。

而这位厉长老也不含糊,早在闽领主驾舟离开的同时,便将一个重任委托给了前镇主黄陆。

听到这任务,黄陆虽然心中颇多不满,却也不敢有什么反驳之举,只好咬牙照办。

事情也很顺利,没过多久,一排颇有姿色的女子便被召进了镇主大殿。

这些人多是在南崖镇讨生活的歌舞伎,不明就里之下听到镇主府邀请还惊喜连连,可一来到这里忽然发现情况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