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不满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宿长老悠然一笑:“各位说得对,却也不全对!”

“什么?”众人纷纷眉头大皱,一脸郁闷之色。

“什么又对又不对的?”

“宿老弟,跟咱们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究竟怎么回事?”

众人摇头无语,虽然觉得外门之中应该没什么起眼的货色,但被对方一直吊着胃口,也不由大感好奇了。

这位宿长老口中,究竟有什么样的料子?

宿长老得意地看着众人,得意地笑道:“绣云峰那人的亲传弟子的确没有出场,这一点你们都猜对了。”

“嗯?”

“岂有此理!这师徒两个究竟搞得什么……咳咳!”白袍管长老眉头一皱一脸不屑,但话说一半却又下意识地收敛起来,同时眼角一跳四下扫视,唯恐触了绣云峰那位的霉头。

“不出场就不出场吧,管她们搞什么名堂,另一点是什么,快点直说,别让我们猜来猜去的!”黄脸木长老一甩青色袍袖,不耐烦地说道。

宿长老得意一笑,对自己吊足众人胃口的手段显然十分满意。

“呵呵,有一个外门弟子表现相当不错,连胜十场,而且十个对手都是实力不弱的内门弟子!”

“嗯?”

“就这些?”

“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

众人闻言纷纷皱眉,显然有些不屑。

而且从宿长老的话里,也听不出什么特别让人意外的地方。

纵然这个外门弟子实力不俗,也不至于让他这么卖关子吊胃口吧?

宿长老摇头笑道:“几位有所不知,这个弟子只有冲阳境后期实力。”

“什么?冲阳境后期!”

“连准玄境都没到吗?”

“除了主峰那些天才,谁还有这般惊人资质?”

几人纷纷神色一动,盯着宿长老追问起来。

宿长老缓缓点头道:“此人出自天虚峰,你们应该听说过的。”

众人闻言一阵沉默,甚至更加不解,天虚峰弟子有什么了不起?

除了凌霄他们印象深刻之外,别的还真没怎么在意过。

宿长老竟然说他们都听说过,这岂不是很没道理?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嗤笑,不以为然。

不过宿长老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恍然大悟,甚至吃惊不已!

“此人,就是曾经点亮过玄阳碑的姜天!”

瞬间的沉寂过后,众人眼皮一跳,略微有些动容!

彼此面面相觑,皆露出意外的神色。

“原来是他!看来这小子当真有些本事啊!”

“不过就他那点修为境界,想来也走不了多远,如果再给他两三年,说不定能在内门中崭露头角,但是现在恐怕来不及了!”

“没错!远的不说,明年的沧澜国武道大会是指望不上他了!”

“呵呵,生不逢时说得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我倒想看看,他的资质真有那么好吗?”

众人疑惑稍退,却又纷纷感到不屑,甚至有人表示质疑。

一个冲阳境后期的小辈,就算资质再好,还能指望他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吗?

距离沧澜国武道大会已经不足一年了,就算那些内门天才都没把握出头,难道这个连准玄境都没达到的外门小辈,能创造奇迹?

开什么玩笑?

这当然不可能了!

看着众人的反应,宿长老嘴角一撇,露出神秘笑容。

顿了顿嗓子,沉声说道:“几位想得太简单了,据我观察,此人连胜十场简直是轻而易举,甚至连气息都没有明显的起伏,而且明显没有使出全力!”

“这……很让人惊讶吗?”众人眼皮一跳,纵然有些小小的意外,却也不怎么吃惊。

宿长老冷冷一笑:“各位想想清楚,举手投足间连胜十个内门高手,这对一个冲阳境后期弟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嗯?”

“好像的确是有些让人吃惊啊!”

“不对!”

“嘶!你说什么?连胜十场竟连气息都没有明显起伏!”

众人忽然眼角收缩,面露震惊之色!

宿长老说得也太夸张了吧?

就算那些内门高手接连战胜十个同阶也绝不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情,接连十场下来必定会消耗甚大,气息动荡不堪。

姜天一个冲阳境后期的小辈,在连续战胜十个玄月境天才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保持着气息稳定?

不可能!

这根本不可能!

众人面面相觑,很快便由震惊变成了质疑,一个个摇头冷哼,不以为然。

“宿长老,你说得也太夸张了吧?”

“哼,这种情况就算放在内门天才身上都有些不可思议,他一个冲阳境小辈,根本没可能做得到!”

“宿长老,你可是堂堂内门长老啊!一个不相干的外门弟子,何德何能让你如此吹捧?”

“呵呵,听宿长老的意思,似乎对这个姜天还颇为欣赏,言语之间对咱们内门弟子反倒有些不屑了,丝毫不为他们的连败感到惋惜,更不觉得有任何丢脸的意思喽?”

几个皱眉看着宿长老,目光都冷了几分,心中很是不满。

“呵呵,是与不是各位自会知晓,宿某多说无益。”

宿长老也懒得再解释,大袖一甩向前走去,既然他们死活不信,他说再多又有何用?

不过刚走出没几步,迎面却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不中别人,自然便是姜天了!

“咦?是你!”

宿长老原本匆匆而行的脚步立时停了下来,目光微动,略显意外地看着姜天,神色不像刚才那么郁闷了。

他们走了个对头,就这么不期而遇了。

“见过长老!”

姜天已然听到了对方的议论,对这位欣赏他的宿长老自然好感满满礼数有加,当即拱手致意执足弟子礼节,毫不怠慢。

而他的这般举动,自然也让对方十分欣赏,不禁淡然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

“呵呵,免礼!姜天,昨天你表现相当不错,今天我仍然看好你,希望你别让老夫失望!”

宿长老看到姜天之后,心头的郁闷渐渐淡去,笑着点头对他勉励道。

“什么?”

“宿长老说的,难道就是这个小子?”

“你就是姜天?”

“呵呵,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原本已经被宿长老甩开的四个内门长老纷纷快行几步,围着姜天打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