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古怪局面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就算不出手,只用威压也能震飞对手,他这是在干什么?”

几个内门弟子脸色一僵,皱眉看着擂台上的白菘,一脸大惑不解之色。

此时此刻,白菘距离齐雨柔只有一步多远,眼下就能拿下比试,却迟迟没有继续踏前。

而在先前轰出那一掌之后,也没有再接着出手,反而眉头大皱,一脸凝重的样子。

这是在搞什么鬼?

众人一头雾水,全都愕然不已!

瞬间的怔愣之后,绣云峰的几个女弟子立即反应过来,纷纷大声惊呼!

“齐师姐快躲开!”

“快点离开擂台边缘!”

“快呀!”

擂台上的齐雨柔本来也是心惊胆战,以为自己输定了。

在强大的内门天才白菘面前,哪有什么“八层”机会,从交手的情况来看,恐怕一层都没有!

偏偏就在这时,对方的攻势却陷入了停滞,这让她大惑不解,惊讶不已。

直至几个姐妹提醒她才反应过来,惊呼一声身形晃动着离开了擂台边缘。

轰!

而与此同时,白菘终于强行拍出一掌,威力却是大不如前,自然也没有拍中齐雨柔,只是擦着她的残影一掠而过。

“好险!”

齐雨柔脸色一白,深深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后怕。

刚才她要是再迟疑哪怕一瞬,也会被对方轰个正着,直接掉下擂台。

闪开这一掌,她的信心渐渐开始恢复,眼角余光瞥见姜天淡定从容的样子心中更是暗暗称奇。

难道说,姜天早就预料到这一幕?

不可能!

姜天又不是天机神算,怎么可能把交手细节猜得如此丝丝入扣?

“不可能,这完全没有可能……”

齐雨柔心思闪动,以至于眼神都出现了刹那间的恍惚。

“齐师姐不要走神,比试还没结束呢!”

姜天蓦然开口,惊醒了失神中的齐雨柔。

轰!

又是一掌轰来,白菘转身出手,威力同样大不如前。

齐雨柔娇喝一声迅速闪开,双掌一抖施以反击。

两道蓝光掌印狂掠而上,跟对方的白色掌印撞在一起,双双爆裂开来。

“咦?”齐雨柔忽然目光一亮,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一丝变化。

瞬间的迟疑之后,她身形一晃再次出手,双掌接连拍出七八道掌印,对白菘发起连绵的攻击。

原本实力强大的白菘,此时此刻却变得十分尴尬,甚至可以说大为古怪!

本来以他的实力,应付这种攻击完全不成问题,但是现在却显得颇为迟缓甚至表现得很是吃力!

“这……”

“这是什么情况?”

几个内门弟子首先察觉不妥,彼此对视之下眼睛瞪成牛铃,大感不可思议。

堂堂内门天才,玄月境强者白菘,竟然被一个准玄境的外门女弟子逼得快没了还手之力?

这怎么可能!

“不对!白菘就算有伤在身,也不可能被一个准玄境弟子逼到这个地步吧?”

“难道他刚才连胜四场,灵力消耗到了如此地步?”

“这……怎么可能?”

众人一阵骇然,一个个眼角抽动,脸色复杂之极。

难不成还真像那个外门喽罗姜天所说,齐雨柔大有希望拿下这场比试?

不!

不会的!

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的!

瞬间的迟疑之后,众人摇头叹息,狠狠吐出几口闷气。

“白菘,你他娘的在玩儿什么?”

“这是宗门会武,可不是你调戏外门师妹的时候!”

“不想打就给老子滚下来,别在那里浪费时间!”

几个内门弟子脸色一沉,厉声呵斥起来。

在他们看来,这完全就是白菘“见色起意”,贪恋齐雨柔的美貌想用这种方式向她讨好,最不济的话也可以跟对方多纠缠一会儿,搞不好抽冷子还能沾点便宜什么的。

除了这种原因,几乎没有别的可能,会让白菘在一个准玄境外门师妹面前如此狼狈!

“岂……岂有此理!”

白菘的脸色越发凝重,目光凝重到了极点,心中则在暗暗叫苦。

尤其在遭到内门弟子的怒斥之后,心头更加恼怒交加,愤恨不已。

别人看不出来,他自己可是一清二楚,他现在的情况有些进退两难。

因为刚才连胜四场灵力消耗着实太大,加上他的特殊血脉存在的某种小小弊端,致使眼下灵力有些后继不接,运转迟缓。

这也就导致了他在关键时刻突生异样,本来能一举拿下胜局将对方轰出擂台,可出手速度就是难以抑制地慢了下来,而且威力也大大下降。

这本来也没什么大问题,只要给他片刻间的喘息功夫,让灵力有所恢复便能压下这种隐患。

但在察觉到他的颓势之后,齐雨柔却是抓住机会越战越勇,心中的顾虑彻底放开,出手之势越发凌厉起来。

一波接一波的强力攻击,令他完全没有喘息的时间,堂堂玄月境内门天才,在一个准玄境外门弟子面前,竟然进退艰难,着实让他无比恼火。

“该死!该死!”白菘每每想要强催灵力,却都被齐雨柔的出手及时打断,心中的火气越聚越浓,以至于气氛变得更加紊乱。

“你……你简直岂有此理!”

白菘咬牙怒斥,冷冷看着齐雨柔,双目之中寒光闪烁。

可他除了强行支撑,且战且退并没有别的办法。

“无稽之谈!我又没有动作法宝、灵符,更无违规之处,你何出此言?”

齐雨柔俏脸一沉,有些恼火,想起先前白菘藐视外门弟子的一幕,心头不由怒意大起,出手之势也不由得理重了些。

轰隆……轰隆隆!

轰鸣声骤然加剧,蓝色掌印攻势一浪胜过一浪,没过多久,硬是将白菘迫到了擂台角落处,令他完全无处可躲。

“这……这他娘的不是在做梦吧?”

“白菘堂堂玄月境高手,竟然快被这个外门女娃逼出擂台了!”

“该死!怎么会这样?”

“白菘,你他娘的在内门这几年的功夫,都练到狗身上去了吗?”

几个内门弟子脸色铁青,厉声怒斥。

虽然白菘的胜负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但这毕竟关系到内门弟子的脸面。

如果齐雨柔是主峰的外门天才倒也罢了,偏偏她只是一个名气不怎么显著乡云峰弟子,除了身材长相颇有可取之处以外,看起来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

白菘如果败在此女手中,无疑会让他们也感到脸上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