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9章 指点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姜天摆手道:“此事并不太难,只要集中力量冲击某种灵力,使之先行出现突破,打破那层壁垒,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姜公子有办法吗?”尚云飞深深呼吸,眼中奇光闪烁不定。

这种方式他自然也明白,也曾经做过几次尝试,可惜受种种原因所限,一直无法如愿。

“我既然指出你的问题,自然就有办法。”

“嘶!”尚云飞嘴角抽动,心头涌起一阵狂喜。

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姜天右手一晃,拿出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赤红色晶石。

此石方一显现,便散发出浓烈的火属性灵力波动,令尚云飞眼角狂跳,震惊不已!

“这是?”尚云飞大瞪着眼睛,视线再也离不开姜天手中的赤红色晶石。

这晶石上散发出的浓烈火灵力,让他周身灵力躁动不安,有种蠢蠢欲动之感!

“此物乃是赤焰灵晶,乃是在特殊条件下形成的罕见灵晶,算是不可多得之物,相信它能对你有所帮助。”

姜天右手一抖,直接将赤焰灵晶抛给了对方,仿佛这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物件一样。

他这动作虽然轻描淡写,却着实吓到了对方!

“嘶!”尚云飞眼角一抽,脸色都为之一变。

生怕晶石掉在地上摔坏,不由分说便伸出双手一把抢下,如获至宝般凝神打量起来。

“赤焰灵晶!这就是传说中的赤焰灵晶?”

“什么?竟然真有这种晶石!”

“嘶!这就是在沧澜坊市中都可遇不可求的赤焰灵晶吗?”

“让我看看!”

眼看尚云飞得宝,身后几人不由分说便拥上来观看,一个个精光大放,眼中满是艳羡。

灵焰灵晶他们只在古籍或某些传闻中听说过,还从来没有真的见过,此时一见不由大感惊奇。

“呵呵,这可不是普通的货色,这至少也是赤焰灵晶中的极品!”

姜天淡然一笑,点头说道。

类似这样的晶石,他还有好多,却不想只是抛出一块便让准玄境的尚云飞欣喜若狂。

“好了,这里还有几块,想必应该够你用得了。”

姜天右手一翻再次拿出几块抛给了对方。

尚云飞深深呼吸,无法抵制激动的心情,连连点头向姜天躬身施礼。

今天这场误会,对方不仅没有计较,还跟他们结为朋友,眼下更是送出如此罕见奇宝,着实让他大感愧疚。

“姜公子,可惜我们身无长物,无以为报……”

“不必如此,区区几块灵石而已,没什么的。”

姜天摇头一笑,不以为意。

其实,若非了解了对方身上背负的深仇大恨,又被几人生死关头不离不弃的情义所感动,他根本不会跟对方结交,更不可能这么大方。

虽然这几块赤焰灵晶对尚云飞如同至宝,但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姜天目光扫过几人,不由点头一笑。

不得不说,结交这么几个实力不俗的高手,对他也不无好处。

“你们几个修为也都不弱,只需积累实力,再用一些天材地宝和丹药辅助相信进阶不远!”

“姜公子放心!一旦我进阶玄境,便有能力猎杀五级妖兽,届时少不了他们的丹药和天材地宝!”尚云飞重重点头,保证道。

“姜公子放心、大哥放心,我们绝不会懈怠的!”

众人纷纷点头,心情无比振奋。

尚云飞已然看到了突破契机,他们自然也不甘落后。

尤其几人之中修为最浅的黎香,她虽然只有冲阳境巅峰修为,但也已经达到了某种瓶颈,只要再努力些就能突破到准玄境的层次。

所以,几人之中她的心情尤其迫切。

“好了,暂时我只能帮你们这么多,回去好好修炼,以后行事切记多用脑子,不要再被人骗了,也不要再时时刻刻被仇恨支配而丧失理智!”

姜天的劝诫让几人脸色涨红,尴尬不已。

片刻之后,尚云飞收起赤焰灵晶,带着几人告辞离去。

“我们也走吧!”

姜天驾起飞舟,带着齐雨柔向沧云宗方向飞遁而去。

……

飞舟在云层间呼啸而行,齐雨柔和姜天站在甲板上眺望前方,若有所思。

“姜师弟,这件事情绝不只是误会那么简单,会不会跟陶衡有些关联呢?”齐雨柔皱眉沉思,喃喃说道。

此次外出,刚到喋血山脉便遭遇巴鹰伏击,而离开之时又遇到尚云飞的阻击,这一切绝不是“巧合意外”能够解释。

在这背后,定有阴谋!

“齐师姐说得没错,喋血山脉这么大,尚云飞他们的出现绝不会只是巧合!”姜天目光闪动若有所思。

“看来,姜师弟已经有所猜测了吗?”

“当然!”

姜天冷冷一笑,脑海中闪过几个面孔。

他初到沧澜国,刚进沧云宗,并没有招惹太多是非。

与他有恩怨的,就那么几个人,一只巴掌便能数得过来,几乎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

姜天凝神沉思,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他只是没想到,小小一次冲突,便能让对方下这种狠手,用如此恶毒的阴谋来对付他,这真是其心可诛!

……

喋血山脉外围地带,某处隐密的山林之中,一个灰袍老者从石洞中飞掠而出,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哼!小小的冲阳境武者,竟然让老夫栽了这么大的跟头,简直该死!”

灰袍老者,正是前几日在地下宫殿被姜天逼退的龙虎宗长老穆伦。

离开地下宫殿之后,他并未就此遁走,而是在喋血山脉的外围地带找了一处石洞藏身,默默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在地下宫殿之中,他虽然受伤不算太重,但也并不太轻松,这让他耿耿于怀,每每想起姜天就恨得牙根痒痒。

不过,当他想起对方手中的几件法宝之时,心中的贪婪却是疯狂涌动,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住。

“一个背景不明的冲阳境小辈,哪里来的那么多惊人的法宝?”

“还有,那团威力惊人的灵火,还有那头快似闪电的妖兽,又是什么来头?”

穆伦眼角收缩,双目之中精光闪烁不定,对姜天产生了浑厚的兴趣。

“哼!只要你在沧澜国,就别想逃出老夫的手掌心!”

穆伦眼中寒光闪烁不定,沉思片刻之后蓦然腾空而起,朝着喋血山脉之外狂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