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8章 惊恐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众人只见灵光一闪,一道巨棍般的紫色灵光破空而过,瞬间迎上了青色巨刃。

轰隆!

轰鸣响彻天地,吞天指释放出恐怖威能,一举洞穿了绿色巨刃,并从中洞穿而过。

轰!

又是一声狂暴的轰鸣,石长老脸色大变,挥刀一挡,吞天指的余威猛击而至,赫然将他震退数丈!

山林之中一片死寂,唯有隆隆的轰鸣声回荡不止。

“这是……什么功法?”石长老眼角狂抽不止,内心骇然之极!

“我的天!这……我不是在做梦吧?”齐雨柔骇然不已,俏目中闪烁着惊异的光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该死!这怎么可能?”巴鹰彻底暴怒,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姜天竟然徒手击溃了天级法宝的攻击,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不远处的密林中,陶衡和几位同伴面面相觑,内心已经骇然到了极点!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

“嘶!他使的什么功法,竟然能挡下天级法宝的攻击?”

“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

众人摇头乱语,一个个震惊无比。

陶衡深深呼吸,狠狠吐出一口闷气,眼中闪过一缕阴险的光芒。

“看样子,事情有些麻烦了!”

“陶师兄,怎么办?”

“如果巴鹰真的对付不了姜天,那咱们……”

几个同伴欲言又止,脸色难看之极,对眼前的局面充满了顾忌。

陶衡目光闪烁不定,眉宇间阴沉得有如罩上了一团乌云,沉思片刻之后忽然咬牙冷哼。

“冷静!一切听我的……”

另外一边,石长老眼角狂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看着手中的天级法宝碧光斩,他几乎以为自己是拿错了!

他一向极为倚重的法宝,就连同阶武者都要忌惮的压箱底宝贝,对一个冲阳境小辈竟然不起作用?

这怎么可能?

石长老深深呼吸,内心一片骇然。

他忽然发现,大大低估了姜天的实力,这个初入冲阳境的小辈,无论是资质还是战力都远远超出他的想象,武道潜力更是难以估量!

至少在他毕生之中,都未曾见过如此惊才绝艳的天才,此子若是成长下去,绝对会成为名震沧澜国的人物!

刹那之间,他内心一寒,心头忍不住颤抖起来。

巴鹰怎么就这么不长眼,得罪了这样一个妖孽般的人物?

然而事已至此,他已经无法再退缩,只能用尽一切手段将对方扼杀,否则,若让姜天活着离开以后将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不得不说,你的实力的确让我感到意外,但是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只有死路一条!”

石长老眼中闪过一道狰狞的目光,内心杀机大起。

姜天的实力让他极其不安,刹那之间他便做出一个决定,不管巴鹰之前有什么要求他都不想再理会,此刻唯一想做的就是用尽手段斩杀姜天,以绝后患!

“小子,死吧!”

石长老狂吼一声,周身灵力疯狂暴涨,右手抡动碧光斩狂击而出。

虚空轰然剧震,数十丈长的恐怖刀光再次闪现而出,散发出的灵力威压比之先前更加惊人!

隆隆!

百丈方圆内虚空仿佛被灵力禁锢,无论是巴鹰和那些家族武者还是齐雨柔全都面色一变,大感压抑,就连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巴鹰眼角猛chou,明显感受到了石长老这一击之中蕴含的杀意,他嘴角动了动,最终却没有再去制止。

虽然他很想新手杀掉姜天,但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这么做不仅难度很大,风险也着实不小。

毕竟,石长老手握法宝都无法轻易将他压制,真的活捉对方交由他处置,谁知道会不会再生意外?

想想姜天先前的惊人手段,巴鹰心头便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这个险,他冒不起!

“罢了,不管怎样,只要能杀掉姜天,也算是洗刷了先前的羞辱!”

巴鹰强行压下内心的不甘,吐出一口闷气,眼中寒光一闪而逝。

面对天级法宝碧光斩的惊人攻势,姜天双目微缩,眼中绽起一道寒光,怒喝一声,周身灵力狂飙而起!

低沉的轰鸣声中,道道圆环般的紫光朝着他的右臂疾速涌去,刹那之间便凝聚成一道刺目之极的紫色光点,随着他的右手并指一点,蓦然狂击而出!

轰隆!

恐怖的轰鸣直接盖过了碧光巨刃的声势,刺目紫光仿佛一道笔直的怒龙咆哮而过,一举洞穿了碧光巨刃,威势不减朝着石长老狂轰而去。

“啊!”

紫光爆裂灵力漫天,碧光刃轰然爆碎,石长老惨叫一声吐血倒飞而出,身躯剧震狼狈落地,气息变得紊乱之极。

“嘶!”齐雨柔已然惊呆了,这一幕着实让她感到不可思议。

初入冲阳境的姜天,仅仅徒手便击败了准玄境的石长老,甚至还震碎了那件天级法宝!

不可思议!

“该死!怎么会这样?”

巴鹰脸色骤然大变,内心彻底被惊恐所笼罩。

他原本以为,石长老这下击就要结果姜天的性命,却万万没想到,姜天非但没有任何损伤,反而是石长老连人带宝遭到重创!

“嘶!这……这怎么可能?”

“我的天!这小子究竟是什么妖孽?”

巴氏家族的几个武者纷纷震惊,眼角狂抽不止,脑海中不由庆幸刚才石长老阻止他们出手的举动。

如果不是石长老太过自信阻止他们出手,他们现在哪有命在?

但在瞬间的庆幸过后,他们的脸色却全都变得难看之极!

连准玄境的高手都被姜天重创,他们这些人还能有好下场吗?

刹那之间,他们面面相觑,内心生出无比的惧意。

看着巴鹰,他们张了张嘴想要劝他逃走,可惜对方已经陷入彻底的惊恐,已然蒙了神儿!

“不可能……噗!这不可能!”

石长老狼狈落地吐血不止,眼中满是骇然。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一个初入冲阳境的小辈,仅凭徒手便将他重创,甚至还轰碎了他引以为傲的天级法宝!

那……究竟是何等的手段?

对面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使得究竟是什么功法?

石长老心神剧震,脑海中掀起一阵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