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6章 拦路的潘娆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姜天淡淡扫视着人群,等到欢呼声渐渐平息之后,傲然开口。

“还有谁要挑战?”

在他视线所及之处,金殿弟子一个个充满了畏惧,许多人甚至下意识地回避他的目光,不敢跟他对视。

傅炎都败了,别人哪还有勇气向他挑战?

就算有些愣头青意气难平,胸口压着一股热血,但一想到傅炎的惨败,便也没了挑战的勇气。

在姜天的扫视之下,战武台广场陷入沉寂,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

“姜天,我要向你挑战!”

姜天摇头一笑,顺着这道声音看去,一脸无语的样子。

“乔师姐,你要找我切磋随时都可以,没必要在战武台挑战吧?”

乔雅面带娇笑,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这可是你说的,姜师弟,回去之后你一定要陪我大战三百回合,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姜天捏了捏眉心,神色略显古怪。

“好好好,就依你,回去之后我陪你大战三百回合!”

“姜天,我也要挑战你!”卓雷面带怪笑,不断向他挤眼。

“还有我,我也要向你挑战,我也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韦鸣跟着起哄。

“我,还有我!”

“我们也要挑战你!”

越来越多的铜殿弟子加入起哄的行列,高昂的挑战声在战武台广场回荡不止。

姜天摇头苦笑,朝着众人拱手致意:“你们可饶了我吧,这么多人都向我挑战,我就不用修炼了!”

众人一阵哄笑,心情无比爽朗。

自从进入学院起,这些铜殿弟子就一直生活在金殿和银殿的阴影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扬眉吐气过。

随着姜天的获胜,随着金殿神话的倒塌,他们终于赢得了应有的尊严,从此以后就可以在副院中挺直腰杆了!

“姜师弟,咱们走吧,我都有些等不及了!”乔雅兴奋地跳动着,不断向姜天招手。

姜天环视周遭,摇头一笑,迅速走下了擂台,在铜殿弟子们的簇拥中向前走去。

乔雅挤开众多同门,冲上平拉着姜天的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若得众人哄笑不止。

“乔雅,你可别老盯着姜师弟,我也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对对对,我们也要!”

“去你的!我才不跟你们打,我只要姜师弟!”乔雅紧紧抱着姜天的胳膊,向众人翻着白眼。

“乔师姐别这样,他们会说闲话的!”姜天被她扯得摇头苦笑,尴尬不已。

“他们那是嫉妒,想说就让他们说吧!”乔雅非但没有放开,反而抱得越来越紧了。

“哈哈哈哈!大家走快点,我要看一看,乔雅如何跟姜天大战三百回合?”

“乔师妹虽然实力不弱,但比姜天还是差了很多,她如何能承受姜天的冲击啊?”

“姜师弟,你可得手下留情啊,乔师妹这细皮嫩肉的,可经不起你蹂躏啊!”

众人走下战武台广场,一路哄笑着向铜殿走去。

身后的金殿弟子们沉闷无语,心中憋着一股怒气却无从发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这个铜殿喽罗,实在太可恶了!”

“只是打赢了几场比试,就这么猖狂,真是小人得志!”

“可惜傅师兄一败,咱们金殿再也没有人能够压得住他了!”

“谁说没有?”一个金殿弟子咬牙怒喝,一脸不甘。

“还有什么人能打败姜天?”众人愕然不解。

“叶师姐!”那人恶狠狠地说道。

“哪个叶师姐?”众人一头雾水。

“还有哪个叶师姐,就是叶无雪呀!”

人群一阵沉默,金殿弟子们纷纷摇头苦笑。

“唉!得了吧,她都已经晋升主院了,就算打赢姜天,也不是咱们金殿的战绩。”

“如果她没有这么快晋升主院,倒真能压制姜天,可惜这件事已经不可能发生了。”

叹息声此起彼伏,金殿弟子们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落寞地离开了战武台。

作为这场挑战的发起人,古言和罗千无疑是最为恼火。

他们不仅输了比试丢了脸面,回去还要向傅炎和祁彬道歉拍马屁,还不知要废多少吐沫星子。

他们走在人群中,只觉脸上火辣辣地,连头都不敢抬。

“哎哟!真是巧了,这不是古言和罗千两位金殿天才吗?”一声娇喝蓦然响起。

经过功法殿前的时候,古言和罗千遇到了一个熟人。

这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镇压过他们的铜殿老师潘娆。

此时此刻,她就像是迎风招展的蝴蝶一样,双手叉腰,俏脸上流露出万般迷人的风情。

“是你!”古言眼角抽搐,心头莫名火起。

“潘娆,你想干什么?”罗千脸色阴沉,内心暗骂不止。

人要倒霉的时候,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他们躲来躲去,甚至都不敢跟金殿同门走在一起,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了老冤家潘娆。

她虽然面带娇笑,一如往常那般迷人,火爆的娇躯也是风姿绰约引人垂涎,可是今天看起来总觉得不那么顺眼,怎么看怎么讨厌!

潘娆眼珠一转,狡黠地打量着二人,又扫视那些垂头丧气的金殿弟子,顿时有所领悟。

“咯咯!让我猜猜看,你们金殿弟子这么失魂落魄,想必没遇到什么好事儿。”

“岂有此理!”

“咱们走,别跟她罗嗦!”古言和罗千脸色僵硬,准备转身离开。

“等一等!”潘娆娇躯一晃,将他们挡下。

“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怎么能走?”

“你们这是从战武台下来的吧,气息这么紊乱,看样子是吃了败仗啊!跟我说说,你们跟谁交手了?”

潘娆一脸坏笑,神色十分促狭,摆明了故意嘲讽这两个家伙。

“潘娆,你不要太过分!”古言咬牙怒喝。

“做人留一线,落井下石不会有好报的!”罗千恨得牙根痒痒。

上次他们被潘娆镇压,这次又碰在一起,搞不好又要吃亏,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潘娆咯咯一笑,叉腰道:“你们干嘛这么紧张,怕我动手吗?放心好了,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你们又没惹我,我干嘛要欺负你们呢?你们说是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