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0章 八品血脉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混账东西,真狂妄!”白天硕厉声怒斥,周身战意一阵鼓荡。

“别以为打败凌子剑就很了不起,他跟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二人下意识地对视一眼,皆是蠢蠢欲动。

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姜天一旦输了就要离开擂台,要想出这个风头,必须得抢在前面。

“我先来!”陈羽踏前一步就要出手。

“不行,我先来!”白天硕一步赶上,毫不相让。

两个人谁都不愿退让,一时僵持不下。

这种场面,甚至让主持考核的副院长老都有些头疼。

姜天淡淡道:“你们不用抢,谁先来都是输,何必这么迫不及待?!”

“狂妄!”

“岂有此理!”陈羽和白天硕冷声喝斥,怒容满面。

擂台四周随之响起一阵讥笑和嘲讽。

“什么?你们听到没有,这个铜殿喽罗也太自以为是了吧?”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还敢说大话,我也真是无语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一直以为姜天的确有些本事,但是现在我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个无知狂徒啊!”

“这种人要是不被教训,那可真是老天爷瞎眼了!”

副院长老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皱了皱眉头道:“好了!陈羽先提出的挑战,就让他先来吧,白天硕,你先等一下!”

陈羽傲然一笑:“多谢长老!不过,我很快就会打败姜天,白天硕没机会跟他交手了。”

白天硕脸色一沉,显然很不痛快。

“陈羽,你别高兴得太早,长老让我先等一下,你难道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

陈羽摇头笑了笑,忽然觉得不对劲,立时沉下了脸。

这分明是在暗示他会败给姜天,这怎么能忍?

“住嘴!姜天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打败他没有任何悬念,你们就等着瞧吧!”

陈羽狠狠瞪了白天硕一眼,连带着用眼角余光恨恨地扫视副院长老,发泄着心中的火气。

“姜天,有什么话赶紧说,待会儿就没机会了!”陈羽踏前几步,冷冷看着姜天。

那口气,仿佛是让他交代“遗言”似得。

姜天更是直接,摇头一笑道:“该说‘遗言’的是你,趁着还没交手该说的赶紧说吧!”

“混账东西,找打!”陈羽脸色一变,立时怒不可遏。

“上次在剑魂谷中被你占了便宜,这次我不仅要拿回碧波剑,还要给你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你说的是这把剑吗?”姜天古怪一笑,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柄碧绿的长剑,耀眼的剑光顿时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咦?那不是陈师兄的碧波剑吗,怎么会在姜天手中?”

“我听说,姜天在剑魂谷中抢了陈羽的碧波剑,没想到竟是真的!”

“那可是陈师兄的家传利器,怎么会轻易被他抢了去?”

“我也纳闷,谁知道究竟怎么回事儿?”

众人的议论声让陈羽感到很没面子,脸上一阵火辣。

观战台上的金殿老师们更是脸色僵硬,大感窝火。

“该死!陈羽的碧波剑什么时候到了姜天手里?”

“除了剑魂谷,他们俩应该没什么交集,难道他们已经交过手了吗?”

“没错,碧波剑就是姜天在剑魂谷中‘捡’来的,至于怎么捡的,我就不知道了。”苏婉悠然一笑,冷冷看着对面的金殿老师,言语之间明显带着嘲讽。

“岂有此理!”

“陈羽,给我好好教训他,把你的剑夺回来!”金殿老师厉声冷喝,看那架势简直恨不得替陈羽出战。

众人的反应本来就让陈羽脸上火辣,金殿老师的喝斥更让他大感恼火。

“老师放心,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狂妄的喽罗!”

话声一落,陈羽周身寒意大起,八片巨大的碧绿色雪花立时幻化而出,在他的上方疾速转动起来。

虚空一阵剧颤,强大的血脉灵力疾速扩散,耀眼的碧绿色灵光笼罩整个擂台。

八品下阶,碧雪血脉!

副院长老缓缓点头,眼中闪过一丝赞叹,和另外三大天才退到一旁,将擂台场地留给二人。

“我的天,这就是陈师兄的八品下阶碧雪血脉吗?”

“陈师兄不愧是碧灵山庄的传人,单单血脉灵力气势就这么惊人,姜天拿什么跟他对抗?”

“这股气势,简直比开天境的凌子剑还要强大!”

“呵呵,这还用得着打吗,我看根本就是老鹰抓小鸡呀!”

“看到没有,这就是四大天才的强大实力,姜天这种喽罗,恐怕连他一招都挡不住吧?”

擂台周遭惊呼四起,所有人都感到震撼。

在场这些人,大多数都没有见识过陈羽的血脉灵力,此刻亲眼目睹都感到大开眼界,心中的震惊自不必说。

“哈哈哈哈!姜天,看到没有,我可是八品下阶碧雪血脉,你拿什么跟我斗?”陈羽放声大笑,脸色无比张狂。

有这种强大的血脉作为依仗,他可以说是有恃无恐,底气十足,战胜小小的姜天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姜天有意无意地晃动手中的长剑,摇头一笑:“不就是八品下阶碧雪血脉吗,我又不是没看到过,快收起你的骄傲吧!”

“嗯?”陈羽脸色一沉,随即想起当初入院之时,他曾经向姜天展示过血脉天赋,不由更加骄傲了。

“哈哈哈哈,姜天,在我的强大血脉面前,你就算有碧波剑也没用!”

话声一落,擂台四周响起一阵嘲笑,众人纷纷随声附和。

“他以为有碧波剑在手就能打得过陈师兄了吗?太天真了!”

“就算有十把碧波剑,他也不是陈师兄的对手!”

“实力的差距不是靠一柄宝剑就能弥补的,铜殿的喽罗,你快醒醒吧!”

姜天根本不理会这些嘲笑,收起碧波剑冷冷看着陈羽。

“跟你交手,我用得着碧波剑吗?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了咱们的旧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里做了什么,今天虽然不能跟你彻底清算,但我也要提前收点利息。”

陈羽闻言双目一缩,眼中闪过一缕杀意。

很显然,姜天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又或者从死去的刁坤口中问出了什么,但那又能怎样?

一切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陈羽冷笑道:“姜天,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实力不济只能认怂吃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