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9章 是谁?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凌九元……只要我今日不死,早晚有一天要把这仇十倍百倍讨回来!”姜天内心疯狂咆哮,目光冰冷到了极点。

随着威压的不断增长,他真的感受到了死神的降临。

“难道,我真要命丧于此了吗?”毁灭般的痛苦之中,姜天脑海一晃,想起了身上背负的种种。

叶无雪带来的耻辱和那一年之约;神秘书信以及母亲的身世和下落;紫玄珠的秘密,还有蛮血神龙的血脉传承……

“蛮血神龙!”就在此时,姜天忽然心头一震,脑海中腾起道道闪电!

轰隆隆!

伴着一阵低沉的轰鸣,狂怒之极的气息蓦然充斥脑海!

姜天的双目瞬间泛红,一道恐怖气息在他身上升腾而起,威严而暴戾!

“不可能!他的肉身怎么会这么强?”凌九元面色一变,眼角忽然跳了起来。

小小的姜天竟然让他后背发凉,生出一丝莫名的不安!

换作是金殿天才也早就被他镇死,姜天却能屹立不倒,简直奇迹。

“这小子果然资质不低,越是这样就越不能留你!”虽然察觉到姜天气息大变,但凌九元并不认为他能翻天。

二人的境界如天渊之别,就算姜天实力暴涨十倍,依旧难逃一死。

凌九元狞色一闪,释放出的威压赫然提升一倍!

轰!

恐怖的能量再次席卷,迫使众人再度后退。

整座擂台都摇摇欲坠,发出阵阵诡异的哀鸣。

但是下一刻,让他大感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姜天狂吼一声,双目之中血光绽放,威严暴戾的气息疯狂暴涨,犹如一道无形巨龙绕着他疾速盘旋起来。

这记吼声犹如天神之怒,令所有人心神猛颤、瑟瑟发抖,心中生出深深的恐惧!

“岂有此理!”凌九元面色大变,震惊狂吼。

以他的修为都感到心神剧震,仿佛在面对一个恐怖强者。

那感觉虽然转瞬即逝,却让他看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懦弱,简直匪夷所思!

恐惧过后便是无比的暴怒。

“姜天,给我死!”凌九元暴怒狂吼,威压再次暴涨,要让姜天死无葬身之地!

虚空中杀意弥漫,数十名弟子立时被震飞。

然而,这恐怖的威压却没能镇杀姜天,他反而昂首挺胸,从深陷的石板中拔出了双脚。

“怎么会这样?”凌九元暴怒惊呼,眼角狂跳不止。

他已经动用了将近两层的威压,却仍然无法镇杀姜天,这已经彻底出乎意料。

“见鬼了!”凌九元无比暴怒,目光一寒,准备直接动手杀掉姜天。

姜天顶着威压向他走来,虽然速度不快却无比坚定。

“冒犯神威者——死!”姜天眼中充满杀意,吐出一记威严之语。

隆隆的声音直击神魂,令凌九元心神剧震!

众多弟子却听不清他的话,只是被隆隆的闷雷声震得耳鼓生疼,有些人甚至捂起了耳朵。

“面对如此威压还能自保,你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战武台旁的石峰上,一个惊艳的白衣女子喃喃自语,神色略显古怪。

“哼!装神弄鬼也没用,今日你难逃一死!”凌九元已经陷入狂怒。

此时此刻,他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掉姜天。

右掌金光骤亮,磅礴灵力爆涌而出!

“不好!”石峰上的女子面色一变,朝旁边的山林匆匆看了一眼,眉头一皱蓦然消失在原地。

咝!

虚空仿佛被撕裂一般,划出一道长长的白线!

刺耳的破空声中,那道白线一掠而过,姜天的身影随之消失不见。

轰隆!

金色掌印狂拍而下,爆发出毁灭般的威势,整座擂台瞬间化为齑粉!

金光乱舞,石屑狂卷!

凌九元却疯狂怒喝起来:“是谁?”

数十丈外的空地上,姜天挺胸而立,身上那股威严暴戾的气息已然消失。

他并没有理会凌九元,而是看着身旁那个白衣女子。

“怎么是你?”姜天略感意外。

“很意外吗?其实……”惊艳女子嫣然一笑,话声却被凌九元打断。

“骆兰!你为什么多管闲事,想包庇这个忤逆之徒吗?”

“呵呵,姜天是铜殿弟子,我怎么是多管闲事呢?”面对他的质问,骆兰冷冷一笑。

凌九元的脸色立时阴沉下来:“看来这件事你是管定了?”

“还请凌副殿主给我一点面子,这件事就算了吧。”

“不可能!”凌九元狞色一闪,一口回绝。

到了这步田地再让他收手,他这金殿副殿主的威严何在?

如果连一个铜殿弟子都镇压不下,恐怕整个学院都会掀起一场议论,他的权威也会受到触动。

更重要的是,姜天身上那股威严暴戾的气息让他感到极其不安。

他毫不怀疑,如果让对方成长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成为巨大的威胁!

所以,姜天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谢谢你,骆兰!这是我和凌九元的事,你不必插手,让我来吧!”

姜天不想连累骆兰,向她点头一笑,挺身踏步而出。

“姜天,不要冲动!”骆兰脸色一变,大为急恼,身形一闪不由分说挡下姜天。

姜天的表现虽然超乎她的想像,但想要抗衡凌九元还远远不够。

“凌副殿主,我以我个人的名义请你住手,只要你答应,就算是我骆兰欠了你一份人情!”骆兰面色郑重,言语之间似乎大有深意。

听到她的话,姜天心头为之一震,他隐隐察觉到,骆兰的来头似乎不太简单。

凌九元眼角一缩,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强忍怒气沉吟片刻,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

“骆兰,今天的事情与你无关,给我让开!”

骆兰的脸色陡然一寒:“凌副殿主,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凌九元嘴角一阵抽搐,怒道:“哼!不管你说什么,老夫都不会放过这个忤逆之徒!”

“既然如此,就让我领教领教凌副殿主的手段吧。”骆兰的神色忽然变得冷漠起来,眉宇间寒光闪现,神色无比冷傲。

“哈哈哈哈,就凭你也想挡住老夫?真是可笑!”凌九元狂笑一声,周身气息陡然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