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8章 生死危机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面对姜天的强势冲击,凌子剑自知不妙,心神一慌掌势更加不稳了。

“姜天!你敢……”他的声音开始颤抖,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惊恐。

“有何不敢?”姜天怒喝一声,右拳巨力爆发。

强大的力道震开凌子剑的双臂,猛地砸在他的前胸,嘭的一声将他轰出了擂台。

“噗……”凌子剑口喷鲜血跌落地面,修为气息起伏不定,看样子受伤不轻。

擂台周遭一片死寂,众人仿佛做梦一样,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姜天不仅胜了,而且胜得如此干脆,如此强势!

这个结果,彻底出乎众人的意料!

“竖子,反了你了!把老夫的话当耳旁风了吗?”凌九元恼羞成怒,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以他的身份和威严,副院之中还没人敢跟他对着干。

小小铜殿弟子竟然敢无视他的命令,无异于当众抽他耳光啊!

从一开始,姜天对这爷孙俩就没什么好印象,此刻自然也不会屈服。

看着凌九元,冷冷道:“比试切磋各凭本事,眼看要输就让我住手,金殿的人这么输不起吗?”

他的话仿佛冰冷的利刃,将凌九元的威严彻底戳破。

擂台周遭寒意弥漫,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就连卓雷和乔雅他们也都心呼不妙。

“姜天太冒失了,当面顶撞金殿副殿主,实属不智啊!”卓雷眉头紧皱,喃喃自语。

“姜师弟吃亏在性子太直,这下可怎么办?”乔雅俏脸泛白,眼中满是担忧。

金殿弟子怒不可遏,彻底火了。

“这该死的喽罗竟敢冒犯副殿主大人,真是不知死活!”

“姓姜的实在太猖狂了!”

“这样的人,也能留在灵剑学院?”

“快快跪下请罪!”众人喝骂不断,愤怒的高呼一浪高过一浪。

面对众人的敌视,姜天傲然挺立,冷冷一笑。

“哼!金殿果然了得,一场比试都输不起,今天姜某算是长见识了!”

“竖子!你敢再说一遍?”凌九元厉色一闪,眉宇间腾起一团煞气。

“再说一遍又如何?一场比试都输不起,所谓的金殿不过如此!”姜天傲然一笑,依旧丝毫不惧。

“哼!此子性子太冲不懂隐忍,终究还是嫩了点,被老夫玩弄于股掌之中竟然还不自知,看我不玩死你!”凌九元内心暗暗发笑。

怒色一闪,煞气满面道:“小子够狂!目无尊长、顶撞学院长老,你……该当何罪?”

姜天摇头冷笑,周身散发出傲然之气。

“我犯的什么罪?是你凌副殿主的‘罪’,还是灵剑学院的‘罪’?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如果这样就要获罪,灵剑学院的规矩也太过严酷了吧?”

从天宝城开始他就见惯了各种打压,此刻面对凌九元也不会屈服。

他知道对方在暗设城府,一步步引他走向圈套,想要治他的罪。

但是,他不在乎。

如果高层长老都是这种作派,这种学院他不留也罢!

“好,很好!”凌九元阴沉一笑,越发得意。

只凭这句话就足以治他个忤逆之罪,将他当场镇杀!

如果姜天真的惊才绝艳,深受院长和宗老的重视,凌九元或许会有所忌惮。

可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铜殿蝼蚁,纵然有些潜质,也还惊动不了那种级别的人物。

金殿副殿主镇杀一个忤逆弟子,谁敢质疑?

“大胆狂徒!胆敢抹黑学院声誉,今日无论如何饶不得你!”凌九元狞色一闪,身上腾起一道恐怖气息,向姜天隔空镇压而去。

强大威能狂掠而过,十几个弟子顿时被余波扫飞,吐血不止。

但是没有人敢报怨,众人唯一的反应就是惊慌退散,远远避开凌九元的攻击范围。

磅礴威压轰然而至,姜天不禁面色一沉,如临大敌!

尽管他狂催血脉灵力加以抵挡,还是被压得无法呼吸。

在巨力笼罩下,周身骨骼甚至嘭嘭作响,痛苦无比。

没有办法,凌九元乃是揽月境的强者,比他整整高出两个大境界,实力差距实在太大。

“姜天,我绝不会让你死得太痛快!”凌九元嘴角闪过一抹狞笑,目光无比阴沉。

他其实眨眼就能灭掉姜天,但他没有那么做。

他要慢慢碾压、折磨姜天,让他在痛苦和绝望中死去。

一是替凌子剑出气,二是挽回金殿的脸面,让所有人都明白,金殿的威严不可触犯!

“姜师弟!”乔雅脸色煞白,彻底陷入绝望。

凌九元亲自出手,姜天必死无疑!

“姜天已经知错,请凌副殿主手下留情,饶他一命!”卓雷也是心急如焚,硬着头皮向凌九元参拜求情。

“请凌副殿主开恩!”韦鸣等人也跟着苦苦哀求起来。

“噢,是吗?”凌九元阴沉一笑,神情极其不屑。

瞥了卓雷他们一眼,又冷冷转回头:“罢了,看在他们求情的份上,现在开口认错可以留你一命。”

嘭嘭嘭……话声一落,姜天身上的闷响声却越来越大了。

凌九元说的虽然好听,却在暗暗加重威压,让他根本无法开口。

“姜天,还不快给凌副殿主道歉?”卓雷急得吼了起来。

“姜师弟,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说话呀!”乔雅急得真跺脚,事到如今对错已经不重要,关键是保命啊!

若不是凌九元的威压太强,她恨不得冲上拉下姜天。

可无论他们如何呼喊,姜天却仿佛听不到似的,根本没有回应。

凌九元暗暗冷笑,脸色却是渐渐严厉起来。

“咦?老夫给你机会,你怎么不说话?”

恐怖威压笼罩之下,姜天表情略显扭曲,目光却无比坚毅。

别说他无法开口,就算能说话也绝不会求饶!

“哼!看来你是不打算悔改了,既然如此,就怪不得老夫了!”凌九元阴沉一笑,威压再次加重。

姜天本就痛苦无比,此刻更是感到骨骼将断,肉身欲裂!

嘭嘭嘭……姜天的双脚陷入石板,擂台上爬出一片珠网般的裂纹。

“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姜天,去死吧!”凌子剑暗自冷笑,内心无比狂喜。

乔雅和卓雷等人面如死灰,已经陷入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