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5章 血脉比拼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你就是姜天吗?区区天宝城的土鸡瓦狗也敢在这里抖威风,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血脉!”陈羽冷哼一声,激发了血脉灵力。

轰!

浑厚的轰鸣声中,耀眼的碧光绽放开来,形成八片巨大的雪花悬浮虚空,看上去十分耀眼!

强大的血脉威压肆意扩散,让在场许多武者都感到无比压抑。

“嘶!竟然是八品血脉!”

“八品下阶碧雪血脉,这是碧灵山庄的传人!”

“我的天,这是天才中的天才啊!”广场之上惊呼四起!

此时此刻,众人已经忘掉了姜天的血脉幻象,眼中只有陈羽的无尽威风了。

“姜天,在我的八品血脉面前,你有什么资格耀武扬威?”陈羽神色倨傲,仿佛一个天神俯视蝼蚁,双目之中杀机若隐若现。

在耀眼的碧光之下,众多金殿武者欢呼不止,纷纷为陈羽叫好。

一个是八品血脉,一个是一品血脉,两者简直是天壤之别,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姜天先前的举动,在这一刻仿佛成了一个笑话。

看着嚣张的陈羽,姜天皱起了眉头。

他并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被他的血脉所震惊,他所疑惑的是,这个陈羽为何对他饱含杀意?

那股杀意,甚至比叶无雪身上的敌意还要清晰。

姜天一时不明究竟,心中满是疑惑。

就算他扫了金殿的威风,对方也不至于用这种吃人的眼光看着他吧?

“你是什么人?”姜天面色冰冷,沉声问道。

“碧灵山庄,陈羽!”陈羽冷哼一声,缓缓收起了血脉灵力。

随着碧光的消散,众人这才喘了一口大气,纷纷拍打着胸口惊叹不已。

姜天冷冷一笑,不再理会陈羽,目光依旧落在叶无雪的身上。

“叶无雪,一年之约我不会忘记,希望你也记清楚了!”姜天冷冷喝道,双目之中战意盎然。

叶无雪看着姜天,忽然摇头冷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已经进阶筑灵八层,就你这点实力,拿什么击败我?”对于姜天的挑战,叶无雪嗤之以鼻,根本就不在乎。

“我是金殿弟子,你只能在铜殿修行,数月之后,咱们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不不,在此之前,我已经进入主院了,你拿什么跟我比?”叶无雪傲然冷笑,就像一只天鹅在嘲讽一只癞蛤蟆。

“哼!铜殿的垃圾,还想击败金殿的天才,做梦啊!”

“别说一年,给他两年都未必能进入主院!”

众多金殿弟子冷笑不止,对姜天大肆嘲讽。

一个在铜殿都前途未知的货色,还敢妄言挑战金殿的天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叶无雪,这就是跟你有过婚约的那个人吗?”严恒微微皱眉,目光从姜天身上移开望向叶无雪。

“殿主大人,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早在一月之前,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叶无雪沉着脸道。

“嗯,别管这些了。你们几个,快随我去拜见院长大人吧,他已经等不及要召见今年的天才新生了!”严恒不再追问,摆了摆手催促众人离开。

临走还得意地看了丘峰一眼,嘴角挂着嘲讽的笑意。

他口中的院长大人,便是副院的院长。

也只有金殿的天才新生,才有资格得到他的召见,这种待遇,是铜殿望尘莫及的。

“姜天,今天就放你一马,下次见面给我小心点!”陈羽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叶无雪立即换上一副笑脸。

“叶师妹,请!”

叶无雪冷冷瞥了姜天一眼,也不理会陈羽,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陈羽脸色一僵,快步追上:“叶师妹等等我!”

“哼!”

“师妹,刚才的事情听我解释……”

看着陈羽那殷勤的模样,姜天终于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哼!”姜天冷然一笑,不屑之极。

虽然他对叶无雪已经没什么兴趣,有的只是恨意,但对于这个自以为是的陈羽,自然也没什么好印象。

而且从对方流露出的杀意来看,两人之间恐怕早晚免不了发生一些事情。

姜天面色一沉,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苏婉,安排好新生之后记得来找我。”铜殿殿主丘峰深深看了姜天一眼,对苏婉叮嘱道。

苏婉点了点头,和其他老师一样,带着自己的新生前往副院的铜殿区域。

一路上,她向众人介绍了许多学院的规矩和历史以及常识,让他们大开眼界。

“铜殿区域到了,大家按照令牌上的编号寻找自己的住处,十日之后会有一次新生考核,大家不要松懈,抓紧这几天的时间好好修炼。”苏婉将众人带到一处居住区域,叮嘱一番之后,便又带着姜天离开了。

“师尊,咱们去哪里?”姜天有些奇怪,苏婉为何没有让他随众人一起入驻。

苏婉淡然一笑:“姜天,你是我的徒弟,当然不能跟他们一样了。”

姜天闻言略显尴尬,他并不习惯搞特殊,但是苏婉说得也不差。

如果老师的弟子跟其他人混为一谈,那样的确有些不妥。

“到了地方再说吧。”苏婉没有多作解释,带着姜天直接走进一处别致的院落里。

这间院子很大,比姜天在姜家的小院大了十倍不止。

一走进院子,姜天便闻到了一股幽雅的清香,他忽然意识到,这里可能是苏婉的住处。

看着眼前这个幽雅的女子,姜天不禁有些意外。

虽然双方是师徒关系,但对方一到学院便带自己来到住处,是不是有点太热情了?

“恭迎主人!”二人刚刚走进院子,两个苗条美貌的侍女便向苏婉敛衽施礼。

这间院子可是从未来过陌生男子的,无论是学员还是老师,甚至是学院的长老都从未踏足地这里。

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又是何人,缘何能得到苏婉如此厚待?

看着陌生的姜天,侍女互望一眼,内心颇为疑惑。

“免礼!”苏婉随意摆了摆手,也不多说什么。

“姜天,这座院子怎么样?”她的目光在院中扫过,嘴角挂着幽雅的笑容。

院中的景致十分淡雅,没有那种大红大紫的艳色,但恰恰与她的气质融合得十分完美。

就像她身上散发出的微妙气息,不经意间就令人为之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