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青梅竹马篇,臭男人一边去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池央央先是一懵,待大脑反应过来杭靳在人来人往的办证大厅门口吻她,便用力推他,但是杭靳这个男人的手臂就像铁臂一样,她撼动不了丝毫。

不仅推不动,杭靳还吻得更狠了,池央央觉得自己的舌头都快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杭靳才放开池央央,她捂着嘴唇红着脸瞪他:“杭大爷,你能不能不要点脸?”

杭靳笑得满足又惬意:“我亲我老婆怎么不要脸了?”

池央央:“……”

懒得跟他扯,跟他扯,输的那一方永远都是她。

以前也不知道是谁告诉她,一对男女谈恋爱的时候,喜欢对方多的那一方多少是要吃亏的。

再看看她跟杭靳,他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却还是高高在上的大爷样,总是想着办法欺负她,让她一点被喜欢的甜头都没有尝到。

正想着,蓝飞扬从办证大厅走了出来,池央央顾不得再跟杭靳置气,急急忙忙跑到蓝飞扬的身边:“飞扬姐……”

她什么都没有多说,用力给了蓝飞扬一个大大的拥抱。

蓝飞扬笑了笑:“你不是说要请我吃好吃的,带路吧。”

“嗯,走吧。”池央央拉着蓝飞扬就要走,杭靳跟过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被池央央阻止,“臭男人,今天不许跟着我。”

杭靳:“……”

他哪里臭了?

要是他臭的话,昨天晚上她咬他咬得那么开心?

眼睁睁看着池央央和蓝飞扬上了出租车,杭靳的气只能撒在随后出来的叶志扬身上,看那小子垂头丧气的模样,他挥起一拳就揍了过去:“你看你小子一天到晚干的什么好事。”

叶志扬手里拿着一红本本,上面醒目的三个大字特别刺眼——离婚证!

杭靳低咒道:“这些女人平时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温柔得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但做起事情来可是一点后路都没有。”

叶志扬眼眶红红,眼看就要落泪,杭靳一巴掌拍到他的肩头:“婚都离了,现在傻傻地难过有什么用。”

一滴泪从叶志扬的眼角滑落:“四哥,我跟你一样,在很多年前就认定了一个女人。我们双方家庭都不错,想做什么事情都能成。但飞扬说,她的理想并不是想成为商场女强人,也不想让我去父辈的圈子勾心斗角,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活得自在。”

“于是我们放弃在城里人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工作的机会,在郊外盖了几间房子,种种花养养小动物,再开一家农家乐,欢迎跟我们志同道合的朋友来玩。这几年,我们累过,但是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我一直以为,我和她能够一直这样简单又平凡地快乐下去,没有想到……”

叶志扬握着离婚证书的手不停地颤抖,又一滴眼泪滴在了证书上:“这一次,这一次我彻彻底底失去她了。她不要我了……”

杭靳瞪他一眼:“为了一个女人哭成这样,真没出息。”

这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杭靳能硬气地说叶志扬没出息,再看看他这些年,像条尾巴一样跟在池央央的身边,多有出息似的。

叶志扬很想反驳他,要是央央那丫头跟他离婚,他会怎么样?

估计把地球都要炸了。

杭靳又道:“有没有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

叶志扬:“哪个女人?”

杭靳又是一道凌厉的眼神射向叶志扬:“还能是哪个女人?”

“我都不认识那个女人。”叶志扬很快收拾好情绪,“昨天她找上门之后,飞扬就跟我闹,我哪里还有心思管她呀。”

杭靳说:“想办法把人找到,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既然你小子肯定你没有做过对不起飞扬的事情,那就想办法验验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只要找到那个女人,是不是有人在背后筹划这一切很快就能清楚。

听杭靳这么一说,叶志扬像是看到了点点希望:“那我想办法找到那女人。”

杭靳:“她去的你们农庄,你们农庄有监控吧,把她的图片调出来交给我,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要把人找出来。”

叶志扬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竟然让一个女人设下套圈给玩了,杭靳想到就有气,恨不得两脚踹死这个没用的家伙。

……

池央央和蓝飞扬打车去了江北著名的购物中心。

对于女人这种神奇的生物来说,最好的疗伤方式就是买买买。

一楼是化妆品,蓝飞扬直接进了常用牌子的店。

她是熟客,销售人员都认识,进门就有人热情地招呼:“蓝小姐,缺货了几个月的蓝鱼籽精华刚到货,我们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就来了。”

“鱼籽精华给我五支,还有面霜乳液眼霜等等各给我配三全套。我先付钱,一会儿有人来取。”话正说着,蓝飞扬突然意识到什么,明亮的眼神蓦地一暗,“你们负责送货么?”

以前都是她购物,叶志扬在后面买单提货。那时候他说,愿意为她服务一辈子,一辈子,还真是短啊,可笑之极。

“蓝小姐,你把地址留下,我打包好就给你送过去。”一般顾客他们是不送货的,但是像蓝飞扬这种常客,一次性又买好几万块的货,哪有不送的道理。

一名售货员看向池央央:“这位女士要选一套么?”

池央央一直觉得自己的皮肤还可以,根本用不着这么贵的护肤品,这种贵妇品牌一套下来少说也要接近两万,对于她这样的工薪阶层来说实在有点负担不起,但今天出门逛街主要是陪蓝飞扬开心,这种时候她不能掉链子,于是暗暗一咬牙:“给我也来一套吧。”

蓝飞扬说:“央央,我买了三套,一套送给你的,你不要再买了。”

池央央说:“飞扬姐,不用你送,我自己买。咱们组妹出来购物,哪能你一个人痛快,我肯定也要花个痛快的。”

虽然她心里在流血,但也不能花姐妹的钱。她心里想着要是杭靳能把她的存款还给她就好了,可是根本不可能,说不定今晚回去杭靳还要问她要昨晚的过夜费呢。

男色,真是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