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一眼万年(3)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回酒店的途中,魏叔从后视镜观察着后座的秦越,几次想开口说什么但都没有敢说出口。

毕竟,他们家少爷想做什么事情,不是他一个开车的司机能够管得了的。

再说了,他们家少爷年轻身强体壮,带女孩回家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子到达酒店,车子停稳,秦越蹙着眉头下车,抱着简然往酒店走。

“秦总……”

看到秦越抱着一个女人回来,在酒店等候的许惠仪第一时间迎接上来,惊讶的程度比魏叔多太多了。

她不就是半天时间没有跟在他们秦总的身边,晚上总裁大人回来竟然带了一个女人。

这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让人准备一套干净的女性衣服送来我的房间。”秦越冷冷地丢下一句话,目不斜视地往电梯走去。

“秦……”许惠仪还想说什么,不过秦越已经进了电梯,电梯门一关,将她隔阻在另外一个世界,连秦越的背影她都看不到了。

回到房间,秦越抱着简然一起来到浴室。

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被简然吐脏了,身上全是酒气,这衣服肯定是穿不得了,必须要洗澡换掉。

但是,他们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他总不能脱人家姑娘的衣服。

穿着脏衣服没法睡觉,不能不洗澡,但是又不能由他脱了她的衣服帮她洗。

想了想,秦越决定穿着衣服一起洗。他将热水开到最大,抱着简然一起站在淋浴头下,洗去他们身上的脏污。

冲洗之后,许惠仪也刚好把衣服送来,秦越又是冷冷一句:“去房间帮她把衣服换了。”

许惠仪来到房间,是秦越睡过的房间。

她抬目看过去,那个陌生的女人穿着湿淋淋的衣服躺在他们秦总的床上,是他们秦总的床。

许惠仪垂下眼睑,没敢乱看,也没敢多相,用最快的速度给床上的女人换了一套干将的衣服。

“秦总,换好了。”换完之后,许惠仪来到客厅回报情况。

“让人进来收拾一下。”秦越的语气仍然清冷,他背向她,都没多看她一眼。

“秦总,那个女人……”

“那是我的事情。”许惠仪的话还没有说完,秦越便打断了她。

他有左右特助,他们是他工作上的得力助手,工作上的事情,他会听他们的建议,但是私生活是他自己的事情,由不得别人说三道四。

“我这就去叫工作人员。”许惠仪自知多事了,赶紧撤退。

酒店工作人员很快赶来收拾了房间和换了被套等用品,等他们离开之时,简然已经在秦越睡过的那张大床上呼呼大睡了。

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姿,秦越的眉头再次蹙了蹙,眼眸中有怒意。

要是今天晚上,他没有跟上她,那么她这个时候会不会躺在刚才那两名混混的床上?

想到这些,秦越的眸色沉了沉,拿起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号码,打通之后,他说:“最近你帮我看着一个人,只要她在京都一日,你就要保证她的安全。”

“能让我们秦总保护的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电话那端是男人的声音,那语气很是八卦。

“你应该知道和顾氏走得很近的简家,简家的二女儿就是我让你保护的人,要是她出什么事,我找你算账。”说了目的,说了需要保护的对象,秦越没有给对方说话的机会,挂掉了电话。

“简昕是你们的女儿,难道我不是你们的女儿?”

“因为她怀了顾家的孩子,你们保她不要我了,你们真的是我的亲生父母么?”

“难道女儿对于你们来说,就只有这点用处,呵呵……真是可笑。”

“你们不要我了,以后我也不要你们。以后别说我不孝……”

秦越刚挂掉电话,身后偏传来简然的声音,睡梦中的她小声地数落着家人。

虽然她口口声声说不在乎,其实她是在乎家人的吧。

若真的不在乎,偏不会再梦中还挂念着他们,并且那么伤心难过。

秦越走过去拉起被子给她盖上,坐在床边,目光落在她白白净净的脸上,有些移不开目光。

她到底哪里跟别人不同?

为什么他要跟着她?

为什么他会耐心听她骂人?

为什么他会把她带回酒店,并且还让她睡了他的床?

秦越想不通,便不打算再想了。

陪着她坐了一会儿,见她没有再闹腾,他去了隔壁的书房,继续忙工作。

因为时差的原因,秦越这个晚上都没有睡,一直处理工作到天亮便出发去公司组织一个会议。

等他结束会议回到酒店时,霸占他的床一个晚上的那名女人已经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不知道为什么,回来之后没有看到她,他突然觉得有点失落。

这就是秦越第一次见到简然,他深深记住了这名女子,记得她喝醉了酒骂他并且吐了他一身。

而她呢?

根本不记得他,或许她真的当昨天晚上出现在她身边的的他只是一个虚拟人物。

她做的一个梦,梦醒之后,他就不存在了。

之后,秦越听保护简然那人说,简昕想了更恶毒的方法陷害简然,让简然在京都再无立足之地,所以她被逼去了南方城市江北。

几年后,秦越在江北遇到了简然……

回想起过往,秦越只觉得心脏又是一疼,仿佛万蚁噬心,他的世界都是暗黑的。

那个时候的简然,即便经历那么大的背叛,即使被人陷害冠以恶毒勾引姐夫之名不能再在京都立足。

可是她都没有倒下,她坚强地一步步熬了过来,直到遇到他。

遇到他之后,才是她真正噩运的开始,所有的不幸,她都经历了。

但是,秦越仍然坚信,以前的简然那么坚强,那么勇敢,如今的简然还是一样,她一定会努力清醒。

因为她知道,他和孩子在等着她醒来。

她知道,他们这个家庭没有她就是不完整的,她一定不愿意再看到小然然没有妈妈。

“简然,你会醒来的,对不对?”秦越握着简然的手轻声问道。

回答秦越的,是简然眼角滚下的两滴热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