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生闷气

上一章返回目录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秦越还是一身常穿的银灰色手工西服,他在门口站得笔直,金色眼镜框下的眸子微眯,深邃复杂的目光落在简然的身上。

凌飞语也看到了秦越的存在,笑着招呼:“秦先生,你是来接秦太太的吧。已经是下班时间,你可以把她接走了。”

“嗯。”秦越礼貌客气地点点头,轻哼出一个音节。

“你不是出差三天,怎么提前回来了?”简然望着他笑了笑,但是有点害怕靠近他。

他的脸色看似平静,跟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是惯有的高冷范儿,不过在对上他的眼神的时候,简然感觉到了怒气。

秦越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简然,目光深邃而专注,似乎旁边的一切都不能入他的眼。

凌飞语悄悄扯了扯简然的衣袖,小声道:“夫妻之间的小矛盾是常有的事情,既然他都来接你来了,你就跟他回去吧。”

“我们没有吵架,哪来的矛盾。”简然没有生他的气,看样子倒是秦越在生她的气,关键是她也不知道怎么就惹他生气了。

“反正还有几天就要放假了,我也要回京都一趟,你这几天就在家工作吧,不用来工作室。”凌飞语拍拍简然,又小声说道,“对了,lvan好像回意大利了,学习的事情要等年后再谈了。”

“说好晚上一起吃火锅的。”简然说。

“要吃什么让你男人陪你去,我可不想被人莫名其妙的就给恨上了。”凌飞语把简然的包包塞给她,推着她走向秦越,又说,“秦先生,快把你的老婆带走吧。别让她一天到晚缠着我。”

秦越一幅冷冰冰的样子,不吭声,不说话,表情里也看不出什么,简然直觉要往后退,却被秦越一把就给搂住了腰,将她牢牢控制住。

她动了动,小声道:“你让我把绵绵带上。”

绵绵早就跑了过来,只是因为个子太小,它不出声根本没有人能注意到它。

简然将它抱起来,又对凌飞语说:“那我先走了。”

凌飞语赶紧挥手:“快走吧。”

走了好一会儿,秦越还是不说话,简然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事情不顺心?”

秦越阴沉着脸,仍然一个字不吭,只是搂在她腰间的大掌微微加大了一些力道。

简然抿抿唇,又问:“到底是谁惹到你了?你说出来我替你去收拾他。”

不管简然怎么说,秦越仍是沉着脸不说话,要不是因为他搂着她的腰,她都要以为这个人是根本不存在的。

说了半天,他还是不理人,简然也不想说了,摸了摸怀里绵绵的头,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

他想高冷就让他高冷吧,只是这么冷的冬天,冷得人很不好受啊。

直到上了车,简然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秦越坐在驾驶座,就在她准备绑安全带的时候,秦越长臂一伸扣住她的头将她按向他,疯狂地吻上他。

他的动作凶猛而狂野,仿佛一头发狂的野兽。

简然只感觉到嘴唇一疼,他咬破了她的嘴唇,鲜血从两人紧贴的唇齿间流到两人的口腔之中,血腥味在两人的口腔之中蔓延。

简然也不挣扎,倘若他心里有火,她就让他发泄一下吧。正如她心中不爽快时,想到的第一个发泄对像是他一样。

她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找他发泄,是因为他是她最亲的人。秦越这么做的时候,简然自然也就这么想了。

可是简然的承受,不但没能灭了秦越心中的火,反而让他的怒火烧得更旺。

他原计划是三天出差时间,但是今天打简然的电话她一直不接,从早上打到中午,都联系不上她的人。

因为担心她的安全,他便立即做出决定,把今天下午必须要他处理的工作推后一天,他必须先回来确认她的安全。

他所有的担心,在看到她好好的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又生出另一道莫名其妙的怒气。

他打了那么多通电话,只要她对他稍微有点上心,她就会抽时间回电话,可是她并没有。

他很生气,气她不接他的电话,气她没有把他这个丈夫放在心上。

秦越又狠狠咬了简然一口,才将她放开,阴沉沉地看了一眼她被他咬破的嘴唇,再移开目光,启动车子。

车子行走的路线不是他们回家的路线,简然又小心翼翼问道:“秦越,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

秦越开着车,看都不看她一眼,把她无视得非常彻底。

简然也不再找无趣了,抚了抚怀里绵绵的头,侧头看向车窗外,看着道路两边飞逝的景物。

看到道路上手牵着手走的情侣,也有搂在一起的情侣……

她收回目光,看向秦越,他还是阴沉着脸,不跟她说话,更没有打算理会她。

“停车。”她说。

他不理会。

“我让你停车。”她又说。

秦越终于侧头看了她一眼,但是还是没有打算停车。

“秦越,你先车子停下来,我们好好谈谈。”说着,她就要伸手去拉他的方向盘。

这时,刚好遇到红灯,秦越把车停稳,仍然目视前方,还是不理会她。

“秦越,你到底在生个什么气?我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说出来啊?”如果真的是她做错了,她愿意改。

可是他却什么话都不说,拒绝和她沟通。

夫妻之间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像他这样什么都不说,只生闷气,难道是想跟她冷战么?

她还知道他为什么不高兴?

听了简然的话,秦越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侧头瞅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启动车子。

一路上,简然也不再跟他说话,直到车子进入盛天御景湾片区,再来到名为诺园独家别墅区。

大门自动开启,立即有保安人员过来,秦越下车,将车钥匙丢给保安人员,回头一看,简然还坐在驾驶座没动。

秦越的目光看过去,简然也正向他看过来。

她抿了抿唇,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我的腿伤好像复发了。”